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月下鬼吹灯1:羊皮古卷 > 第4章 梅山六怪

第4章 梅山六怪

作者:糖衣古典 返回目录

那道人哈哈一笑,将脖子往前一伸,嘻嘻一笑道:“好啊,来啊来啊。”


刀疤女人怒计之下,再也不顾及酒鬼丈夫还在那小胡子的掌握之中,脚尖一点,身子猛地向上直纵而起,那只乌光闪闪的铁手,猛地向那贼态兮兮的道人咽喉勾了过去。


这一下去势如电,那道人未曾料及这刀疤女人一言不合便即出手,一时间乱了方寸,呆在那里。


眼看那刀疤女人的一只铁手就要勾到道人的咽喉。这一下倘然勾中,那道人恐怕立时就要魂归地府。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道人身旁的那屠户摸样的女人,一伸手抓住那道人的背心,猛地往后一扯。将那道人硬生生拉出数尺开外。


刀疤女人这一记迅雷般的一击也就此落空了。


刀疤女人一击不中,复又落回原地。依旧抬头,向着那道人怒目而视。


那道人死里逃生,摸了摸自己的咽喉,只觉有一丝黏糊糊的,道人吓了一跳,将手伸到眼前,一看,只见自己的手指之上赫然多了一抹鲜血。只不过喉咙之上倒是不觉得有多么疼痛。


道人心里又惊又怒,心道:“看来适才这恶婆娘一招之下已然将自己的喉咙割破一些。要不是老四及时出手,自己今日就被这恶婆娘夺走了性命。”当下迈步上前,走到陷坑跟前,向着坑里恶狠狠的道:“你这婆娘,出手如此狠毒,是不是想要谋杀亲夫啊。”


刀疤女人哼了一声,冷冷的道:“我家贼汉子就在这里,怎么着?杀你便杀了,你能将我如何?”


那马脸汉子嘿了一声,道:“好横的女娘们。”


其时,那小胡子已然放开酒鬼的咽喉,只是将这酒鬼双手牢牢抓住。以防他暴起伤人。 一秒记住m.geilwx.com


酒鬼听那马脸汉子言及自己老婆好横的时候,竟是微微得意,道:“你们是江湖中人么?怎么连我老婆也不认识?”言下竟是颇以自己有个豪横老婆为荣。


那屠夫摸样的女人一怔之下,眼珠一转,随即想起两个人来,忍不住仰天打个哈哈,笑道::“原来是你们夫妻二人。”


那道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奇道:“四妹,你认识这两个人。”


那屠户摸样的女人点了点头道:“这个酒鬼要是不说话,我可还一时认不出来。”


那酒鬼一呆,心道:“老子说什么话来了?让你看出我们夫妻的来历?”


那道人,胖子兄弟,马脸汉子,小胡子俱都望向那女屠户,等着听她说出这二人的来历。


只听那女屠户向着酒鬼努了努嘴,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号称赌鬼酒王的彭大春了。”顿了一顿,伸出一根胖胖的手指,指向那刀疤女人道:“那个一定就是铁面铁手铁二娘。”


那彭大春一呆,心道:“还真的被这地丁女人看出我们夫妻来历了。”随即皱起眉头,大声道:“老子叫彭大春没错,不过老子可不是赌鬼酒王,老子是赌王酒鬼。”


那小胡子哦了一声道:“原来这一位便是赌鬼酒王彭大春。”


彭大春怒道:“老子叫赌王酒鬼,不是什么赌鬼酒王。”


那女屠户哈哈一笑道:“江湖传闻彭先生你是十赌九输,且还乐此不疲。兼且彭先生的酒量又好的出奇,这才有了这么一个赌鬼酒王的雅号。这个雅号彭先生不喜欢吗?”


彭大春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这个酒鬼确实是彭大春。


彭大春自幼好赌,却真的如这女屠户所说,十赌九输,但却乐此不疲,以致因为这赌博一事,常常和铁二娘口角。


铁二娘屡屡说教,这彭大春却是置若罔闻。是以江湖上的朋友当着彭大春的面叫他一声赌王,背后都叫他赌鬼。


小胡子松开彭大春,身子往上一纵,纵身跃出陷坑。


那铁二娘见自己和彭大春站在这陷坑之中,形势极其不利,当即低声对彭大春道:“贼汉子,你抱着那小鬼,我护住你们,咱们冲出去。”


彭大春点点头。当即一矮身,窜到那叶惊天身前,一把抱起叶惊天。


这酒鬼彭大春虽说是被酒伤了身子,武功大打折扣,但是身手毕竟还是敏捷异常。


铁二娘右手拔出一把短刀,舞成一团白光,跟着向上跃了出去。


陷坑上面六个人见这铁二娘从陷坑下面一跃而出,刀光闪动,倒也怕被这恶婆娘伤到,急忙四散开来。


铁二娘站到那平地之上,手中短刀护住全身。另外一只铁手随时待机而发。


彭大春抱着叶惊天也跟着跃了上来。


铁二娘沉声道:“贼汉子,咱们冲出去。”说罢,手持短刀,铁手开路,便向那小胡子冲了过去。


小胡子笑道:“来得好。”右手一掏,竟然眨眼间从身后行囊之中取出一个黑乎乎的物事,而后待那铁二娘来到身前数尺开外的时候,小胡子右手猛地将那黑乎乎的物事抛了出去,一下将铁二娘全身罩住。


铁二娘这才发觉,那小胡子抛出的竟然是一张渔网。


这一张渔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铁二娘情急之下,急忙用短刀插入网眼,意欲将这渔网的网眼捅破一个口子,好钻将出去。谁知那渔网韧性甚好,铁二娘短刀插入,竟是砍之不断。


铁二娘一呆。


眼睛一瞥之下,只见其余五人早已经将那彭大春包围其中。


彭大春虎目圆瞪,手中也是拔出一把短刀,上下舞动。


那五人只是笑吟吟的望着彭大春,竟如同看耍猴的一般。似乎要那彭大春自己舞动累了,这才上前收拾于他。


铁二娘大吼一声,将那只铁手伸入渔网的网眼之中,奋力一扯。那织成渔网的网线虽然未断,但已然被这铁二娘的一只铁手抻长。露出一个能钻出一人的口子。


铁二娘一矮身钻了出去。


那小胡子眼见情势不好,扔下渔网,哧溜一声来到那酒鬼彭大春的背后,又是闪电般伸出手去,一下扼住彭大春的咽喉。


彭大春双手酸软无力,左手之中抱着的叶惊天,右手之中的那一把短刀同时落在地上。


小胡子右臂用力,勾住彭大春的咽喉,转过头来,向着铁二娘嘿嘿笑道:“铁二娘,信不信我让你老公先去黄泉路上给你当个开路先锋?”


铁二娘惨然无语,当此情势之下,也只有束手被擒,难道还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被扼死在自己眼前?


铁二娘点点头,惨然道:“贼汉子,我先走了。”说罢,右手短刀向自己颈间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