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 第061章 得逞

第061章 得逞

作者:风十里 返回目录

苗四旺已经四十来岁,长得黝黑壮实,一来就指着马翠兰道:“你个女娃娃可别血口喷人,我苗老四虽说死了婆娘,可儿子都娶媳妇了,根本没想过再娶老婆,也没有欺负过你。”


苗四旺听村民说了马翠兰的事情后,气得不轻,这飞来横祸把他弄得老脸都丢尽了。


马翠兰赶忙哭着道:“翠兰没说是苗四叔。”她说完这话,眼神往苗六顺身上看了一眼,吓得一个哆嗦。


灾民们一看她这副模样,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何况这苗六顺三十多岁,体格也挺壮实,又死了老婆,正是有力有心的时候,会对马翠兰下手,再正常不过。


灾民里的不少妇人指着苗六顺骂道:“苗六顺,你个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的狗东西,一大把年纪还肖想人家小姑娘,你还要不要脸?”


“你媳妇才死了多久?还没出孝就想要娶新人,也不怕你婆娘晚上来找你。”


“看着老实巴交,内里的花花肠子倒是多得很。”


苗六顺被骂得连还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求助的看着苗村长:“叔……”


苗村长对那些大骂苗六顺的妇人道:“各位乡亲先别骂,听听六顺咋说,要是六顺真的做了什么恶事,我苗家沟一定不会轻饶。”


要是被马翠兰冤枉,那马翠兰就等着被赶走吧。 一秒记住m.geilwx.com


这世道不安稳,一个单身姑娘要是被赶出灾民的队伍,不用半天就能被歹人给害了。


妇人们听到苗村长的话,想到苗村长还算公正,便熄了骂人声。


苗村长狠狠瞪着苗六顺:“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得隐瞒,把事情全说出来,要是敢隐瞒一个字,你就给我滚出苗家沟的逃荒队伍。”


苗六顺吓得不轻,慌忙点头说道:“我,我也没做啥,就是看她一个人赶路挺艰难,给她送了点吃食……她,她说我人好,说自己这几天想通了,不能没个依靠,要跟我……我,我一激动,就抱了她一下,可她突然又不愿意了,挣脱着跑开。”


他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灾民们却听懂了。大家都懵了,这怎么跟马翠兰说的不一样?


马翠兰听到苗六顺的话,抬头看着苗六顺,脸上全是伤心绝望:“苗六叔,做人可不能这么歹毒,你这般颠倒黑白,是想逼死我吗?”


说完这话,她突然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狠狠砸向自己的脑袋。


砰一声,她的脑袋被砸破,血流如注。


大家都被吓到了,几个妇人慌忙上前,捂住她额头的伤口,给她止血。


三奶奶看得一慌,想要上去帮忙,却被三爷爷拉住。


三爷爷对她摇摇头,小声说着:“别去,再看看。”


三爷爷本来就不想收养马翠兰,现在又是各执一词,他更不会帮马翠兰……这一路上,他们见到的脏事儿烂事儿还少吗?多少看着老实无害的人成了禽兽畜生,他如今可不敢轻易相信陌生人。


三奶奶知道三爷爷的担心,也觉得这事儿有蹊跷,可她就是不忍心看着马翠兰一个姑娘无依无靠,一看见马翠兰,她就想起自己的女儿福丫儿,怕福丫儿一家遇到难处的时候,也会没人帮。


几个妇人忙活儿一阵,总算把马翠兰的伤口止住血,包扎好。


苗村长没想到马翠兰这么狠,还没说啥就拿石头砸了自个儿的脑袋,这样的姑娘……太可怕了。


他看向任里长和钟秀才,问道:“如今是一人一个说法,六顺又是我侄子,我不好处理,两位看着办吧,你们怎么处理,我们苗家沟都没意见。”


任里长看着马翠兰,指着她的左脸颊问:“这巴掌印是怎么回事?苗六顺,你可有打她?”


苗六顺赶忙摆手:“没有没有,咋会打她呢?”好不容易有个姑娘愿意跟他这死了老婆的鳏夫,疼还来不及呢。


但他的话,灾民们现在不怎么信。


任里长又问马翠兰:“姑娘,可是苗六顺打的你?”


马翠兰似乎很害怕苗六顺,偷偷看了他一眼,哆嗦着摇摇头,又赶紧点头:“是,是他打的。”一副惧怕苗六顺不敢说,又想为自己讨公道,最后说了的样子。


任里长深深地看了马翠兰一眼,问身边的钟秀才:“秀才老爷,您看这事儿怎么办?”


钟秀才五十出头,在老家的时候,是个只会死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对庶务一窍不通的人,逃荒后,虽然迫于生计,长进一些,却有些烂好人、爱管闲事的毛病。


他听到任里长的话后,义愤填膺的道:“苗六顺私德不修,自然是把他赶走,不能让他再跟着咱们逃荒!”


任里长道:“可凡事要讲证据,苗六顺说自己没有强迫马翠兰,是马翠兰先向他示好。而马翠兰却说是苗六顺强行欺负了她,还打了她一巴掌,两人是各说各的,都没有证据,不好给谁定罪。”


任里长停顿一会儿,又道:“这事儿要是到了衙门,也是说不清的。”


钟秀才读了一辈子书,就想着进衙门做官,听到任里长的话,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


任里长见钟秀才被说动,赶紧接着道:“这事儿没证据,不好定罪,如今又是逃荒,咱们赶路要紧,不能为了这事儿耽误太久,不如就打苗六顺二十板子,再给马翠兰找个收养的人家,这事儿就算了。”


灾民们听罢,觉得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苗六顺觉得自己冤枉死了,想要喊冤,却被苗村长瞪了一眼,不敢再说话。


苗村长想要给苗六顺一个教训,不让这蠢货再看见一个示好的姑娘就扑上去,要不然,以后还会出事儿。


钟秀才点头同意:“这主意不错,可要找谁家收养这孩子?”


任里长是个精明人,看向三奶奶,三爷爷马上拒绝:“我们老两口是跟着村里逃荒,还要靠着村里子侄接济,可不敢再给几个子侄添负担。”


这马翠兰不简单啊,谁家收养谁家倒霉。


任里长很是为难,看了马翠兰一眼,又看向钟秀才。


马翠兰聪明,明白了任里长的意思,转身跪在钟秀才面前,哭着向他磕头:“秀才老爷,翠兰求您收留。翠兰吃草根就能过活,还会干活,不会给您家添麻烦。”


她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三奶奶家,而是任里长家和钟秀才家,可任里长精明,根本不会收养她,现在只剩下钟秀才了。


钟秀才为人糊涂,好糊弄,有着秀才身份,家里还算富裕,不然也不能安心读书几十年,这样的人家才是最好的收养人家。


只要钟秀才收养她,她以后就是读书人家的姑娘,等安家落户后,便能顶着这个身份找户好人家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