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的钢琴有诈 > 第八十一章 团圆饭,秦键有主意

第八十一章 团圆饭,秦键有主意

作者:巴赫不爱练琴 返回目录

“崩。”


突然,琴箱中一声巨大的闷响,像是被拉伸到极致的金属弦一下崩断。


一时间,房间内每个人的思绪都被打断…


Yin———


琴声嘎然而止,客厅了只剩下嗡鸣的尾音。


秦键停下双手,转身回头,看着沙发上的男人笑道:“爸,琴弦断了,高音F。”


秦刚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随即轻轻的叹了口气,自然下来的表情不复刚才的那般严肃。


“断了就断了吧,这琴也该换了。”


惋惜间不知是在缅怀断了的琴弦,还是在遗憾中断的悲怆三。


“吃饭。”


客厅中的父子并没有再多对话。


特别的演奏,特别的结束。


“吃饭。”


……


一家四口围坐在热腾腾的饭桌旁,有说有笑,画面温馨。


饭间,姐弟之间的融洽更是也让秦刚夫妇觉得颇为意外。


看来还是年轻人之间自己交流问题比较好。


临近考学的这段日子,秦键不但专业上有所突破,如此看来心性也成熟了不少。


这让秦刚夫妇二人自然而然的把功劳都记到了何静头上。


“静静,这杯酒敬你。”秦刚端起酒杯,瞅了一眼边上埋头猛吃的秦键同学,“这个兔崽子以后要是又不老实了,你就给我继续狠狠的收拾他。”说着,一口白酒仰头一闷。


“您放心。”


何静也端起酒杯,话间喝掉了杯中酒。


“静静,你说秦键考哪所学校比较好?”方雪华突然插话道,“你觉得他能考到海市音乐学院吗?”


何静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把目光放到了秦键身上。


“方姨,这个问题得看他自己了,不过只要他想,我觉得国内的一线艺术类院校基本随他挑。”


“咳咳!”


秦键突然咳嗽了两声,“妈,这个问题不着急。”


“你这孩子,怎么能不着急呢?还有一个月你就艺考了,这是咱家目前最大的事情。”


“妈,我姐都这么说了,你得相信你儿子啊。”秦键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话锋一转,“不管去哪儿上学,最后毕业不都是要面临同样的就业问题吗?”


燕京音乐学院毕业又如何?海市音乐学院毕业又如何?


对于一个普通家庭的学艺孩子来说,这条路走到最后,绝大多数还是会回到教育行业当中来。


秦键作为一个圈子里的过来人,对于未来的形式自然把握的很明了。


自己干,总比给人打工强。


“爸,咱家自己开个培训机构吧。”


秦键没在多想,接着说道:“以我姐的专业水平和阅历,在外面也就罢了,但这是在羊城,往远点说,也不过南市,在咱自家门口,凭什么还要给别人打工?”


这趟回来本来也打算找机会和家里摊牌说这件事,秦键的目光根本不在这小小的地界上,但这事还就得从家门口开始,而且必须要有家人的支持。


既然话已出口,接下来至少表明一下自己的想法,以后搞起动作来也方便。


秦键环视了一圈,继续说道:“爸,羊城地界上有点年份的音乐培训学校,我想您比我熟悉的多,不少还都是您的老朋友开的,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


“我知道您的性格,而且咱家日子过的也不差,但我觉得您也为我姐考虑一下,她现在每天除了学校的课,还要跑很多地方很远的地方去…”


“秦键。”何静突然插话打断。


“姐,”秦键手一抬又打断了何静,“一直在培训机构做老师你甘心吗?”


面对秦键的问题,何静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秦键突然停了下来,拿起碗继续吃了起来。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要是以后混不好,回来给我姐打个工,当个钢琴老师也挺好。”


秦键最后的话,又把饭桌上的气氛又盘活了。


“就你精,”方雪华说着拿过秦键的饭碗,“还能吃多少。”


“一碗!”


之后的餐桌上,秦键夫妇乐呵呵的,倒是何静有些沉默。


饭后时间一家人又围在电视前,看了几宗跨年的娱乐节目。


睡觉前,秦键执意在客厅睡沙发床,小卧室留给了何静。


23:14分,秦刚夫妇回房。


客厅里只剩下姐弟俩。


“秦键,今晚有些话你不该说。”何静言语中带着一些责备。


“姐,这事不能拖,艺考结束过完年,我们赶开春就把这事办起来。”秦键并没有接何静的话,“姐,你觉得不靠谱吗?”


“秦键,这个事情并没有你想像中这么简单,即便机构办起来,生源呢?我们从什么地方解决生源问题,况且房租加装修就是一笔不小的投入,资金回笼时间都是问题,你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以你目前的程度,假如几年以后你有出国继续深造的打算呢?这方方面面,哪一块儿不用花钱?”


秦键认真的点了点头,看着何静道,“所以呢?”


“所以这个事情只能以后看情况再说,即使是要做,也得等我再攒两年钱,这钱怎么也不能让秦老师来拿,你懂我的意思吗?”何静看着秦键,比秦键还认真。


秦键何尝不懂,一时间心中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对方已经为自己接下来考虑的如此周密了。


“姐,谢谢你。”


秦键突然说道,然后扑哧一笑,“要不我不上大学了,咱就在家门口开个培训班,我负责去大街上招生,你负责上课怎么样?”


何静没接秦键的话,只是目光渐渐的严肃了起来。


秦键见状连忙起身坐到何静身旁,挽着对方的胳膊,故意吊起嗓子,“哎哎,何静同志,别那么严肃嘛,吓坏未成年了。”


扑哧。


“行了,别贫嘴了,快回屋里睡觉吧,今晚我在客厅睡。”


“姐,我在客厅睡,我想看电视,你快回屋,快快,听话。”


一番争执下,最终何静被秦键推搡到卧室里。


“晚安,姐。”


秦键轻轻的合上了小卧室的门。


另一间大卧室内。


床头夫妻俩,一个拿着酒瓶子,一个拿着养生保健书。


“我觉得儿子说的有点道理,你看老孙,当年你们一起毕业,你看人家现在…”


“咋,羡慕啦?”秦刚看着妻子嘴一咧,并没有接着上句话,“你说也怪,这兔崽子好像一下长大了。”


“羡慕啥,尽说这有的没的。”方雪华说着白了一眼自己的老公,“不过,你说静静这边…”


“其实静静一毕业回来我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那个时候更希望她能考个教编,女孩子进学校不但稳定,而且也不用那么辛苦,可那孩子你也知道,犟。”


秦刚仰头又喝了一口,叹了口气。


“这事,等秦键艺考结束,静静忙完,咱一家人再合计,孩子都大了,有时候也该听听他们的意见想法。”


“反正我给你说,都是咱自己孩子,你自己看着办,赶紧睡觉,明天早点起来给孩子买早餐去。”


“哎,睡睡,等我再喝一口…”



沙发上,秦键翘着二郎腿。


今晚突发的工作进展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至于何静的思想工作,再慢慢做。


关于对方担心的生源问题,秦键心中已有计划,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


剩下的就等比赛结束了。


秦键关掉电视打开了手机企鹅,一遛新年祝福刷刷的冒了出来。


翻了翻,大都是没有诚意的群发。


突然,通讯录上多出了一个红点,就在一瞬。


点开。


【芊芊结申请通过好友验证】


【附加消息:你的网名怎么这么猥琐】


“猥琐?”


“太没品味。”


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