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仙不殊途 > 第37章 香魂陨 4

第37章 香魂陨 4

作者:芮潼 返回目录

青黛抖了抖自己略微有些皱皱巴巴的衣服说道:“沈姐姐,你把我变回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沈漫当即摆手道:“你放心,师父在你身上渡了仙法,有他的仙泽在,无人能察觉到你的真实身份的。


此番我要偷溜出去,你略微有些修为,说不定能帮到我。”


青黛点了点头,沈漫看了一眼门外,见整个院子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看样子是都跟着楚玉珩去了,毕竟碧澜君在,谁不想一睹碧澜君的风采?


整个封府如今竟也是安静的很,沈漫站在游廊的开端,放眼望去看不到头的纯白纱幔,半白灯笼,瞬间心里就觉得很是膈应。


就连一旁的青黛都忍不住道:“这……家主人的爱好也实在是别致。”


沈漫摇了摇头,然后提步拉着青黛一路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封府。


好在,封府虽然结构复杂,可是难不住沈漫有一副好记性。


来时的路,她只需要走一遍便能记得一个大概了。


出了封府,她们便陷入到了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里去了。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沈漫原本想着自己御剑再去渝州看看的。


可是就在她想要出渝州城的时候,却发现一股很浓也很呛鼻子的黑烟竟缓缓将她们两个包围于其中。


那种黑烟越是浓郁,她就越发的呼吸困难。


一旁的青黛早就开始眼冒金星,重新变回了兔子。


直到后来,她甚至还闻到了一股说不太清楚的味道。


那种味道若是仔细想了,就觉得似乎像极了尸体被泡在养鱼的水里时间久了,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直到那种烟的浓度和气味达到了沈漫身体无法承受的程度以后。


她终于是支撑不住,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就在她失去知觉,最后一刻的时候,她还听到了楚玉珩焦急且担忧的唤了一句:“漫儿~”


之后,她便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里去了。


当沈漫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此刻竟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于何地了。


四周围漆黑一片,几乎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待她努力的适应了一下黑暗的环境以后,这才惊奇的发现,在自己的身前,竟然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蜷在那里,全身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保持着一种极其诡异的动作。


四周围依旧还是一片漆黑,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置身何处。


只是此刻却安静的很,就连那个人此刻轻微的呼吸和心跳声,她都可以清晰的听的到。


再说回那人此刻的动作,双腿以一种正常人根本就做不到的幅度蜷缩着。


双臂环在双腿之外,整个人飘在空中,没错,就是飘在空中的。


沈漫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那是一个女孩子。


之所以说那小姑娘此刻的动作很诡异,着实是因为她的那只手。


她那只手竟然多了一根手指头,平常人都只有五根手指,可是她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多了一根手指。


而且那根手指竟然以一种柔韧度极限的状态弯在手背上的。


沈漫愣了愣,着实有些搞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就在这个时候,一丝亮光缓缓的投进她的眼眸。


紧接着一大片亮光照亮了她的四周。


然后,一个长相清秀,五官端正的年轻男子探头看了过来。


沈漫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此刻竟然就身处于一片水井里的。


怪不得她总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下时不时会有一阵凉风吹来。


水井的四周围都被|插满了匕首,那些匕首的刀尖系数对准了她,与其说是对准了她,还不如说是对准了那个小姑娘。


而且那些井壁上的刀尖任她怎么触碰竟然都完全伤不了她。


但她知道只要那个小姑娘稍微一动,就会遍体鳞伤。


这让她心里越发疑惑,心道自己好像只是晕了晕,怎么就把自己送到这样的鬼地方来了?


那男子狞笑着说道:“媚姬,我们又见面了。”


媚姬?是谁?沈漫被问的一头雾水。


后来这才反应过来,那话就是对这小姑娘说的。


那男子见她不说话,竟也不恼怒,只又说道:“你兄长可真够狠心的。


我们关了你十数日,竟真的如此狠心,连来见你一面都不肯。”


那姑娘缓缓抬头,轻启唇畔道:“你休想拿我威胁兄长,你们中原人诡计多端,道貌岸然。


你家主将我们从海外诓骗至此,竟想要让我们做你们炼妖的傀儡?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沈漫在一旁听着那小姑娘说的那一口蹩脚的中原话,当即眉头一皱。


便觉察到了,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正常似的。


这姑娘似乎并不是中原人,听口音竟像极了来自海外的那些行脚商。


良久这才听到那姑娘再次用那种奇怪的口音说道:“你们如此想要让我哥哥为你们所用。


却不知我哥哥与其他炼妖师是不同的。


他从不会害人,至于你们想要的那种东西,我早就说过了,你们找错了人了。


那种可怕的魔尸只有猎妖师能够做得出来,炼妖师是做不出来的。”


那男子却再次轻蔑的笑了起来,随即说道:“是吗?


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确定不听我说完再决定拿什么话来回答我?”


沈漫听了这话,内心竟不由自主的有些担忧了起来。


那男人再次笑了起来,随即将她头上的井盖再次推回了原位。


那男人隔着井盖高声道:“你哥哥昨夜来救你时,不巧被我府里的猎妖师给抓了。


如今……他恐怕已经不是你哥哥了吧?


真想不到,用炼妖师炼出来魔尸……竟这般厉害,哈哈哈……”


沈漫愣了愣,正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个幽怨且空灵的声音道:“看到了吧!


他们都该死。”


沈漫微微皱眉,下意识的问道:“那你……就是那个女孩儿?


我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我在哪里??”


那女子狞笑了两声道:“你在我的记忆里。


你能进我的记忆,想必……和你体内的某个东西有关系,亦或者还有别的原因呢!”


沈漫听了这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