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闺门多娇 > 第五十六章 药单

第五十六章 药单

作者:碧水犹清 返回目录

这事很快传到云老太太那边,云老太太让人传话,“让二姑娘闭门思过,这几天也别出门了。”


云妍气的在房里摔了满屋子的东西,发泄之后就窝在房里,一声不吭,连哭也不曾。


这事最怄火的莫过于陆氏,大女儿生病,她已经够疲惫,哪知二女儿还去打架,最后还被人扇了巴掌,她心里又急又气,偏偏这件事她不占理。


本以为她好不容易摆平老太太,过了两年扬眉吐气的日子,突然被打回原形,那种感觉就像背后压着大石让她喘不过来气。


老太太喜欢宴客,这几年姨太太常过来陪她说话,要么就是找些老太太一起打马,陆氏跟云老太太的矛盾少了很多。可是就这几天,老太太又开始管起她院子的事来。


陆氏想来想去都觉得跟云三丫头恢复有关系。


自从三丫头醒,她就处处碰壁,这可不是好事。


即便三丫头打了她女儿,她这个做娘的也要忍着,不仅要忍着,她这个做娘的还得管着自家难以驯服的女儿。


二姑娘的性子倔强,就是不服软,三丫头打她,倒是有充分正当的理由。陆氏若那个时候责骂三丫头,就变成她不分是非。


陆氏自知这辈子在云府吃亏就是吃在不服软上,偏偏二姑娘这脾气跟她一模一样。


陆氏想管也有心无力,她跟二姑娘水火难容,哪像是母女,跟一对仇人还差不多,说两句贴心话更加不可能。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再有青禾这贱婢,李大夫看过之后,如实相告,说是敏症,还有些风寒,不过并无甚大碍,吃一剂药,明日一早就会恢复。


陆氏即便再厌恶,有老太太的人在身边,她也不得其法。不过在愤怒之后,她逐渐镇定,想到不过是个贱婢,以后有的是机会落在她的手上,这么一想,只留下一个严苛的表情,便大步走了。


云姝带着冰袖回玉棠居。


冰袖原本在大房那边还战战兢兢的,但三姑娘打二姑娘那一下让她彻底明白,三姑娘绝不是软弱可欺的性子。


这两天冰袖都看在眼里,三姑娘待她们温和诚善,丝毫没有骄纵,可如今三姑娘打二姑娘那一下连犹豫都不曾。


冰袖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情,此刻安定无比,再无惶恐。


三姑娘替她讨回公道,她还有什么不满?


她以后一定好好跟着三姑娘。


“今日委屈你了。”冰袖今天替她拦着云二姑娘,云姝看在眼里。


“这是奴婢应该做的。”冰袖回答的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委屈。


云姝看着冰袖脸上的划痕,还是觉得可惜,“还好伤口不深,你放心,过些日子就好,不会留下疤痕的。”


“一点小伤,奴婢没事的。”


云姝点头,“你去屋里收拾收拾。”


看着冰袖离开,绿珠和青禾围上来。


“姑娘,冰袖姐姐怎么了?”青芒问。


“为了替我挡着,被二姑娘抓伤了。”


绿珠听二姑娘又动手,忙道,“姑娘应该带奴婢的,奴婢可以替姑娘挡着,以后姑娘去哪里都带着奴婢吧。”


云姝不是不想带她,而是她缺休息。


“我让你多休息,休息了吗?”云姝反问。


绿珠红了脸,“这个时辰奴婢睡不着。”


“让你夜里别守夜,你总守着,不好好休息,你还年纪小,别伤了身子。”


绿珠自回来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被卖出去那两天也因为惦记她不曾休息好,已经有几晚没睡过整觉了。


云姝担忧,她命相短,难道是因为这一场失眠导致的?


“青芒,你进来。”


云姝进了屋,让青芒把笔墨纸砚备好。


青芒还是头一次研磨,不太会,有些手忙脚乱。


云姝见状,才想到她以前不过是个洒扫小丫头,便上去耐心的教她,一点一点的引导,“慢慢来,不急。磨墨要轻而慢,要保持墨的平正,要在砚上垂直地打圈儿,不要斜磨或直推。磨墨用水,宁少勿多,磨浓了,加水再磨浓。要用清水磨墨,不可用茶或热水。墨要磨得浓淡适中,不要太浓或太淡……”


看青芒逐渐上手,云姝赞她聪明。


青芒憨憨的笑了笑,模样娇憨,“姑娘,奴婢还是笨拙了些,要是冰袖姐姐,肯定能做的更好。”


“你还想偷懒,指着样样事都由冰袖做?”云姝调侃。


“奴婢也要做的。”


“奴婢也想学。”绿珠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很不是滋味,明明她才是跟着姑娘最久的,怎的她们做的事都比她多?


“你呀,就算了,你有武功底子,以后还是贴身保护我,其他的事就交给她们俩。”绿珠是云三姑娘的父亲带回来的,本不应该为奴。如今既然跟着她,她自会善待。


云姝写了两张单子。


“青芒出过府吗?”


青芒摇头,“奴婢进了府不曾出去过。”


难怪青芒这么单纯,原来困于一隅,不曾见过世面。


绿珠怕是也没怎么出去过。


“田嬷嬷人呢?”


“田嬷嬷出去了,奴婢没看的住。”青芒自责道,“奴婢找她回来?”


“不用了,今日时辰也不早了,明日一早你跟田嬷嬷出门,把这单子上的东西买回来。”


青芒应,“是,姑娘。”


“我先教你认字吧。”云姝想,这个小丫头一直连云府都没出过,想来肯定也不识字的。


青芒不敢置信,眼里亮光闪闪,“姑娘,我可以吗?”她这辈子没想过会认识字,姑娘竟然要亲自教她。


“我要买的东西都写在上面,你若是不认识,如何帮我买?”她信任的是青芒,而不是那位田嬷嬷,当然要教会身边的丫头识字。


青芒立刻认真起来,“姑娘,奴婢一定好好学。”


云姝教青芒认识她写的那张单子,都是药草。


“姑娘认识药草耶?”青芒觉得不可思议,面露崇拜。


云姝眼露笑意,“是啊,我还会很多东西,你可要好好学。”


一个安神的方子,一个熬制养颜的药草。


云姝教的时候有一刻的晃神,还以为面对的人是香儿。


看姑娘发怔,青芒惭愧,“姑娘,是不是奴婢太笨了?”


云姝才反应过来,好脾气道,“你是初学,不急的,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