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千年之宿怨 > 第五十六章玉龙

第五十六章玉龙

作者:东门清风 返回目录

黑云翻滚着迅速朝一处聚拢,天地之间笼罩着一股悚然的肃杀之气。


金镜与邪灵对峙,率先出手,企图先发至人,速战速决。然而在她出手的一瞬间,慕容天水,琼梳,上官白夜三人伺机而动,顿时,一股无形的威势骤然下压,四道金芒几乎同时闪起,闪电般朝着一出击落。邪灵手握三尺寒锋翻掌一剑横扫,剑气自寒锋间咆哮而出,天地间飓风横蹿……


于此同时,桢南手掌一握,一柄寒光四射的剑刃以在手中。紧接着寒光一闪,反手一剑斜斜向上挥出,黑雾掩映间,剑芒交错,将上官白夜远远的震击出去。


而另一边,金镜,琼梳,慕容天水,三人连手来攻,竟被邪灵惊人的剑气齐齐震飞出去。在承受巨大的剑击之力邪灵的结界贴着枫木的枝叶横划出去远远的滞在半空。


上官白夜的结界亦是一滞,与桢南的结界保持着适当的间距,离得不远亦不会太近。


桢南以自结界中转身与邪灵背对背而立。他深深的看了上官白夜一眼,随即视线缓缓下移,落在她手中有形无质的剑刃上。


这时,金镜,琼梳,慕容天水,三人去而复反以乘着结界持剑追击而至,而且速度极快。


“先发至人,想要速战速决?”邪灵冷笑。紧接着,寒光一闪,三尺寒锋破空一划,携浪惊天,邪灵又以出手。


“这个人交给我。”金忽然说道,说话之间手中金芒翻掌一剑横扫,一线金芒灵光大亮……


就在金镜开口的一瞬间,慕容天水,琼梳二人结界去势忽然一滞,齐齐后退。


下一刻,飓风横蹿水面,湖水被无形的力量朝两边撕扯出一道巨大的口子,仿佛可以看见湖底,两岸水流惊涛拍浪,水漫山腰。邪灵的结界往后稍退了退,遥遥隔着湖面与金镜半空对峙。


邪灵的结界一动,上官白夜的结界便稍往后退了退,并未拉近或者拉开两者之间的间距。


桢南的视线在她手中的剑刃上停顿片刻,而后又缓缓上移落回到她脸上,目光徒然一沉,眼里颇有深意。


“这便是你的目的?”这时金镜的声音忽然清晰的传入所有人耳中。


“从一开始便是冲着玉龙而来。”金镜面露愠色,目光似乎透着极强的力道横穿半个湖面射过来,盯在邪灵脸上。


“我很想看看被赫连一甄封印在此的究竟是什么?若能助其破印而出,对付赫连一甄,于我似乎并无害处。”邪灵缓声说道。


在枫林外,他便感觉到了来自异界的某种若有似无黑暗的力量正在召唤他,尽管那气息被某种强大洁净的力量压制住非常微弱,亦难逃得过他的灵识。于是他一入枫林便释放出大量邪煞之气寻着那一丝微弱的同类的气息涌去。


天空滚滚黑云不断的朝着一处聚拢,在山巅形成一眼巨大的黑气旋涡。


忽然,一股无形的威压骤然下压,压在众人头顶。紧接着便闻得一声龙啸响切云霄,似有万千怨戾之气,惊得所有人心中一寒,震得周遭山峦剧烈摇晃,湖水惊涛拍浪,水漫山腰。


众人大惊!齐齐寻声望去,只见那黑气聚拢之处,山峰之巅,建筑物“轰然”炸裂,一盘然巨物以冲开封印破土而出。巨大的身影于黑云间盘旋一圈,迅猛而下,幻化出人形,落立于残垣断瓦之间。


空气里尽是粘稠的黑雾,阳光根本照不进来。黑雾掩映间只能隐约看到一道模糊的暗影,可那人浑身散发出来的那股邪煞之气,惊人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而来。


即使远观也不禁叫人脊背一寒。


玉龙自黑雾中垂眸扫视一眼,颇有睥睨众生,俯瞰天下之势。


忽然,上官白夜的结界以着惊人的速度越过桢南、邪灵、金镜等五人,直奔玉龙所在的山峰而来。其间金镜闪身欲要阻拦,指尖只是将将擦过了她的衣料。


“上官……”对于金镜的劝阻上官白夜置若罔闻,结界一闪而至,紧接着,手腕一转,手中寒刃翻掌一剑横扫,一线银光大亮,携起一股绝非寻常的洁净之气,颇有拨云见日之势!剑锋迫近,洁净的光芒应照在那人脸上,那人和眉眼薄唇尽是黑色的,就连那眉眼间仅只属于妖的印记也都是黑色的!看上去及尽妖艳而邪魅。


玉龙抬眸,满目煞气。抬手一握,一道寒刃在手,紧接着手腕一转,随手一挥,飓风自寒刃间咆哮而出……顿时,一股另人毛骨悚然的森寒冷冽的肃杀之气瞬间笼罩天地之间……


“好强!从一开始就觉得那个女人身手不凡,没想到他竟然强到这种程度。”桢南转身,远远观望一交锋便打得势均力敌的两人不禁开口赞道“被困忘川九百年间,仙门百家中的确已有不少人崛起。”


邪灵扭头看了桢南一眼,随即扭头,抬了抬下颚,望向远处,嗤笑一声“什么仙门百家,我到是觉得那两个人到更像是杀戮之神。”末了又道“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话音未落,金镜目光利箭般射了过来。


邪灵感觉到,冷冷回视。


“这里交给我。”金镜忽然说道。她没有去看身边的琼梳及慕容天水。然而二人闻言立即会意,齐齐转身,两轮结界依次划出,直奔上官白夜和玉龙所在之地而去……


至此,金镜一人,一剑,与邪灵对峙,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呵”桢南侧头看向身边的邪灵“她这是要与你拼命。”


“她是镜灵,力量不可小觑。”邪灵目光与金镜对峙,薄唇轻启,话却是对桢南说的。“这次,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