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非法武力 > 第22章 天降奇财 3

第22章 天降奇财 3

作者:尼罗 返回目录

“我在庭院的老树里意外发现了一笔巨款,依数目、时间和最近的风声来看,这笔钱大概就是神兵三年前走失的那笔,而这些树却是少林寺的了完大师三年前送来的。”他走进书房,从角落的保险柜里翻出一本保存完好的笔记翻起来,“我对树的各部分进行了检测和鉴别。”他停止了翻找,并将有字的一面冲着她们,“这是我父母的发明册,上面记载着他们毕生的经验和发明的成就,然而那些假树里的物质正是我父母发明的生迹素,所以外表和枯荣都跟真的一样。但这项发明应该没有赠出,可是它确实使用在没有记录的了完大师送来的树上了。”


“怎么会扯上了完大师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对了,到底有多少钱,放置地点安全吗?”阿景问。


影风把笔记放回去,“只能说暂时是安全的,我放在密室里,希望不要有人调查到这来。”


“你不要压力太大,还有我们在,不会有事的。”


“这件事牵扯到的神兵很麻烦,我又不想爷爷担心或者牵扯进来。”


“你只要保护好影飞就行了,像从小到大一样。”小漫说。


影风刚刚松了口气就开起玩笑,“我当然要保护影飞,不过我的保护伞有点小,聚杰谁来保护呢?”


小漫立即进入了精神战备状态,影风的面部缓和下来,“算了,不开聚杰玩笑了,他最近心情很不好才住进我家,我怎么劝也不会好的,客房有的是,你这剂良药要不要也住进来?”


“啊?”


阿景可逮住机会报复,“就这么定了,小漫到你家住,真不赖,小漫,你好好为聚杰治疗吧,我会照顾克路迪和奇迷尔的。”小漫被莫名其妙地没收了钥匙,等她咀嚼了这不对劲的事,那两个人早已溜之大吉。


“剑谱,你看了吗?”二人坐在咖啡厅里。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嗯,你知道我会看吗?”


影风鬼笑,“武吃,武和吃你永远拒绝不了的,我可是已经抓到你的软肋了。”


“真肤浅,我的软肋可不止这样而已呦。”


“那还有什么?”


她笑了笑,眼睛一瞥,又见到了让她头疼的无瑕,“天啊,开我玩笑呢吧,为什么连到了这里都甩不掉那个女人啊?”她一边叫苦一边捂着脸。


影风回头扫描了一圈,泰然自若地看了看匆匆走过的无瑕,“比你漂亮的那个?”他在武林会上也见过那个人的。


阿景一下子抬起头,“有吗?”


“当然,你很在乎啊?”他调侃道,其实,一点也没有。


坐在雅间里的男人并不知道猎豹已经向食物逼近,还若无其事地谈笑风生,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乐极生悲就要再次被应验了。


吴均然闲人似的朝雅间走,无瑕依旧心平气和地抿着咖啡,门缓缓地拉开,浮现出吴均然那张孤傲的脸,惊弓之鸟的男人脸色立即由蜡黄到发青。他周围的手下一拥而上,吴均然把门一关,开始准备摆平这堆菜鸟,不出三十秒,站着的都躺下了。那男人还算聪明,趁着乱劲儿翻到隔壁的雅间跑了出去,他衣衫都来不及扣好连跑带爬地冲进车里,“快开车。”


无瑕早已摆平了司机恭候着他呢,她猛踩油门,横冲直撞,留下一路轮胎狠擦地面的刺耳声。


男人在后座被惯性搞得跌跌撞撞,“你干什么吃的,开稳点!”这个笨蛋此刻才发现司机依旧调了包,“你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说着,他迅速地把手伸向车门,无瑕一个急转弯又把他跌躺到座位上,紧接着又是几个急转弯,车子倒进了死胡同。


男人掰开车门就冲出去,像松了缰绳的野狗,他跑向车尾,铆劲一跃,可惜墙又高又滑,他颤抖的双腿根本无法跳过。无瑕就如同所有的职业杀手那样不紧不慢地推开车门,然后优雅地走过去。那男人靠在墙上,尽力保持站立的姿势,他内心的恐惧仿佛即将面临一场没有麻醉的手术,只能等在那里任人宰割并默数自己徘徊在喉咙里的心跳声。


无瑕一脚踢向他的肚子,“钱和汇款单在哪?”


“你……你去问老魏,钱和汇款单都在他那。”


“少跟我来这套,他已经死了。”


“什……什么,你们杀了他,不,我真的不知道。”


一股邪冷的声音把白云变成了乌云,“尹始凡,有本事你就永远不要说。”吴均然缓缓地走过来,直接捏住他的喉咙,那人的机体功能胁迫他透过一丝缝隙去呼吸,青筋爆出来,眼球越来越突出,血丝瞬间涌上来,对他来说,最可怕的莫过于让他明白,他生命的长度是由他自己决定的。


“我……说。”他用尽了力气才挤出一点声音。


吴均然松开手,他跌在地上,来不及喘上几口气就上气不接下气地招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钱放在哪儿了,你们去找齐鲁青吧,千万不要告诉他是我出卖了他。”


吴均然的嘴角再度翘起,“那都无所谓了。”


“什么……不……不要……杀我……呃……”无瑕只能眼睁睁地听着那声喉骨断裂的清脆,也许,她能轻易地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可她永远也不能阻止死亡的发生。


根本没有时间考虑悼念,他们马上又投入到寻找齐鲁青的路程当中。


“你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吴均然突然冒出一句让人捉摸不透的话。


坐在唐仁身边的毓篱也和无瑕一样愣了一下,眉头皱成小山。


唐仁握紧了耳麦,“事情不太妙。”


吴均然又发话了,“惊讶吗?依我的判断,要么你是太厉害的杀手,要么,你不是杀手。”


“那你觉得我是哪一种呢?”


“那是谁跟你提了汇款单的事呢?”


“你偷钱的证据落在别人那儿你不会不安吗,你应该感谢我的体贴才对。”本来想在他来之前问出点什么,居然被他听到了。


他没有再说话。


比起他,她更捉摸不透唐仁的意思,总觉得他很深很神秘,而且能发现许多事情。


“小漫,你怎么住进来了?”聚杰精神稍加,影飞却成了木板脸。


“你不打球了?”小漫问。


“已经到了爸妈的极限了。”他的目光摩挲着地板,“没有遵守约定,真是不好意思。”


“光不好意思可不行,我就是因为你不打球了才被迫住进来的。”


聚杰抬起头,就接到签有自己大名的篮球,“你一直带着啊。”


“以前是,不过既然已经不珍贵了,还你吧。”


聚杰苦笑了两声,“是啊,本来就一文不值,倒是至少你住进来也算是篮球带给我最后的福利了。”


小漫本是想激励他的,没想到起了反效果,她表情柔软下来,“是吗,看来这次是认真的啦,聚杰,我说你……是白痴吧。”


“啊?”


“打了那么多年的球,放弃之后这样说人家很像陈世美哦。”


“可是我没有被毁灭,却被打败了。”


“所以才说你是白痴,不打了又怎么样,不打了就什么都留不下了吗,你的名字不是还在那颗球上面吗,所有的兴奋、紧张、消耗、疲累,队友啊,回忆啊,不是都还在吗,人这一辈子,又不是一定要只有一个梦想,你喜欢的东西,是因为你喜欢,而不是因为它叫篮球才具有特殊的价值的。”


聚杰抬起头,“因为我喜欢吗,那我呢,在你眼里还有价值吗?”


小漫转过头,笑了笑,“那你说我为什么住进来呢?”


聚杰上前两步抱住她,“还真是……想你了呢。”


重逢的沉浸还没开始就被打断了,影飞突然梨花带雨地冲进来,“聚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把我当成什么,你是瞎子吗?什么都看不见吗?这不是一场戏吗?为什么还要演下去不收场呢?你根本就不喜欢她不是吗,为什么……”


“不是的,影飞,我是喜欢她的,你对我的我都能……”


“喜欢她?”影飞打断他,“你宁愿喜欢一个赌注也不愿意看我一眼,她可是只值一颗篮球的赌注啊,那我算什么,我连一颗球都不如吗?”


聚杰刚要解释,“她说什么?”却发觉小漫正认真地盯着他。


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们不能不相信先人的哲学,有些事情虽然会来得迟,但终究会来。


影飞捂住脸抽泣着,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和无从逃避了,他深知这一切都只能怪他一个人,他回过头,“对不起啊,小漫,她说的……都是真的。”他又转过头,“影飞,对不起,其实我……”


“你不要解释了,还嫌我不够丢脸吗……”她哭着跑了出去。


怎么办,怎么跟影风交代,怎么面对影飞和小漫,他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什么时候开始出错的呢,把影飞当做妹妹开始吗?答应打赌开始吗?喜欢上小漫开始吗?他是个失败的人,这世界上无论年龄,夹在两个重要的女人中间就是混蛋,他不善表达,要怎么让她们知道自己有多可恶……


“你不去安慰影飞吗?”小漫说。


“她不会想再见到我了吧?”


“真是个白痴。”


他抬起头,小漫怎么这么冷静,是失望吧,她对我失望透顶了吧,我竟然用她换了一个篮球……


“等她平静了再来我房间找我谈吧。”小漫走出房间。


聚杰敲了敲影飞的门,开门的却是影风,聚杰不知该怎么面对他而低下了头,影风声音低沉,“你一直很困扰吧,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可能早就当机立断了,我这个兄弟做得不称职,抱歉了。”


聚杰惊愕地抬起头,“你说什么抱歉?”


“面对才是最快的解决方法,虽然对你很抱歉,但那毕竟是我妹妹,我不想看她伤心,可她还是伤心了。”


“你打我一拳吧,那样我还能希望以后是好兄弟。”聚杰说。


影风摇摇头,“这件事本来就应该怪我,虽然我确实挺想揍你,但毕竟是我拜托你不要伤害影飞的,所以……”


聚杰一拳凿在影风脸上,“混蛋!这是身为哥哥该有的态度吗?这个时候装什么名门子弟,就应该冲上来暴打我一顿不是吗?”


影风没有躲,嘴角肿了起来,他揪住聚杰的衣领,“我打你的话,你受得住吗,我说了我很想揍你了!”他将他狠狠摔到地上,他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刚刚停下来的瞬间,很有魄力的一拳,拳锋擦过他俊朗的脸颊落在耳旁的地面上,只是拳峰,就让他的半边脸又红又肿。


“你这算是打了还是没打?”聚杰躺在地上说。


“我警告你,不要小瞧了影飞,我妹妹,才不是别人排遣自责的理由,而且,梁聚杰,虽然是兄弟,但我跟你不同,我可以失去的人,很少很少。”


聚杰吁出一口气,“兄弟啊兄弟,你这家伙真的是……”很强啊。


“想搬出去的话,我一定不会拦你。”影风站起来。


“本来想搬的,但现在想想,搬出去哪有这么豪华又不收钱的地方?不会再减少了,我保证。”


影风走进屋子,险些再次被地上的各种碎片直穿涌泉,他咽了口唾沫,小心地踩着空地来到影飞身边。


影飞拼命敲打着他的肩膀,“哥哥你这个傻瓜,为什么做你亲近的人要那么委屈,为什么对所有人都仗义又温柔,越是亲人反倒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呢?当你的亲人,我好窝囊,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影风不顾捶打抱住她,“就是因为亲近啊,因为最亲近,所以把你的立场和我同化了,影飞,还记得吗,你曾经怪柯南害我丢掉了寒冰剑,其实,我根本不喜欢那么冷的东西,我想要一把温暖的剑,不是用来砍伤别人,而是温暖我们的伤口。”


“哥,我好难过……”她再度失控,像个婴儿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你放心吧,我这样教训聚杰才是最令他难过的,而且你这样的失恋根本算不上失恋,至少对方一直知道你的心意,你比我强得多呢。”他就这样让她依偎着,影飞,这些很快就会过去的,我,就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和拥抱你的伤口而存在的。


聚杰鼻青脸肿地走进小漫的房间,小漫看了看他,指了指桌子上早已经找好的药箱,“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嘛,你接下来会搬出去吗?”


“小漫,你怎么能那么冷静啊?”


小漫没有说话,只是努了努嘴。


“本来是想搬出去,可是看见影风的样子,我决定留下来了,友情不是那么脆弱的,和影风是,我想,和影飞也是。”


“这样很好啊。”


“你都不生气吗,接近的你的原因只是一场欺骗。”聚杰终于说出来。


小漫长叹一口气,“不,是两场。”


聚杰愕然地抬起头,“啊?”


“其实在你去找阿景之前,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和你出去玩,直到在一起,都是因为你长得有些像他。”


“他?”


“我以前最喜欢的人。确切地说不是两场,而是三场骗局,他用假死骗了我,可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身份,为什么要帮你挡树块,为什么要让你在篮球上签名,大概,我是有些喜欢你的吧。”


好坦诚,不过也有点伤心,“是吗,原来我们之间有这么多内幕啊。”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听了我的内幕,是不是不那么内疚了?我也是一样,感觉轻松得很。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吧,好吗?”


“必须要结束的,小漫,都忘记吧,把对方的一切都忘了。”


“我可没说要把一切都忘了啊,我说的是内幕忘掉就好了。”


“不,一定要全部忘记。”


“对你来说那么轻松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呢。”


“可以的,我来帮你忘记。”他伸出手,“你好,我叫梁聚杰,是华影风的朋友,我一直很喜欢你,我们做朋友好吗?”


她直直地望着他,他刚刚说把一切都忘了不是意味着要结束吗?是的,是应该结束了,不结束怎么会有新的开始。


“韩漫,我们做朋友好吗?”


她低下头,心里有种暖流,他还真是不善言辞呢。


“韩漫,我们做朋友吧。”


她抬起头,“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做男朋友?”


聚杰伸出的手僵住,愣了一下。


“我们……正式开始吧。”


她准备去握住他的手,却被一把揽在怀里。


华家又恢复了平静,生活总是磕磕绊绊的又充满欺骗,但是真实,只要你想去发现,自然就会存在,女人是很脆弱的生物,但是你却不知道,为什么她们总是吵架、生气、受伤、倒下去,却还是能够站起来,女人之间的感情很微妙,甚至胜过了爱情,你永远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开始视若仇敌,或如胶似漆的,其实她们只是,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