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末世之皇者天下 > 再遇莫夜

再遇莫夜

作者:三千龙龙 返回目录

七月中旬霍而丹尼城莫家地牢,地牢之中之中略显狼狈的秦落衣躺在地上休息,虽说是休息但是却不敢真正的松懈神经,绷紧神经的他就过了无数个日夜对抗莫家,再一次逃往之中被捕,被捕之后便被人抓了进来,他已经被人抓近来已有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里他曾无数次想要逃离,可是帮助他的那根巨大的链条却让他无力


他链条是天山寒铁所致,拥有冻结灵气的功能,就算是九星圣君要是被锁住也不可能轻易逃脱,被巨大锁链帮住的他双手与双脚之上在一没了知觉,就算是将他现在放下他也无法爬出去


而在被绑住的时候只有过那么一次莫念来看过他,那是在他精神就要崩溃的时候莫念偷偷地从被看守的房间里出来,而看到莫念出现他便知道了默念真的没有事情,那报仇的心情也全然消失,莫念想要帮助秦落衣逃走,可就在帮助他解开枷锁的时候莫金刀便出现用这根本不将它看作自己的女儿的样子将其粗鲁的带走


这让秦落衣十分愤怒的说道“他怎么说也是你女儿,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他,你还是一个父亲吗”疯狂嘶吼的秦落衣的话根本没有改变莫金刀


就在这一天莫狼出现告诉了他一件事情,他说“莫念便要在这一天嫁给凌家公子,东北大陆大部分的实力都会前来,并且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都来到”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秦落衣用着充满血丝的双眼怒斥这莫狼“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还可以逃走将他救走”


莫狼也直接坐在了地上,借着不太亮的灯光看着秦落衣那疯狂的样子说道“别傻了,如果我早点告诉你,并且放了你,你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去送死”


那无神的眼神出现在了秦落衣的眼睛里,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垂着头傻笑着,心想“是呀没有错,现在的我出去不就等于送死吗”


看到他那个样子莫狼也不能所说么,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家族的地位那么重要,这几日每天都看到莫念小姐以泪洗面,而他却只能在外面不能做任何事情,看着秦落衣的样子莫狼也只能叹息


瘫在地上的秦落衣此时显得那么无助,脑海中浮现一个个片段都是自己与莫念的笑容,她笑的是那么可爱,那么甜,可看着着一幕幕的笑容,云天河的心却是越来越痛,痛到无法形容


时间一点一滴的走过,秦落衣的泪水也缓缓的流了下来,听着外面的喧闹秦落衣仰着头十分无助的说道“到此……为止……了,哈哈……哈哈”秦落衣的傻笑声传遍了整个地牢显得那么悲伤与凄凉


“难道你就认为这就结束了吗,如果那样的话那算我看错你了”一个响彻地牢的声音传出,声音传出后莫狼便拿起了武器警惕的看着那条漆黑的通道,这里是莫家的地牢能进来不会是一般人,那人走了半天透过微弱的火光看清了那张脸后松了松并进的神经说道“原来是你呀”


…………


云天河一身黑色素衣原本想要潜入莫家,但看到这莫家正在张灯结彩的准备婚礼,便十分大方的进入了莫家,当然肯定是易容一下,在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玉面蚕丝皮放在了自己的脸上,将那长脸细微的缝合改变


脸上凉冰冰的感觉穿戴皮肤上,并伴随着一丝丝疼痛细微的改变这皮肤,随手拿出一个镜子后看着里面那个根本不是自己的脸笑了笑,那完全是一张壮汉的脸用令其将自己变的略微的胖一些后把身上的衣服一个袖子死掉漏出一股野性美,大笑一声后将心魔剑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莫家


他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根本没有人会去管,因为像他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当然这其中还有不少漫妖宫的杀手,当云天河与一人擦肩而过后那人却感觉到有一股熟悉的感觉,想要用神识探测的时候却发现云天河早已经消失没影了,淡淡的摇了摇头也不再管去做自己的事情


云天河熟悉的穿梭在莫家的各出很快的便来到了位于莫念的房间,不过当云天河到房间前却发现明处暗处有不下三十个三星圣王,这让云天河十分惊讶暗想莫金刀不是人,莫念是他亲生女儿却这样对待他


当然他现在也有点后悔没有让夜昭雪跟着自己行动了,在进门之前曾与夜昭雪分工自己找莫念与秦落衣,而他找好退路,如果夜昭雪在这里那么以他圣君实力对付这三十个圣王十分简单,而自己想要对付这三十个圣王很难


在黑色的衬托下云天河恢复了原来的摸样,黑色的魔气在皮肤上出现一层薄薄的一层薄膜,在这黑夜衬托下显得想要被发现更加困难,手上出现了一个发着寒光的匕首,微微一笑后拿出了一个玉瓶并向那只匕首滴了两滴晶莹的水珠,而这水珠不是别的正式从之前那个以及之中拿出来的毒姣的毒液,而这个毒液的作用吧……云天河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邪恶对着暗处的一个人迅速跃起


伸展游龙九凤步的云天河很快的便划破四五个人的皮肤,划破之后云天河再一次迅速离开回到房顶之上,不知为什么他施展游龙九凤步越来越熟练而这个原因他始终没有明白,看着被直接刺破皮肤的那几个人突然出现的红晕奇怪的看着身旁的人时,他便知道了毒姣的毒液发作了


那四个人突然想着身旁的男子扑去并用以最快的速度将对方的衣服扯碎,其他的人看着场面十分想笑不过在门前的那个面前却不能笑出声,连忙上前阻止男子的胡作非为,只是那四个男子像是发情的野兽一样根本拦不住,直接将拦住他们的人翻身一压便脱了上身,吓的那几个人连滚带爬的逃走


门前的那人冷漠的看着这几个人的胡闹的拿出了长剑用力一刺便将那四个发情的猛兽刺死手阴深深的说道“小子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并看着趴在房定之上云天河,长剑指着他死死的盯着


云天河暗叹道此人的眼里十分了得,竟然能清楚的发现自己的行踪,他原本想在混乱之际将剩下的那几个人全部杀掉,可没想到这男子竟然这么冰冷,对着自己的同伴直接杀掉


看着那名男子的眼神起身站起后说道“阁下的眼力不错只是有时候这样的眼力会死人的”既然被人发现了云天河便不想再躲藏了,如果不能潜入的话只有硬拼只不过现在的他却并不可硬拼,手中的匕首向着男子一丢后在男子躲避那柄匕首的时候化作黑影消失在夜空


男子没想到他竟然在自己眼皮下逃跑便立刻命令其他人去寻找,并有再一次曾加这莫念房前的守卫,低声看着云天河离去的背影说道“此人是谁,竟然敢闯这场婚礼”随然这场婚礼时政治关系,但是身为东北两大势力如果联合起来倒是不小的实力,这样的场景竟然会有人劫婚这让他有些惊讶


逃离了那个现场的云天河便开始找管秦落衣的地方,但找来找去却并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管人,云天河也是无奈只好抓了一个人逼问关人的地方,可他们这种下人怎么会知道管人的地方呢,没有办法云天河只好一个手刀将其打昏用神识去探测秦落衣


探测半天并没有任何发现的他将神识收回的时候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气息,下意识的掏出了心魔剑放在了那人的勃颈之上,月光洒过云天河看清楚那张脸后说道“原来是你呀,你怎么在这里”此人正是莫念的姐姐莫夜因为不想去奉承那群大少爷的莫夜很早便离开了那个客厅,四下散步的他却发现了云天河正在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什么,便站在她的身旁准备吓吓他,可就这样站了有半个小时云天河还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便想要倚在一旁,可却没想到云天河突然就是一剑吓的她小脸苍白


又听到云天河的话十分想笑,挺起了胸膛说道“这里好像是我家吧,我出现在这里不可以吗,倒是你,你跑到这里干什么”


“你们请我来的”对这个女人云天河不想有过多的过节,便随便给了一个答复便要走


莫夜对这个回答十分不满意,看着就要离开的云天河伸出洁白的手臂挡在了前面说道“怎么可能你之前闯我们莫家怎么可能会请你”一步一步向前靠近的莫夜用手指着云天河“你到底来这干什么如果不说的话,嗯,那我就告诉爷爷去”


蹦蹦跳跳走出了很远的莫夜被云天河一下子拉了回来,两个人进的能让云天河清楚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香气,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说道“我来救人”


四目相对让莫夜也不由得脸红起来,再加上两个人的距离实在是太紧了使莫也根本不没有听清云天河的话只是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后呆呆的站在原地


就在这时夜昭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看着云天了两个人的聚拢开着玩笑的说道“我是不是来早了”以为云天河与莫夜有什么的夜昭雪看着两个人很久久到他都已经厌烦才会开着玩笑说着


这时候莫夜便推开了云天河红着脸跑了出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没有太多感触的云天河说道“怎么了你找到关人的地方了”


“嗯”夜昭雪耸了耸肩说道,找人很简单更何况是对她这样一个灵阵师来说,原本就对机关需要一定研究的灵阵师找一个管人得放不算太难,看着云天河微微点头示意便带着云天河如鬼魅一样穿梭在这个地方


来到一个房间后关紧大门指着身旁的大理石桌子说道“就在这下面”他的话音刚落云天河便用神识去探测果然是别有洞天,下面的空间有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看着夜昭雪说道“怎么下去”


看着那个奇怪的桌子上的东西,他知道肯定有一些机关


只见夜昭雪轻轻挪动桌子上的烛台后齿轮转动的声音传出后,那个桌子便开始慢慢移动出现了一个楼梯,夜昭雪蹲在洞口便用手示意到“就这样进不就好了”


云天河走在那阴森而黑暗的长廊里,这里长年看不见阳光云天河只能拼着微弱的烛火前进,长廊的尽头是一扇很宽大的门,推开门后便看到了一个个牢房,只是里面并没有人类只有生活在黑暗之中的动物


看着望不到头的长廊云天河想笑,这莫家也许是太过于自大了这里都没有人守卫真的不怕云天河这样的贼进来,不过当然不是没有守卫,而是因为今天的婚礼全部被调了出去所以这里才显得那么空旷


不断向黑暗走去的云天河听着秦落衣的声音大笑“看来也许我不应该来救你的”一步一步走到秦落衣的面前看着他虚弱的样子,他不明白以他的身手怎么会被抓住,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他马上就能出来了,看着一旁的莫狼说道“你要拦我吗”


“不”


“为什么”


“因为不想有悲伤,我只希望你就这样离开”


“你知道这不可能的”


“嗯,我知道所以……”一刀将自己的手臂削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不会与云天河战斗,但是就这样放他们走是不可能会让人相信,所以做出了一个很重决定,将手削下来之后将钥匙丢给云天河便对自己胸膛就是一掌,大口涌着鲜血已在一旁看着云天河“放莫家一条生路”


结果钥匙的云天河没有说话,将牢房的门打开后揭开那个枷锁带着秦落衣头也不回的立开,他知道莫狼这样做是为了自己


背起秦落衣走出门,他身后的夜昭雪终于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他会那样做”


云天河没说话只是将秦落衣放下后托付给夜昭雪,自己则是拿着心魔剑冲在了前面,用力挥洒着心中的那股恨意,如果莫狼真的拿刀对着自己,就算杀了自己他也不会怪他的,可他那样自残确实云天河最不想看到的,手起刀落之间莫家便尸横遍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