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是亲生的~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是亲生的~

作者:凛冬已至1 返回目录

周氏虽然跟着魏梓学了一段时间,简单的文字已经认识了。


就连成语也能用上几个。


但是安慰人的话,还是安慰苏渠山,就有些说安慰不出来。


在她看来,不过就是这点儿事儿,娘不是亲的就不是亲的了,毕竟已经人过中年了,孩子跟妻子是亲的就好了,得为自己的小家负责呢!


不能总是想着老娘跟兄弟。


孝敬人是本分是应该的。


但是……


得有一些分寸。


所以……


安慰是不可能安慰的,顶多就是多抱一会儿了。


如果苏渠山不能自己整理好心情,她就不管这个男人了,一次次的让人失望,绝望,再给希望,再次失望……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烦的慌!




苏莲儿走到三楼,看一眼苏沫儿说道:“事儿已经办好了,堂姐还有交代吗?”


“应该没了吧!”


苏沫儿想了想说道:“注意那边的人,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儿,提前说一下。”


“可以。”


苏莲儿应了一声。


转身离开。


转身的一瞬间,看见苏沫儿的房间里似乎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


男人!


藏着男人!


苏莲儿伸手在自己的胸膛上拍了几下。


…… 她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画面了。


肯定是假的,没有看见的。


苏莲儿晕晕乎乎的走出了苏家。


苏沫儿走回房间,看一眼站在窗边上的容珂,笑了I一下说道:“你什么时候回京?”


“快了。”


容珂话落问道:“你要不要去京城?”


“还不到时间。”


京城是必须得去的。


但是……


得等这边的事儿完全解决了。


苏渠山不是赵氏的儿子。


那边肯定会弄出什么幺蛾子的。


苏棠还在念书,县里的医馆刚稳定下来,家里现在才只养了鸡鸭饿,牛羊跟猪都还没有开始养。


作为一个穿越到古代农家的村姑。


如果不发展一下养殖业,似乎对不住自己穿越一遭。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作。


不能继续发懒了。


虽然春困秋乏。


不过,人生短短几十年,人死之后大可以永远安眠。


给自己打气鼓励之后,苏沫儿安心睡觉去了


又不是高考,没有必要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上辈子当兽医,从早忙到晚上,后世节奏太快,稍稍不努力就会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所以只能跟一个陀螺一样转动转动,不停的转动。


苏沫儿睡觉的时候,容珂坐在旁边。


瞧着小姑娘睡觉的面容。


心里就被填满了。


人生似乎也没有那么空虚了。


更不想死的太早了


有些具有危险的计划得改一下。


日后得努力过活久一点,毕竟要比小姑娘大了接近十岁了。


容珂想着这些又去处理京城送过来的公函


解决之后让暗卫送到京城里。



大房院子里,滴滴答答羞羞答答,迎接新娘的王公子终于出现了。


苏衡见过这位王公子。


微微拱手,以后……


苏渠芙嫁过去,这位王公子就是小姑父了。


年纪比他只大那么几岁,苏衡心里多了几分违和。


不过,这种日子自然不能表露出来。


王公子带着迎亲的队伍离开,苏家恢复安静。


苏衡站在门口……


因为属相原因不能跟上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王姓公子回头一下。


对着苏衡露出一个笑容。


苏衡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哥,你是不是冷了,秋天了树上的枣儿都快掉了,你出门的时候要穿厚一点儿,不要因为什么风度之类的东西,就不穿衣服。”苏青柠把衣服皮在苏衡身上。


苏衡点点头,俩个人一起往家里走去。


至于送亲的队伍,越走越远。


新娘轿子里的苏渠芙撩开盖头。


将一个册子打开。


看见册子上的画像,脸瞬间就红了。


这……


这个!


原来是这样!


之前在家里的时候看见过大哥跟大嫂这样,那个时候都没有穿衣服。


还有在破庙的时候,也见过……


只是当时没有人告诉她这些是就是晚上应该做的事儿……


现在知道了,脸就变成红色的了。


撩开花轿的帘子,看一眼前面骑在白马上的人。


偷偷看一眼立马就把帘子给放了下来。


曾经……还没有洪灾的时候。


她以为顶多就是跟一个杀猪匠凑在一起。


没有想到未来的夫婿竟然如此的出挑。


对于这个人,苏渠芙还是很满意的。


伸手摸了一下头上的簪子,把盖头给盖上,手里还捏着一个苹果。


花轿送到县城王家。


一路上吹吹打打的 ,还有几个小孩凑热闹。


苏芙蕖觉得这一天下来,似乎晕晕乎乎的。


苏渠芙离开后,苏家也不安静。


赵氏头疼的厉害,赶紧睡觉去。


苏青柠走到苏璃儿身边问道:“小姑姑怎么知道二叔的身世的?”


“小姑姑?我不知道。”


苏璃儿摇摇头,抱着木盆往河边走去,还有好些衣服没有洗呢。


爹娘的衣服, 自己的衣服大哥的衣服,爷奶的衣服……


苏璃儿这会儿非常想念二房的人,二房的人在家的时候,这些事儿都是二房的人干的,她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有吃的喝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所有的事儿都落在她手里。有时候跟人说上两句话,没说两句就厌烦的慌。


所以还是干活最好了。


踏实干活才不会有乱子。


苏青柠看见站在门口晒太阳的苏莲儿。


问道:“是你?”


“是我什么?”


“吃里扒外的东西?”


“有病!”扔下两个字,苏莲儿走回房间去。


吃里扒外?什么叫吃里扒外,家里的饭是她母亲做的,家里的地是三房连夜抢手的,麦收的几天,爹还请假几天。


专门回来收割地里的麦子。


大房呢……


方氏神神叨叨,大伯只会动动嘴皮子。


跟这样的人共事,怎么共事呢?


苏莲儿笑了一下,视线往苏璃儿身上瞥了一眼。


不够机智的人总是会被压榨的。


至于血脉亲情以及……良知感恩苏家人从来都没有的。


或许不应该用苏家人来形容,而是用奶奶教导出来的人……


当然,也可能是苏家人的血本就是凉薄的,谁知道呢。


她只想尽快的离开,如果能够跟二房一样利利索索的分家就好了。


那样的话……爹能挣钱,娘能干活,她也能做点儿事儿贴补家用,日子不会大富大贵的,但是也不会被人一直一直的吸血。


苏莲儿想着苦笑一下


分家似乎是不可能分家的,除非他们三房成了大房的拖累,那个时候大伯才能快刀斩乱麻,直接将他们这些拖累给分出去。


现在……


不可能的。


只能得过且过了。


苏渠芙成了亲。


家里突然安静了很多。


即使苏衡都察觉出一些不对劲儿。


家里的女人都很奇怪。


有些矛盾的地方他也不是看不见,只是……生活在一起的人都是家人,不是弟弟妹妹就是叔叔婶婶,甭管说什么,怎么处置都会让一部分人不舒服。


这样的话……


也没有什么意思。


苏衡只能假装看不见。


矛盾慢慢搁浅,但是不代表不存在。


夜色降临。


周氏跟苏渠山一前一后走回院子里。


这会儿苏柒已经回来了,瞧见苏渠山眼睛变的红肿问道:“发生什么了,怎么回事?”


苏柒捏了捏钱袋子,心里稍稍好受一些。


甭管发生了什么,只要手里有钱,就不会太慌。


“没事儿,去忙你的吧!”周氏拍了拍苏渠山的后背,对着苏柒说道。


苏柒点点头,虽然没有相信周氏的话


不过……


她有的是办法知道。


看一眼三楼方向,苏柒往楼上爬去。


本来是找苏沫儿的,但是……推门就看见容珂。


容珂长得太好看了,苏柒连忙低头。


不敢看容珂。


好看归好看,但是不能她能多看的。


在官道上做生意时间长了,接触的人越来越多,胆子越来越大,开了眼界,苏柒知道什么样人能够多说几句话,什么样的人不能接触。


容珂这样的,就是不能多看不能说话不能得罪也不能忽视的。


很难办。


“我找我姐。”


“那边。”


容珂指了指床上睡觉的苏沫儿。


苏沫儿睁开眼,瞧见苏柒缩再门口对她勾勾手。


从床上爬起来,瞅着苏柒的小黑脸。


问道:“怎么了?”


“姐,咱爹哭了,发生了什么?难不成咱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不治之症?”苏沫儿重复一下,觉得苏柒用的词语很有意思。


可不就是不治之症。


孝顺了好些年的亲娘不是亲的。


知道自己是被亲娘抛弃的,心里能舒服的才怪!


一辈子活成这样,怕是觉得自己白来这个世界一圈了。


“爹不是奶亲生的,这会儿爹心里不舒坦,难受着,你可别去惹事儿。”


“不是亲生的,这么好!”


苏柒惊讶并且开心的很。


差点儿笑疯了。


如果不是亲生的,以后有什么只要面子上过的去,就不用去考虑老爹那颗玻璃心了。


苏渠山难过的想哭,苏柒开心的想要跳舞。


苏沫儿摇摇头看一眼苏柒说道:“注意一下,不要得意忘形了。”


“知道了知道了,这个好事儿,我得去跟苏棠说一下,开心的事儿,一家人一起开心。”


“……”见苏柒这么得意,苏沫儿也懒得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