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邪恶公子 > 第18章 :绝世舞者

第18章 :绝世舞者

作者:尤希 返回目录

李然眼神一冷,脚一滑,顺着丝丝的冷风朝着迎面而来的棍棒冲了上去,随即,一片惊呼的惨叫声,李然仿佛一个舞着一般在四人的身旁舞动。匕首就是那舞者的乐符,那凄厉的惨叫便是扬声器。


马晓玲没有被那血腥的场面所震惊,没有被凄厉的惨叫所惊恐,反而被李然犀利的表情,优美的动作所吸引,她惊骇的捂着小嘴,眼中的李然竟然那么的优美,如此的帅气,他似一个绝世的舞者,天生的杀手。空气中飘零的鲜血是王者胜利的象征。


“砰!”最后一个小混混终于倒地,痛苦的在地上禁脔不已,胳膊、大腿、后背之上刀伤无数,被李然的匕首划的鲜血淋漓。十多个人倒在地面之上,纷纷惊恐的看着李然这个恶魔一般的舞者,也许十分钟之前他们还敢嚣张,还敢张狂,现在哪里还有一丝的嚣张?哪里还有一点儿张狂?就算是猛虎在李然的面前也得趴着,就算是怒龙在李然的面前也得盘着。


李然将匕首咬在嘴里,鲜血的味道让他逐渐的感受到了杀手的感觉,他迈着轻步,步伐优柔却高傲无比,一脚踩在了毛三的身上,问道:“你是否还想找我麻烦?”


“然哥,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毛三哪里还敢有半分的抵抗,急忙抱住李然的脚哀求:“然哥,是小弟瞎了狗眼,竟然敢挡然哥的路!”


“不是你瞎了狗眼,而是你涨了狗胆!”李然冷声哼道。


“是是,是我涨了狗胆,但是也瞎了狗眼!”毛三急忙哀求,双手紧紧的抱着李然的腿,道:“然哥,乔帮主是派我来请您老人家,我我却肆意行事!然哥,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毛三的痛苦哀求却没有换来李然的同情,在李然看来,这个世界上的敌人没有值得同情的,杀手法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所以容不得李然去同情毛三。


“啪!”李然脚下一用力,毛三立刻鬼哭狼嚎了起来,一脚下去让毛三断了三根肋骨,恐怕不住上三个月的院是无法恢复的。李然脸色森然的看着毛三,邪恶的说:“这是你今天的教训,若有下次,你的命我收了!”


这不是威胁,更不是玩笑,李然的话在杀手界被称为命书!所谓命书就是一言之下,绝不过时,李然说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毛三哪里还敢说不是,捂着胸口,嘴里吐着大口的鲜血,爬在地上滚来滚去,一旁龟缩着几个乔帮的弟子,却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挡李然,反而被李然如此残忍的动作给吓的险些晕过去。这些人哪个不是平日里欺负人的主,现在被人欺负了却不敢吭声,这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一秒记住m.geilwx.com


“我们走吧!”李然拉起一旁陷入呆滞的马晓玲朝着蓝光公司的方向走去,已经耽搁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若是下午再不赶去上班,恐怕会被直接炒鱿鱼吧。


上了公交车之后,马晓玲终于从呆滞中清醒了过来。


“李然,你”马晓玲有些胆怯的看着李然。


“呵呵,怎么了?你也怕我了!”李然收起那柄带血的匕首,笑了笑,说:“别怕啦,我以前是武校出来的,所以一个人打这几个人是没问题的!”


李然实在不知道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无奈之下只好编了个武校的借口,至于马晓玲能否看出来,这倒不用担心,毕竟马晓玲还很单纯,尤其是对于李然的话,更是不会怀疑。


“真的?”李然双眼冒光,追问:“那那你一定很多腹肌对吧?”


“呃对,好像有那么几块!”李然想了想,似乎确实有那么几块,从七岁到十七岁,一直在泰山生活,按照老头子的训练方法,每天都必须奔跑十公里,挑水百担,劈材百捆。肌肉自然是水涨船高。


十年的磨练,不仅让李然从体质上得到本质的改善,更让李然的意志力得到极大的提升,十年之后,下山却因为老头子的交代而进入了杀手界,那是一个迷雾一般的世界,让人沉迷其中。


“李然你你在想什么”马晓玲纤细的白手在李然的眼前晃悠了一下,李然对她笑了笑,此时的马晓玲漂亮无比,一头秀发披肩,精致的五官,樱桃般的红唇诱人无比,白色的V领里面竟然可以看到那波涛汹涌。


“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李然扭头看向了车外,沿途的风景非常美丽,现在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车速不快不慢,很是适合浏览风景。


“哦?”马晓玲眼睛一亮,说:“那你给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吧!我其实很好奇呢!”


“呵呵,没什么好说的!”李然淡淡一笑,立刻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内心对马晓玲的小伎俩苦笑不已,这丫头随时随地都会挖掘你内心的秘密,若是一个不小心便会被她的小聪明给挖到一点东西。


“李然,你给我说说嘛!”马晓玲见自己的小伎俩被人识破,立刻开始摇晃着李然的胳膊,撒娇的说:“我很想听听你童年的故事啊!你的童年在哪度过的?有那些乐事?”


“蓝光大厦到了,请拿好您的行李从后面下车”公交车到站播音立刻响起来。李然急忙起身下车,马晓玲愤恨的在公交车上剁了一脚,似乎在恨公交车的语音破坏了自己的计划。无奈之下只好跟着李然下车。


进了公司之后,两人便分开,李然的报道地点在二楼,马晓玲却是在十二楼,上班打卡。保洁部的张大妈立刻把李然喊去训话,把李然从头到尾给批了一通。并且表示,若是以后李然再不努力工作,便要辞退他。


“张部长,请放心,我一定好好的工作!”李然急忙表示了自己的决心,险些要掏肝掏肺来表忠心了,最后,张大妈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你还小,终究还是不理解工作的含义啊!”


看着张大妈离去的背影,李然急忙擦拭着额头上浓密的汗水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唉!以后再也不能翘班了,否则多会被这老妈子给说死!”


无奈之下,李然穿着黄色的保洁服,手中捏着一把扫帚,带着白色的面罩,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就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帅哥喔!”一个女同事在李然的背后悄声的对另外一个新来的女同事解释道。


“咦他怎么是一个保洁员”那个女同事甚是不理解,帅哥怎么可能做保洁员呢?而且帅哥和保洁员根本无法挂钩嘛!


“是啊,起初我们也很奇怪,只是后来也习惯了!”女同事低声的说着,只是这样的声音又怎么会逃过李然的耳朵,尤其是现在开启了九心之门的李然,听觉更是敏锐之极,只要李然愿意,十米范围之内连一只蚂蚁爬动的声音都能够清晰的听到。


“只是他现在戴了面罩,看不清他的面容呢!”新来的女同事颇为惋惜。


“没事,来日方长,想要看他以后还有机会的!”随后,两人捏着文件进了电梯。


没多久之后,张部长立刻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张部长,我不是已经决定好好工作了么?”李然立刻沮丧的看着张部长,甚是有些苦笑,不用说他已经知道张大妈找自己什么事了,估计刚刚还没说过瘾,现在突然想起了什么要说,所以急着找自己来谈话了。


“臭小子,我有说找你说工作的事么!”张大妈臭骂道:“总经理找你去一趟,你赶紧准备一下吧!你的工作我暂时找别人来接替一下!”


李然眉头一皱,原来这老妈子不是来教训自己的?不过想到总经理那副冰冷的面孔,还不如接受老妈子的教训来的痛快些,李然悄声问道:“张部长,那个总经理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哪知道,上面来了个电话说找你,让你立刻去总经理办公室!可能比较急,否则我怎么会这么气喘吁吁的来找你啊!”张部长一口气把话说完,随即立刻长长的吸了口气,张大妈换气的样子还真有点惊天动地,看的李然都有些为她担忧。


“行,那我现在就去!”李然摘下了口罩,收拾了下身上的灰尘,转身便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