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狼主不乖:财迷十三妾 > 第73章

第73章

作者:轻尘如风 返回目录

花破茧越来越觉得怪异,怎么都觉得不对。这个男人,看似越过平静,就越是恐怖啊。


她眼波一转,随即附和阎星魂道:“是啊,我好像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我先走了。至于那一千两黄金,我敢日再来拿好了。”虽然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但是她总是若有似无地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思绪。本能的危险,令她理智地退避了。


她起身飞速,眼睛瞄向冷月居大门,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但是阎星魂却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他眉峰拢起,淡淡的愁,氤氲他深邃幽冷的黑玉子眸。


“十三,你好像真的病了,病得还不轻呢。”他摊开她的掌心,探着她手心上温热的细汗。“你看你,直冒虚汗呢,是不是那天的伤口复发了,让本尊来替你看一看伤处如何?”随手,他用力一扯花破茧右肩处的衣袖。


呲——


衣袖扯裂,露出她皓雪晶莹的玉臂。那已经结成伤疤的伤口处,已经有淡淡的粉嫩新肤长出来,更换了旧时的玉肤。


他探手伤处,深邃的眼眸,莹光点点。“十三,你的伤口按理说早该痊愈了,怎么还有伤痕留下呢,是不是你这个女人不乖啊,没有听从本尊的嘱咐,好好地敷药呢?”他不顾花破茧的抵抗,将他固定在他的双膝上坐好,单手牢牢地困住她的身。“来,本尊来给你换药,不会疼的,放心。”他轻柔地拍了拍花破茧的脸颊,口吻十分温柔。“要记得,女人要是留了疤痕就难看了。要知道,本尊还是比较喜欢宛若美玉剔透的十三。”


花破茧心烦意乱地坐在他的双膝上,她不喜欢眼前这种氛围,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感觉心头乱糟糟的,还有一丝丝的慌张,一丝丝的紧张。


当下她挣扎着推开阎星魂,想要跑出冷月居。那眼尖的阎星魂怎肯放过她,但见他双手如铁夹子一样紧紧地将她困在他的怀抱中,不让她有任何的机会逃脱。


“喂,冷面男,敷药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成了,让我的侍女腊梅来也成,就不用劳烦你了。”花破茧她急急地推脱着。


阎星魂却柔悦淡笑道:“女人,本尊不太相信你会按时敷药的,而且你在担心什么,本尊心里很明白的。你放心,我会很温柔地对你的,不会扯到你的伤口的。”他取出玉瓶,修长的玉指沾上晶莹芳香的药水,指腹轻柔在她右肩的伤口处。


他的指力用劲确实很温柔,温柔得花破茧快要抓狂了。这个家伙,分明就是在吃她豆腐,他的手指没有半分力道,轻柔若羽毛一样地对着她的伤口处划着不成型的图案。


那种痒痒的,麻麻的感觉,令她心中一悸。一团火焰,突从她的胸口跃出,直窜她的脑门。她的脸颊,犹如朝霞印染般地迅速飞红,直到她的脖子后。


“十三啊。”阎星魂黝黑的眼瞳盯着她绯红的脸颊,隐隐的火光,在深处跳跃着。他故意贴近她的耳根旁,轻轻吐气道:“本尊没说错吧,本尊敷药一点也不会令十三不舒服的。”热热的气息,有意无意地吹拂着她的脸颊,他完美的薄唇在她脸部线条突然紧绷的一瞬间,蜻蜓点水地擦过她的耳垂。


花破茧顿时眼瞳瞪得老大,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火焰飞速上升。


她坐立难安,暗暗咬牙着。这个冷面男情绪隐忍到现在才开始转向了,这个家伙分明就是想要慢慢地折磨她,一点一滴地吞噬到她的耐心,搅乱她平静的心情。


她就说吗,他哪有那么好的善心,突然那么大方,答应得那么爽快,要给她一千两黄金,其实这压根就是这个家伙使得缓兵之计,他明摆着是设她入局。而该死的她,到现在才发现他的用意,她真是太愚蠢了。


想到这里,花破茧是又羞又恼,她愤愤地盯着他冷峻绝美的侧脸。


“怎么了?是不是药水发挥作用,刺激到你的伤口了。”阎星魂担忧地望着她,那眼神深邃而迷人。


花破茧看得一阵恍惚。忽然,她察觉到伤口处,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不由地,她低眸望去,顿时瞳孔放大,她惊愕地盯着阎星魂。


这个该死的冷面男,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他的唇瓣竟然在勾画她的伤口,那火热的气息,令她眸色震开,水波泛动千层浪花。她身体不安地扭动着,双手狠狠地推开他的头。


奈何她的力气用在阎星魂身上,好比是一个拳头打进了棉花团中,毫不起作用。他的唇亲在她的伤口处,越来越轻柔了。


而她,则若千万只蚂蚁爬过她的身体,难受得要命。她感觉得到,此刻她的身体如火一样地滚烫,不用看,也知道她的肤色全部红成一片了。


她知道再这么下去,她会瘫倒在他的怀抱中的,而她不想被他看见这样的她,所以趁着她脑袋还保持清醒的时候,她要先发制人,主动出击。


当下她隔开他那惹得她心头麻麻的手,她双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将他拉了下来,火热的唇瓣紧紧地贴上他完美的薄唇。


她要化被动为主动,坚决不让这个男人占据上风。


一个热吻结束,她眉眼盈盈地笑看着阎星魂,手指点上他的薄唇,眼波里媚丝流转。“冷面男,你那么想要我的话,早说吗?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呢。我还以为你喜欢那些风情万种的女人,想不到你喜欢吃我这颗小青菜,呵呵——”她轻轻一笑。“既然如此,看在你那么想要我份上,那么喜欢我的份上,那么,我就成全你了。今晚,我就可以真正成为你的人了。”她神情自若,探向腰间,解开那莹玉束带。


接着是她月牙长袍,无声地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她的中衣,随着她指尖的轻轻解开,随后飘然地静躺在地面上。


她面上含笑着,步履轻盈,似飞舞的蝴蝶,围绕在他的周围。那莹润剔透的玉肌,泛着月光的美丽,呈现在阎星魂幽沉的黑玉子瞳中。


她眼波如媚,笑意盈盈,她美丽的手,朝着阎星魂伸过来。


“男人,今晚,可否邀你一同共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