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的钢琴有诈 > 第七章 财务自由的第一个晚自习

第七章 财务自由的第一个晚自习

作者:巴赫不爱练琴 返回目录

待看到对方安全的穿过了马路,秦键才收回目光,走进柜员机。


就在准备插卡时,发现页面停留在余额查询页面。


【*欣欣】


【账户余额:126.4】


“粗心大意,这么着急干什么去?”


取出了吴欣欣的银行卡,秦键将自己的卡插了进去,密码尝试了2次之后才输入正确。


点击余额查询。


“什么情况?”


看着柜员机屏幕上小数点前的五位数,秦键使劲揉了揉眼睛。


一位两位三位四位,五位!!!


“是五位没错。”


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学校离家相对比较远,秦键一个月基本只回一次家,所以每个月1500块钱的生活费是固定的。


加上平时秦键生活开销比较小,一个月还能少存一点,按照12月份这个的时间节点,卡里有两千才是正常的。


可这【27566.34】元是怎么回事?!


秦键觉得自己有点晕,莫非自己是带着存款重生的?


“那也不对啊,如果真是,那卡里应该是有二十多万才对啊。”


秦键再次检查了一下卡号,确定是自己的卡。


难道是家里打的钱?


秦键连忙拿出手机,翻了一下和父母的聊天记录,除了母亲正常的嘘寒问暖和父亲的严厉叮嘱外,并没有什么别的信息指向这莫名多出来的两万五的存款。


秦键再次查看余额,【27566.34】。


看着这组数字,突然间,秦键想到了一种极为荒谬的可能。


搓手拉出面板,面板上的金币数现在正是25443。


“这个金币数量会不会和银行卡已经绑定了?”


咽了咽口水,秦建的小心脏再次不争气的飞了起来,心中快速的计算起来。


【27566-25433=2133】。


如果卡里有2133的余额那就是在正常范围内的,而现在多出来的这25000多的数额刚好和面板上的金币数基本吻合。


这只是某种巧合?


秦键拍了拍胸口,深呼了一口气,但并没什么卵用,心跳依然越跳越快。


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料,那这个游戏的价值就得重新估量了。


追求艺术是没有错,可艺术家也是要吃饭的啊!


因为操作页面已经过了系统规定的时间,银行卡弹了出来。


秦键再次插卡输入密码,点击取款。


【2000】。


一阵刷拉拉的声音过后,薄薄一沓整齐的毛爷爷落在取款处。


两分钟后,秦键打开面板后小心翼翼的看向金币书数量……


“卧-槽!!!”


突然间,秦键觉得双腿一软。


面板上,原本25433的金币数量已经变成了23433,那减少的2000数额,此时不就在自己手里吗?


“这算不算基本的实现财富自由了?”


将吴欣欣的卡和自己的叠在一起放回口袋,秦键走出柜员机。


仿佛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连马路边的汽车尾气都像是散发着斯坦威钢琴的芬芳。


一路轻飘飘的回到食堂,胖子已经吃完了第三个鸡腿。


秦建付了饭钱,也加入了饭局,两大碗米饭风卷残云般一扫扫空,连带着桌上的菜也所剩无几。


看的一旁的胖子目瞪口呆,秦键的饭量他知道,馒头半个,米饭半碗,今天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重生的第一顿饭,秦键吃的很满意,虽然燕京美食遍地,可就是家乡的这口饭,却是连梦里也难得尝一回


不过胖子更为满意,一个pp号换了大半盒烟外加5个鸡腿和一顿丰盛的晚餐,这要是自己再多帮秦键努努力,那……


通往教学楼的路上,两人的心情都显得格外愉悦。


教学楼201大教室内,此时已经散坐着不少同学,秦键进教室后扫了一圈,大部分同学的名字还是叫的出来,除了极个别长相有些生僻的。


201是艺考班最主要的一个教室,平时乐理课,视唱练耳课以及早晚自习都会在这里。


四方的大教室内,靠讲台左侧是一件小三角钢琴。


此时讲台上,一个梳着三七分的油头,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正拿着一本花名册,频频的看着自己手腕上崭新的手表。


吕德胜,学校的教导主任。


随着一阵铃响,吕德胜捏了捏衬衣的领口,cao-着一口公鸭嗓大声道:


“点名!”


......


“陈帆。”


“有。”


“李七叶。”


“来了。”


“刘晨。”


“到,老师。”


…..


“方萍萍。”


“到。”


“赵宇。”


“这呢。”胖子嘟囔着举起了手


一串名字点下来,秦键这下基本把曾经的每一位同学都记起来了。


……


“吴欣欣。”


“吴欣欣?”吕德胜再次叫到吴欣欣的名字,并抬头在教室内环视了一圈,“她人呢?”


“是不是回去找银行卡了?”


秦键心中一紧。


“报告。”就在这时,门口一声清澈甘甜的声音响起,“抱歉,吕老师。”


“进来吧,”吕德胜摆了摆手,“都什么节骨眼了,还迟到。”


“对不起,”站在门口的吴欣欣向着讲台微微一鞠,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只是那一脸着急,任谁都看得出。


“好了,都注意一下,我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哎哎哎,那个李七夜,还看手机!”吕德胜朝着一个戴着眼镜正拿着手机的圆脸男升吼道,”成天就知道玩手机,琴拉的和屎一样,你对得起你那几万块钱的乐器吗?”


噗,噗噗……


不知道哪位女同学没有捂住嘴,接着台下集体哄笑。


“安静!!!”吕德胜用手连拍了几下桌子之后,班里才静下来。


吕德胜再次捏了捏衣领:“明天下午,我们要在演播厅举行一次艺考前的专业模拟考试。”


“考试,明天下午考试?”


“专业考试?不是前段时间刚月考结束吗?”


刚安静下来的教室讲再次炸开锅。


“都听我说!”吕主任急了,连带着有点破音。


台下又是一阵噗噗的笑声。


“明天的考试,南市艺术学院的林院长会来当评委,所以这次考试的分量你们自己掂量掂量。”


“林院长?”


“林家辉?”


“是那个老院长吗?”


“哇,林老爷子要来当评委?!”


“行了,有事下去讨论。”吕德胜皱了皱眉头,“晚自习现在开始,老规矩不许玩手机,不许交头接耳。”


吕主任话音刚落,大家就都开始窃窃私语的讨论起明天下午的考试。


对于绝大多数的考生来说,林家辉这样的大人物,日常生活中基本上是见不到的,明天不但能见着活的,而且还给自己当评委,这要是被他老人家看上了,那之后艺考这点小事就显得不重要了


“键哥,你怎么看?”


胖子也小声的凑到秦键耳边问道。


秦键看着讲台上吕德胜闪光的门牙,思索了片刻:


“考试,考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