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快穿女主要完 > 第116章 去西北(31)

第116章 去西北(31)

作者:鱼饵猫 返回目录

御书房。


景隐看着暗卫递回来的信件,手微微的有些抖,嘴角慢慢的向上弯起。


怀疑是一回事,确认了又是一回事,她果真还活着!


“回皇上,路上并未发现皖贵妃一行人的踪迹。”


暗卫跪在地上回复着。


一路调查下来,皖贵妃似乎并未出城,或许是他们查漏了也不一定。


“不用再查了,随朕去西北。”


“皇上,这……”


王贵差点吐血了,皇上忽然要去西北了,这是打算做什么,难道真的亲自去把皖贵妃给追回来,朝堂怎么办?


“喧丞相!”


王贵:“……”


瞅了瞅天色,这已经是大半夜了,估摸着丞相早睡下了,他都喝了好几杯浓茶了,这搁谁熬得住啊。


他感觉最近他肚子上的肉都掉了一圈了。


哎,做太监好难~


“暗一,你去!”


王贵还没转身出去,景隐忽然吩咐了一句,紧接着就有一人应下,连个身影都没看见就没了。


……这是嫌弃他跑的慢了?


QAQ


大半夜的丞相被暗卫从被窝里给拖出来了。


不到半个时辰,王贵就看到只套着一身常服的丞相跪在了御书房中。


那一身常服还穿的歪歪扭扭的,一些系带都没系,就这么挂在身上,平时丞相都是严肃的,哪里这么不着调过。


……


皇上和丞相有要事要谈,王贵识时务的退下。


有些事他并不想知道,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他只想好好的做他的大内总管,并不想知道什么秘密。


一直密谈到天亮,丞相这才忧心忡忡的退下。


“王贵。”


听到御书房里面的声音,王贵刚想进去,贤妃却急急的过来拦住了他……


“皇上……”


王贵站在边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


“皇上,贤妃娘娘求见。”


听到贤妃,景隐不由得皱了皱眉,很快就想到了那日大闹御膳房的事,脸瞬间就黑了。


王贵心中一个咯噔,就听皇上面无表情道。


“贤妃看管后宫不利,禁足三月。”


没有任何别的交代,直接就禁足了。


这……


刚刚被夺了协理六宫之权,刚想着来讨好,结果又被禁足了。


恐怕宫里还不知道怎么传呢。


……


贤妃带着大宫女在御书房在左等右等,心中急切不已。


以往她掌管着六宫,宫中哪个不是看她的脸色,可是这才被夺了权利多久,后宫中的人都开始看人下菜了,内务府那边的奴才更是如此。


眼看着御书房的门被打开,王贵从里面走出,贤妃急切的迎了上去。


“王公公……”


王贵却并未理睬贤妃,直接宣读了皇上的旨意。


“皇上口谕……”


贤妃急忙带着身边的大宫女跪下。


“……贤妃协理六宫不利,禁足三月。”


贤妃一下子懵了,脑袋晃晃的。


身旁的大宫女想要扶起贤妃,却被贤妃一下子给推开!



西北。


“爹,小妹会不会有危险?”


听着属下来报,司义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妹的安全,如果遇到什么事,身边连个保护的人都没有。


“回王爷,小姐功夫不弱,将我等全都打晕了过去。”


负责接应苏瑶绾的几人此刻跪在司镇屠面前有些不满的说着,如果不是因为她,王爷何苦被贬入到这里来。


荒芜的西北哪有京城富庶。


司镇屠皱了皱眉,看着跪在面前的下属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们可有对小姐说什么。”


司义承目光冷冷的扫视着几人,那几人身子一颤齐齐摇了摇头。


“下去吧。”


司义承没有多说什么,让几人下去这才对着司镇屠道。


“父亲,想来应是这几人惹怒了小妹这才将他们甩开,否则依着小妹的性子定不会如此,我们都忽略了一点,小妹的到来,父亲的属下能否能接受,就连父亲最为信任的属下都是如此,更何况别人,虽然事情不是因为小妹引起,只怕他们会将事情怪罪到小妹身上。”


司镇屠皱着眉头思考着司义承所说。


不过。


“绾绾的事只有少数人才知晓,更何况我司镇屠凭的是自身的本事才走到今天,和绾绾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们真的不满,我绝对不拦!”


“是儿子考虑不周,父亲如此想,正好借此将这边的势力整合,也让小妹过来的时候舒心些,还有那些老部下,有些人的心看来是大了。”


那些糙汉子有一说一,如果真的对小妹不满恐怕会直接表现出来。


“对了,爹,小妹的葬礼要不要办?”


这时司义军忽然憨憨着上前插了一句。


司镇屠:“……”


司义承:“……”


面对父亲和小弟不善的目光,司义军忽然一怂,缩了缩脖子。


“皇上尚未宣布贵妃去世的消息,我们现在在这办什么?”


司义承看着司义军幽幽的说着。


自家大哥说话就是不喜欢带脑子。


就在司家父子几人在重新整合这边的势力的时候,苏瑶绾的信却是到了,里面没有多说别的,只写了她在江南具体安顿的地址。


得到了消息,司家一众人的心这才缓解了许多。


“我的绾绾啊,可是受了罪了。”


王妃有些不舍的抹着眼泪,回头就吩咐身边的丫鬟准备东西,到时候一起送到江南去。


“放心吧夫人,绾绾不会有事。”


司镇屠对自家女儿很是自信,却被王妃白了一眼,随即就见王妃起身从盒子中拿了一叠银票出来。


“江南花销大,也不知道绾绾身上的银子够不够,这是一万两的银票,回头你让人一起送过去,那边天气日渐暖和了,皮毛就用不着了,回头我把库里的宝石还有一些布料挑一些也带过去……”


就在王妃准备了一个箱子的东西,司镇屠正准备写信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却忽然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司将军,别来无恙啊。”


景隐坐在司家书房中,脸上满是疲色,身边只跟着暗一暗二。


司镇屠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人,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这不要脸的,竟然敢来!


“微臣不知皇上到来,还请皇上恕罪。”


司镇屠拱了拱手,说着恕罪的话,面上却没有一点知罪的意思。


景隐心中呵呵了两声,忍着不满,这是绾绾的父亲,他只当是只狗放屁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