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邪道修灵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嗜血的人们

第三百三十六章 嗜血的人们

作者:喝咖啡的妖精 返回目录

听了萧笑冰冷的话音之后,那蓝衣脏乱男子也顿时惊嚎了一声:“真是见鬼了!”尔后,他便连忙后退了数步,看样子是准备从一旁绕过两人逃下山去。


“刚才你这么做,不就没事了吗?”见状萧笑冷漠一笑,尔后便挥手对着那蓝衣脏乱男子甩出。下一刻,那蓝衣脏乱男子便如同被重物撞击了一般,无迹的飞出尔后又掉下了山坡。看着刚才从那蓝衣脏乱男子手中掉落在地的纯白玉符,丁晴也忽然挣脱了萧笑的束缚触地走出,她捡起那枚纯白玉符感应了一番便回首向着萧笑将其抛出。


见丁晴随意抛投玉符,萧笑也不禁白了她一眼辗转手掌微握。


一股猛烈的吸力瞬间便笼罩了那玉符旋即将其吸了过来。


手掌抚着那纯白玉符,萧笑不过感应了数息便信手一挥,将其纳入衣袖中的须弥戒尔后便撇嘴道:“果然,并不是多么高明的感悟。想来也不会是出自高阶修行者的手笔,这修行经验最多只到升灵一重境,想来是那些所谓的宗派之人为了提高这夺麟之战的水准而特意流出的。”


“哦?果然,我也觉得那感悟不怎么样。”丁晴怯语道。闻言萧笑不禁白了她一眼,无奈的叹道:“你得到的可是我的感悟哎,怎么也比那些寻常的升灵境之人要高明吧?”


“寻常的升灵境吗?”


“你不是以为那些所谓的宗派之人会大度的将他们自己的修行感悟拿出来吧?通过我刚才的观摩,想来这些菉刻玉符只是那些宗派之人所掠夺的修行经验罢了。”


“恩?掠夺?这玩意怎么做到的?”丁晴一脸好奇,见状萧笑也再度解释道:“拥有灵识的融灵强者可以强制性的观看旁人脑海中的记忆,只要他们再将那些得到的记忆片段菉刻,那这样的一枚菉刻玉符也就做成了。”


“哦,这样啊,这么说,岂不是有大批的升灵境之人被强制性的观看了脑海中的记忆?”


“现在这里的人修为都快提升到升灵境了,你难道觉得他们很在乎这种级别修行者的生命吗?”萧笑玩味一笑,目光也愈加阴冷了起来,由心而论,至少现在他对那些所谓的宗派之人是毫无好感的。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闻言丁晴却是话音一转,辗转揶揄道:“刚才那人的修为也不弱,只看境界也同样是达到了化灵九重境的地步。而他却是伤成那般,由此看来,恐怕那菉刻玉符的争夺战也很血腥的呢。”想起了接连遇到的三人,丁晴也再度说道:“我们去看看吧,那里的争战究竟是什么样的。哎,总觉得我们这些所谓的王朝天才就如同是棋子一般呢……”


“不,更多人连成为棋子的资格都不会有,真要说的话,他们更像是那烟灰吧,就像是烟火燃放之后所产生的废料,根本不会有人在乎他们,真正会被在乎的,只有那转瞬之间耀眼的灿烂。”


“只有耀眼的他们,才有资格去作为强者的棋子。”


“哼!你干脆说我连成为棋子的资格都没有吧!真是的,就知道气我,人家也知道自己……很弱嘛,所以人家才会去努力,争取也成为一名配得上你的女人嘛……”丁晴幽幽叹道,语气也忽然哀伤了起来。显然,她并不打算成为一个没有用的花瓶,而是想成为能帮的上萧笑的女人。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会这么的……喜欢你。”


“哦?”丁晴笑着望向萧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若是你都不喜欢,那人家去努力又有什么用呢?不过话说回来,当初若不是因为遇到你,恐怕如今的我即便能够活着也会被人给……”


“所以,你我相遇,这便是命运的安排。”


闻言丁晴却忽然骂咧咧的道:“说到底还是你们这些男人的不对!杀人选女人,因为她们弱!就连心情不好想发泄了,也是去寻找漂亮的女人来霸王硬上弓。这到底有没有把别人当人看啊!真是令人不爽,凭什么女人天生就要……被人欺负啊!”


“弱肉强食,这便是大自然的规则。”


“对于那种规则的存在,我们无力干涉,只能想办法去保护好自己。再说了,我又没怎么欺负你。”萧笑耸肩轻叹道。


“你……”丁晴话音一顿,尔后又不愉道:“别以为你这样讲,下次就还可以那样,至少你也要……稍微温柔一点嘛……”


“好好……”


时间消逝,萧笑与丁晴走过交错层叠的尸体,终于来到了一座被完全挖空的山洞之中。这里与先前那荆问灵所造的广场很是相似,原本石灰色的地板早已被鲜血浸染,大量的尸体交错弥漫,赫然又是一处血腥无比的修罗场。


广场内,道道身影正在相互攻伐。


一枚又一枚的菉刻玉符不断出现,而人们的双瞳也……愈加血红了起来!


“这是?”萧笑蹙眉望去,只见广场边缘的墙壁之上赫然有着枚枚纯白玉符。


那些玉符约么在距离地表一丈之高的墙壁之上,只是它们似乎被人强行的镶嵌在了墙壁之中。如此,想要将其取出恐怕便要不少的功夫,而此地却又有这么多的人们为之癫狂着。换言之,若有人想要去挖那菉刻玉符,那旁人便有很大的概率会去偷袭他。因为,它们渴望着在减少对手,因为减少了敌人,它们能够得到菉刻玉符的概率便会增加了很多……


“难怪先前那些人要么很是慌张,要么就是身染鲜血。”丁晴见状这才了然,因为想要从这里得到一枚菉刻玉符也是相当的不容易。


就在丁晴低语之际,一道极为高声的喝音也忽然响起。


“他们是新来的,全无伤势,为了避免他们来坐收渔翁之利,我们先宰了他们!”


丁晴很是诧异的回首望去,只见道道染血的身影也忽然望向了他们。其中有着两手空空的,也有着刚得到菉刻玉符在紧张不已的。但显然,此时的萧笑与丁晴似乎是成为了他们眼中的焦点人物。这一切都是因为萧笑他们如今衣衫整洁,或许会威胁到他们的夺宝……


“杀!先杀了他们!菉刻玉符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想坐收渔翁之利?门都没有,干掉他们!”


“杀了他们,我们再来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