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千年之宿怨 > 五十七章大雪

五十七章大雪

作者:东门清风 返回目录

琼梳及慕容天水的结界直奔山峰而来,临近山巅,由于笼罩着山巅的剑气结界威势过于强大,他们根本无法靠近,结界去势一滞,顿觉身后一股不见其形的威势迅猛迫近,两人警觉之下,霍然转身,果见桢南的结界一闪而至,抬手便是一剑携风砍来。


琼梳,慕容天水面色具是一凝,紧接着,寒光一闪,两人几乎同时出手。剑芒交错间,桢南冷笑,眼中尽是不屑……


与玉龙交锋之际,上官白夜闻到了血腥味,不由侧头朝着血腥来源的方向斜斜一瞥,用眼角的余光斜斜瞥见,山外黑雾掩映间木枝如箭矢般分别自琼梳以及那少年的脊心穿出,木枝又不断的朝着上空生长将他们的身体支在半空。


上官白夜不禁微一戚眉,下一刻,结界外飓风横蹿,一股悚然冷冽的剑气正面袭来,巨大的剑击之力将她的结界远远震飞。


结界以然被攻破。


上官白夜足尖轻轻点地,手掌有形无质的寒刃斜垂于地,剑锋磕在地面。她握剑的手微不可见的颤抖着,心脏碎裂的痛觉顺着每一条脉络遍布全身。被贯以上官之姓,生来便被“浮生咒印”所束缚着的身体,果然不容许过度动用武力。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迫切的率先出手欲先发制人,每一招都拼尽全力,力求速战速决。


“你是上官家的人?”玉龙踏步上前,剑锋垂划于地面。足下寸瓦皆无,就连尘土也比原来削矮了三尺。


“上官家的人,竟然还没有死绝?!”她眼里满目煞气,看向上官白夜的眼神不知道究竟是有多深怨多深的恨?!


上官白夜抬眸,目光冷漠。“我上官一脉苟延残喘至今,为的就是这一天。”说出来的话,嚼字的力度很重,咬牙切齿。“所以,你必须死!”


“无知后辈,口气不小。”她走得这样缓慢,却自有一股逼人的气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山腰,琼梳握剑的右臂抬起,手腕立即被横穿过自己胸口的木枝抽出来的枝桠刺穿,握剑的手手指一松,手中的寒刃便自行脱手而去。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紧接着,一剑光寒,将横在半空的木枝一剑削断。被剑芒削的断的木枝迅速回抽,缩回结界,化成手臂。琼梳,慕容天水得以挣脱桎梏,闪身后退,凌空一个旋身足尖在木叶上一点立在坡岭一株枫木顶端。


桢南冷眼目视一切,仍旧冷笑。


琼梳的心口被木枝穿出来一个很大的窟窿,空空洞洞的,从洞口可以直接望穿她后背,显得格外狰狞可怖,却无半滴鲜血流出来。那张一貫异常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似全然感觉不到疼痛。手掌一伸,剑刃已落回手中。。


然而比起琼梳,慕容天水看起来明显吃力得多,到底是血肉之躯。少年原来冷峻的脸上浮出病态的苍白,额际渗出细微的薄汗。横穿过身体的木枝被逼出体内,鲜血便自貫穿的洞穴里涌注出来,碧血浸袍,湿了鞋袜。血线不断自袍摆滴落到木叶和枝桠上,枫木似闻到了血腥味迅速抽长着枝条寻着血腥从四面缠缚而来。慕容天水大惊!一惊之下,立即闪身腾空而起。脚下枫木枝桠朝着上空迅猛伸长出来如同万千毒蛇追涌而至。所幸不远处的琼梳张出一轮结界一闪而至将其吸附入结界,随手一剑斜斜下削,将紧追缠缚而来的枝桠尽数削落。


下一刻,坡上,坡岭的枫木像是受到了某种强大力量的召唤,及尽巅狂的朝着上空伸出枝桠,粗壮的树根不断的自泥土的爆出,随着一陣山石滚落之声,整座山峰都在摇晃。


忽然间,空气在一瞬间变得冰冷,一股无形的寒意从四面八方牢笼而来,顷刻之间将大地冰冻三尺。不断朝着上空伸长的枫木尽数被厚实的寒冰冻结,冰封。


眼见琼梳的结界贴着山坡向南远远横划出去,桢南做势欲追,顿觉左侧某股力量无声迫近,警觉之下,立即侧头,入眼便是一道寒光以着惊人的速度直射而来,笔直穿破结界,刺入进来,桢南出于本能的抬手一握,触手冰凉,竟是一道冰棱!


冰锋在距离心脏不过一寸处顿住。


真是好险!


此刻桢南已无心思去追击琼梳。毕竟在忘川河上即便是赫连一甄的“诛灵剑”都未能轻易穿破他的结界,他实在想不出来究竟会是什么人竟具备这样的实力?!


他随手一振便将手中的冰棱从高空上振了下去。目光似透着极强的力道朝着冰棱的来外望去,天空黑云滚滚,云卷云舒,大片大片的雪花旋转着飘落下来漫天飞雪,触目所及,皆是一片银白。


桢南微不可见的戚了下眉,随既扭头朝东面望一眼,整座山峦,枫木皆被寒冰封住,唯有巅锋那二人所立之处寒冰似有所畏惧不敢入侵,飞雪避不落其身上。


玉龙足下一顿。感觉到身后无声迫近冰冷的气息,微微侧身,用眼角的余光斜斜瞥见,那人立在飞雪间,三尺银丝和衣袂被寒风吹得向前微微卷起。


上官白夜目光越过玉龙瞧见来人,果然,正是白灵山的雪神。


雪神原本陪同辛城一道离开灵山前往桑海去寻找上官秋也,不料在东行途中,察觉到一股及尽扭曲惊人的邪气迅速南下,便一路追来。到了南边便又闻得一声龙啸,同行的辛城徒然吐出一口血来,她身上原本用白龙之血强行压制住的“浮生咒印”立即生长出新的血脉,迅速遍布掌心,开枝散叶到每一根手指。看到她抬手按压住心口,身体痛到痉挛,手指收拢用力攥紧自己的衣襟,跪伏于地,雪神便想到了已经死去的花无,徒然感到心酸。


于是她让同行的白灵护着辛城留在原处等她,她只身一人从千里之外追来此地。


她看着眼前的玉龙,目光冰冷。正好玉龙余光斜斜瞥过来,两人目光交汇,周遭冰冷的空气迅速凝固。


未有一言半字。


寒光一闪,剑走偏锋,雪神率先出手,上官白夜司机而动……


与此同时,山脚下,金镜对战邪灵剑势完全被邪灵压制,大有败北之势。她虽为镜灵,拥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能力,然而力敌邪灵却是相当的吃力,只因邪灵一旦脱离桢南神木的压制,他本身体内的邪煞之气便会暴涨,在接连承受邪灵至邪至煞霸道的剑击之下终究不堪负重,结界被最终被邪灵剑气正面击破,连同身体被削成两半。下一刻,被削成两半的身体忽又化做无数金芒被寒风卷上半空再度凝聚成人形,落立于湖面,脚下三尺寒冰瞬间决裂。


邪灵持剑追击而下,落在其身前,双眼赤红,满目煞气。他视线穿透飞雪盯着金镜,说出来的话亦如这突变的天气一样不带一丝温度“告诉我南宫在哪,你们所有人都可以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