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非法武力 > 第10章 命运的锁链 2

第10章 命运的锁链 2

作者:尼罗 返回目录

刚一开场,宁合队就占了上风,聚杰果然不负众望,漂亮地带球过人,他把球传给了5号队员,绕过防守队员,球又传回来,带球上篮,场上响起掌声,他冲上方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在影风和阿景周围搜索了两圈,都没看到小漫,不免有些失望。最生气的是影飞,嗓子都喊哑了,聚杰却看上面。


阿景刚刚恢复一丝平静看比赛,一种极其无奈地感觉涌上来,她捂着肚子,糟了,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想拉肚子,不行了,小漫怎么还没回来,完了,我们吃的都一样,她不会也……


“喂。”阿景推了推影风,声音有点古怪,“厕所……是在那边吧?”


“是啊。”他正起劲地看着比赛,此时宁合以六分的优势领先朝兴队,聚杰的球技好像个人表演一样精彩,宁合的啦啦队气势更是以压倒性的优势制约着对方。


她站起身,他拽住她的衣角:“怎么流这么多汗?真没事吗?”


她摇摇头,奔向厕所,门却始终锁着,“小漫,你在里面吗?”


“嗯,你等一下啊。”哭了半天的小漫赶紧放水洗脸,不能再勾起阿景的眼泪了。匆忙之中,她无意碰掉了装隐形眼镜的盒子。一切搞定,松软的毛巾抚过她的脸,这样一定没问题。她伸手去摸眼镜,水池台上却什么都没有,瞎子一样的她一边用手在地上拍来拍去一边嘀咕着糟糕。


阿景在外面弓着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不停敲门,“小漫,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开门啊,我不行了。”


“我的隐形眼镜掉了。”小漫跪在地上摸索着。


“什么,有没有搞错,你先把门打开,一会儿我帮你找!”


“哦,好,我这就来。”说着爬起来摸索着向前走去,她走到窗前,摸到玻璃,开始寻找门把手。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阿景的造型已成问号,“怎么还没开啊?”


“我已经找到门了,可就是摸不到门把手。”小漫来回敲着窗户。


“你确定吗?你再敲敲看。”


小漫又敲了敲窗户。


阿景顿时各种无奈,“大姐,你是不是走反了,你敲的是窗户吧?”


小漫茅塞顿开:“原来如此。”她大步向后走去,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那小小的破碎的眼镜有如她破碎的心,她忍住了心痛继续往前走。


门终于开了,阿景连滚带爬地跌进屋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努力了半天,可毫无收获,肠子刀绞一样的疼,仔细想想,拉肚子怎么可能疼到满头大汗,不对,不是拉肚子,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夺命符可能早已被第三方启动了,而她的操作器还没有烧毁……


阿景捂着肚子走出来,勉强戴上另一只没碎的眼镜的小漫还在门口等她,“好了吗?”


肚子,好些了,可是疼痛正在向上移动,心脏,好痛。阿景捂住心脏,小漫想了半天,突然不说话了,肚子,心脏,“难道说……”她大概已经明白了,是夺命符,为了尽快躲开特工组的追杀,阿景没有说出全部实情,如不是看到此刻的她,还以为她的操作器被烧毁了呢。


“是……芯片?”


阿景点点头。偷走操作器的行为使得她们的背叛百口莫辩了,芯片自然要启动。


“混蛋!为什么总是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很爽吗?”


“当时情况紧急,师父拼了命才让你脱险,不能因为我……”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很容易听得出急促的呼吸声。


“白痴,不管发生什么,死也要死在一起啊,疼痛是临死前一小时的征兆,也就是说……”


“还有不到四十分钟了。”阿景接过她不想说出口的话。


小漫好不容易有一只眼睛是清晰的,却又模糊了,她疯了一样,“不,你不可以离开我,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我们说好的……”她起身往外走。


阿景拽住她的裤脚,“别走,陪陪我,四十分钟,够了。”


她推开她的手:“怎么,怕我回特工组送死吗,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要去报仇,全世界都可以不理解我的感受,只有你不行。”


影风迎面走来,“你们没事吧,怎么这么久啊?”


……


“即使马上飞往东北,也来不及了吗?”影风声音有些颤抖,“怎么会这样?”


小漫推开他,“来得及,谁说来不及,滚开!我去开飞机,我去找!”


影飞衣兜里的操作器指示灯一闪一闪的,阿景靠着墙,不停地流汗,心脏附近的衣服已被她抓得褶皱不堪,她的眼睛已经开始失去功能,像个明眼瞎一样望着前方,身体还时不时剧烈颤抖,影风鼻子一酸,到底该怎么帮她,“怎么会这么疼?”


听出哽咽的声音,强忍着,拼命克制身体的颤抖,摇了摇头,影风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依旧向前方挤微笑,没有其他反应。


“对了,医院,送医院!”影风试图抱起她,可她突然在地上来回翻滚,心脏好像要融化掉,一击剧烈的心跳,她的头开始疼了,时间只剩下二十分钟。


小漫发疯似的往外跑去。目前宁合队虽然以微弱的差距但还是很争气地领先着,聚杰终于瞄到那个想见到的脸孔了,可她却流着泪在疯跑,影飞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是韩漫,等一下,她在干什么,她跑出了大门,要去哪?该不会又要给人添麻烦吧,于是追了出去。


“韩漫,你站住!”影飞大喊道。


小漫哪还有心思顾及她。


“韩漫,我哥呢,你们又搞什么鬼,这次别想再连累我们!”


小漫回过头,展现给她一双最绝望的眼睛,“现在阿景快死了,就快连累不了你们了,你很开心吗?都是为了我,你很开心吗?没有我们拖着,特工组马上就会派新的杀手,你很开心吗?”


影飞往后退着,她一直期待着韩漫的不幸,可这一刻她也害怕了,她更恨的是韩漫,并没有很恨柯景恩啊,昨天还替自己挡车,怎么今天就快死了?害哥哥失去了剑也罪不至死啊,哥哥说的没错,如果派来的不是这两个人,如果这两个人不帮他们,华家失去可能就不仅仅是剑了,可是,只要看到韩漫这张脸,她就没办法善良,没办法理智,“别跟我说那些假话,我问你我哥在哪?”


小漫失心疯一样转身走开,“不,我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我要去开飞机……”


影飞走到体育馆外一米多深的大型喷水池旁,突然注意到衣袋里的那个东西在闪光,她将它掏出来,气愤已经让她失去了对这东西的好奇,顺手扔进喷水池里。


“那是什么?!”小漫突然红着眼跑过来,用力抓着她的手腕,“你刚刚扔了什么!”


影飞拼命挣脱:“什么什么呀,你疯了!”


“那是阿景的操作器!”


“什么?什么操作器?”


“唯一能救她的东西,你怎么拿到的?你把它扔了!”虽然只是瞥到一眼,虽然不知道影飞为什么会拿到,她几乎可以断定,那的确是操作器,她也愿意相信。她向喷水池看去,那东西已沉下去,毫无痕迹,她二话不说跳了进去,几米高的水柱不停砸下来也没有感觉,没有时间了,影飞也跟着紧张起来,跑进体育馆到处寻找哥哥。


跳下去的时候,小漫忘记了一件事,她有积水恐慌症,因为单相思的对象溺水而死造成的刺激,她甚至连洗澡都只用淋浴,本来就失去理智的她在喷水池中央,看到水,突然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种失魂落魄可怕得要命,她僵在那里,不知嘟囔着什么。


影飞终于找到影风,告诉他韩漫疯了,还说着操作器什么的,影风疯了似的跟着她跑出去,心里祈祷着,这棵救命稻草,一定要让我抓住,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不要!”影风兄妹赶到的时候,小漫正发疯似的在水中拍打,影风想拦,可她已完全失去正常人的意识,影风不能对她出手,既然不能出手又哪里是失控的烽火霹雳掌的对手,水被她搅得一团糟,他根本没办法进入喷水池内。


聚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流泪跑出去的小漫后就一直焦躁不安,现在,影风、阿景,连影飞都不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多次失误使宁和队分数落后,气势大减,陷入苦战。


离比赛结束时间已经所剩无几,阿景的生命也是一样,小漫的掌峰还在兴风作浪,小时候,阿景骨骼纤细,小漫手掌厚实,于是,一个学了飞腿,一个练了掌法,两人虽不属同门,却有同一个师父,因为飞腿门和烽火教都是已经灭绝的帮派,而神通广大的特工组却收藏着他们的秘技,因此给她们秘技的恬叶成了师父,而神话飞腿的出现又让已经灭绝的飞腿门重新进入了大家的讨论范围,而小漫的掌法强度是跟阿景在轻功界相媲美的,可是招数带来的动静太大,因此总是不能物尽其用,可现在……


猛地,一个闪着光的小物件跟着卷起的水流蹦了出来,操作器!影风跳起,接住,小漫还在肆虐,他没有随身携带打火机的习惯,慌乱地到处找去,“这里!”影飞掏出打火机,是为了给聚杰庆功时点蜡烛特意带上的。


他接过来,刚刚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五分钟,又跟小漫纠缠了半天,而且说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其实是人类能维持的最长时间,应该就在这一会儿了,手颤抖着,烧掉,烧掉……


无法点燃!操作器本身就不是什么易燃物品,外面还镀有防火层,又在水里泡过,根本无法点燃,影风一直维持着那燃不起任何希望的火苗,他跪在地上,“为什么,明明已经,为什么……”


面具男一边盯着阿景第三方启动器上微弱到随时都会熄灭的灯光一边酌着红酒,仍然没有人看得出他的表情。


阿景一个人靠着墙,坐在楼梯上,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和睁开眼睛,慢慢地觉得很舒服,疼痛和意识逐渐消退,她长吁出一口气,嘴唇轻轻蠕动,却没能发出声响,虽然解脱是此刻所求,但是,“其实,我真的很想再见到你,漫。”


小漫猛地呆住不动了,影风手里的火苗甚至没能烧光裹在操作器外层的水,突然,一股只有在爆炸时才有的强热气流像颗流星一样砸过来,与打火机的火苗相融后在他眼前鼓出一堆成人高的火焰,他也被气流弹开,翻了几个跟头,抬起头的时候,小漫才吐出一口气,收起掌锋。


“你醒了?”影风呆愣愣地看着她,那就是如假包换的烽火霹雳掌啊。


有赶上吗?他们顾不上会不会被人看见用轻功跑到阿景身边,小漫第一个冲过去,只见阿景脸色惨白,连嘴唇都失去血色。影飞没有武功,过了一会儿才跑过来,却看到一具死尸。


影风捂住眼睛背过身去,嘴里频繁地吐出没咽回去的哽咽。


面具男眼看着阿景第三方启动器的指示灯熄灭,“功德圆满。”斯贝古嘴角抽动了两下,笑里饱含着空虚,并不是她期待的感觉呢,痛恨的人死了,却没有如愿以偿的心情。


“不会的!不会的!”小漫把她的脉搏,听她的心脏,完全没有反应,她用力捶打她的身体,“你不许死!快给我回来!说好了要一起的,我说了要在你身边的,你来了这儿,我也就跟着来了,不管你去什么地方,我都敢跟去的!你不要小看了我啊!我会马上就去揍你,然后一辈子都不让你吃肉的!”


“咳……咳……你也……太毒……了吧……”阿景眼睛张开一条缝,喉咙里挤出气音。


小漫愣了一下,影风突然止住哭回过头:“你没死?”


“我本来……已经看见……那个美得冒泡的地方,决定……过去了,可是,天堂……再好,没有……肉吃……还是……回来吧!”


小漫扑哧一声,分不清是哭是笑,影风看着她不知拿她怎么办才好,影飞站在一旁,偷偷松了口气。


也许是操作器被毁掉的时间比正常应该死亡的时间提前几秒钟,阿景在最后关头得的救,也许她本已经死了,又被小漫叫魂叫了回来,也许她体质超常根本就不会死,总之,king没有发觉那点微乎其微的时间差,也不会想到阿景还活着。


“宁合赢了吗?”阿景的声音依旧微弱,恢复体力还需要一点时间。


“你说比赛?还是先去医院吧。”


“我没事啦,不是说夺命符只是会让人疼而已,不会有什么伤吗?没疼死就是没事啦。”


比赛进入加时赛,小漫和影风扶着她走进观众席。


聚杰一眼就瞄到这几个人,除了影飞,那三个人浑身都湿淋淋的,阿景白得不太正常,还被两个人扶着,不过总有一件事是安慰的,那就是小漫胜利的手势。


“宁合队,加油!宁合队,加油!”影飞跟着啦啦队一起喊,宁合破釜沉舟的爆发终以八十六比八十四的分数险胜朝兴队。终场的哨音想起,欢呼声立即灌溉全场,观众开始离席,队员们把聚杰举得老高,在一片混乱的快乐中,阿景也安静地笑了。小漫突然紧紧握住她的手,两人的世界,很静很静。


“你一个人在楼梯时候说的话,我听到了。”


阿景看着她自信的表情,一个人在楼梯……是说想再见到你的那句吗,她真的听到了?小漫也在看着她。


“告诉你,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