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半水青烟半水寒 > 第二十一章 闺蜜,在我心中,是无价之宝

第二十一章 闺蜜,在我心中,是无价之宝

作者:彼得猫的雪 返回目录

出谷之后,英纵和文鸳的婚事如期举行。


而紫凌,则借口吾离双剑而远走他乡。


一年多过去,紫凌终于又回到了峨眉。


峨眉月夜依旧,却恍如隔世。


紫凌不知不觉间,竟又走到了桂花树下。


紫凌有点惊慌,因为她看到树下有个熟悉的身影。


一袭白衣,清冷和落寞。


紫凌想转身离开。那身影却听到了响动,转过身来。


英纵看到紫凌,不禁呆住了。


紫凌觉得很尴尬,生硬地憋出一句话:“师兄,这么巧啊。”


英纵苦笑了一下,没有答话。


紫凌觉得更尴尬了,她只能继续说:“你和文鸳过得还好吗?”


英纵突然盯着紫凌的眼睛,问道:“冰阳对你好吗?”


紫凌不由得一愣,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只是他的师父。”


话音刚落,紫凌有点后悔,自己这么着急地解释是为了什么?


就在紫凌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时候,站在不远处的冰阳摸摸鼻子,有点郁闷地看着两人。其实他一直跟着紫凌,只是紫凌太投入于回忆,根本没有发现他。


冰阳清清嗓子,走近两人:“小师父,你不是说要带我看看峨眉后山的风景吗?”


紫凌吓了一跳,瞪大眼睛望着冰阳:“额,是,是啊,走吧,我带你去逛逛。”


说完,紫凌带着冰阳一溜烟地跑了。


英纵望着两人的背影,沉沉地一声叹息,又转过身去,望向那轮明月。


.


.


几天之后,消息传来,嵩州何尚书府一家二百余口,一夜之间,被人杀死。


何尚书的女婿,被掏心而死,死后双目圆瞪,貌似极度恐惧。


坊间传言,这一惨案,是一红衣女鬼所为。而且这女鬼,还是何尚书女婿休掉的那个前妻。


峨眉众人听闻,个个惊怒,这姚青兰果然是有仇必报之人。


而更令正道中人担忧的是,自从铸魔洞开启之后,道消魔长。各地接二连三出现伤人妖魔。


武林中人,相约齐聚武当,共商抗敌大计。


峨眉众人,也在秦毅的带领下,向武当山而去。


.


.


武当山[7],被称为天下第一仙山,山势巍峨,正气凛然。


一路上一步一景,可惜紫凌浑身不自在。


英纵面色阴郁,而冰阳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紫凌觉得很不爽。


于是她拉着文鸳,一路小儿女般窃窃私语,越走越快,很快把其他人远远地甩开了。


确实成功把其他人甩掉了。


但是最后把紫凌自己也搞糊涂了。


武当山怎么那么多岔路!


拐来拐去之后,紫凌和文鸳彻底找不到方向了。


二人迷茫地看着日薄西山。


紫凌故作轻松:“没事,我们俩找个地方先住一晚,明天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文鸳也很赞同:“我们姐妹俩这么久没见面了,正好说说话。”


于是二人找了个山洞住下来。


紫凌和文鸳从小在渔村长大。以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升起火,烤鱼。


山中没有鱼,但是二人还是升起一堆火。


火光跳动闪烁,二人好像又回到了欢天喜地的童年。


可惜童年美好,也只能存在于回忆,永远回不去了。


紫凌呆呆地望着火光。旁边坐着的,是自己的儿时好友,但又偏偏和自己恩怨交缠。既欢喜不得,又无法记恨。


山中竟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阵阵冷风吹来,紫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文鸳站起身来,走到山洞洞口,望着洞外的雨夜。


紫凌觉得气氛有点沉闷,于是没话找话地说:“文鸳,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做错了事情,就跑到山洞里面躲起来。”


文鸳没有转身,依然望着风雨,淡淡地回答:“当然记得。有一次我弄坏了洪大叔的渔网,我们就躲在山洞里面。后来还是被大人找到。你怕我爹骂我,就说渔网是你弄破的。结果你就被你爹打了一顿,叫得跟杀猪一样。”


“哈哈,我紫凌一世侠女,怎么可能叫得像杀猪!”紫凌表示很不满,但是已经笑出声来。仿佛童年的一幕幕,就在眼前。


文鸳转过身来,望着笑得没心没肺的紫凌,叹了一口气:“小时候,你总是会照顾我,好东西总是让给我。”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紫凌想也没想地回答。


“所以你连英纵师兄也要让给我!”文鸳突然脸色一变,冷冷地说。


紫凌被惊住了,抬起头来看着文鸳,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啊。你不要听别人乱说。”


文鸳盯着紫凌,面色变得森然:“紫凌,你想知道我和英纵师兄成亲以后,过得如何吗?”


紫凌更惊慌了,她低下头,手足无措地说:“我,我不想知道。”


“但是我想告诉你。”文鸳叹了一口气,眼光有点迷离:“我和他成亲到现在,根本形同陌路。”


紫凌很震惊,她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文鸳。


文鸳苦笑了一下:“我们成亲的那晚,英纵师兄告诉我,他其实一心向道,所以不会流连俗世的儿女情长。他和我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我们之后一直分房而居,形同路人。”


紫凌的心突然有点痛,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她很不自然地说:“英纵师兄确实道心坚定。”


文鸳轻哼一声:“我以前也以为他是道心坚定,不爱女子。但是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的心中,放的是其他的女子。”


文鸳向紫凌走过来,紧紧地盯着紫凌的眼睛:“这个女子就是你!”


紫凌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仿佛一个天大的谎言被人揭穿。她无力地企图辩解:“你不要听卜凡他们瞎说。”


“哈哈哈。”文鸳竟然笑起来:“你们峨眉上下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是我自己看出来的。”文鸳厉声说,眼角却泛出了泪光:“英纵师兄看你的眼神,那是看着爱人才会有的表情!”


“既然你们相爱,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初我就不会和英纵成亲。”文鸳抓住紫凌的手臂,激动地说:“你以为把什么都让给我了,我就开心了吗?”


紫凌被文鸳抓住手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一点都不开心!”文鸳痛哭起来:“你这样做,我们三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开心!”


紫凌黯然了,当初以为只是牺牲了自己。到头来原来都是错的。


紫凌望着拂面痛哭的文鸳,一时怔住了。


突然,从山洞深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一股腥臭之气扑面而来。


紫凌二人清醒过来,紧紧地盯着山洞深处。


一条蛇!


一条巨大无比的蛇!


一条车轮粗细的大蛇,从山洞中逶迤而来。三角形的蛇头高高竖起,双眼如铜铃圆瞪,滋滋地吐着猩红的信子,浑身散发着冷冷的青色光芒。


紫凌二人惊呆了。


巨蛇转眼到了二人跟前,腥臭之气更加浓烈。突然蛇头一昂,一股墨绿的汁液向二人激射而来。


“小心!”紫凌一把推开发愣的文鸳。望吾剑已随心意而动,飞到紫凌前方,紫光大盛。


墨绿汁液落到地面,发出呲呲的声音,地面立即变成焦黑颜色。


“有毒。”紫凌倒吸一口冷气。


文鸳清醒过来,也祭出自己的法宝琉璃伞,护在二人身前,发出淡绿色的光芒。


巨蛇显然不满意自己的食物还会抵抗,大口一张,向二人又喷出数口毒液。


紫凌和文鸳翻身腾空而起,一边躲避飞来的毒液,一边操纵法宝向巨蛇攻去。


不想巨蛇皮糙肉厚,望吾剑和琉璃伞击打到巨蛇身上,竟然被反弹出去。


巨蛇被激怒了。巨大的尾巴向二人扫去。


山洞狭窄,二人躲闪吃力。


“快走!”紫凌高喊一声,拉起文鸳向洞口遁去。


巨蛇显然发现到口的食物竟然要溜走,勃然大怒,再次将巨尾扫来。


但巨尾并不是向着紫凌二人而来,而是向着洞口而去。转眼间,巨尾打到洞口的石壁上。石壁瞬间摇摇晃晃,砂石滚落,一时间摇摇欲坠起来。


“不好,它想把我们困在山洞里!”文鸳大惊道。


紫凌猛地一掌推向文鸳。


文鸳瞬间被推出了洞口。


洞口轰然倒塌。


文鸳大惊,慌忙转身,看向洞口。只见洞口被巨石填满,紫凌、巨蛇,都被留在了洞里。


“不!紫凌!”文鸳的心沉了下去,眼泪不自主地落了下来。她疯狂地去推洞口的巨石,却纹丝不动。


文鸳的头发、衣服已经被雨淋湿了。但是她丝毫没有察觉,她只是拼命地击打着洞口的巨石。


望着丝毫没有减少的巨石,文鸳渐渐冷静下来,她含着眼泪说道:“紫凌,你不要死,你等着我,我去找人来救你!”


说罢,文鸳一咬牙,转头向着漆黑的雨夜跑去。


.


.


蛇洞洞口的巨石在数道法宝的攻击下不堪一击。


冲进蛇洞的人们,个个面色沉重。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手持青剑的黑衣男子,神情焦急,正是冰阳。


英纵紧跟其后,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而文鸳已然跌跌撞撞,站立不稳。


蛇洞里面空空如也。


晋满迫不及待地向山洞深处寻去,突然又哇哇大叫起来:“这里有血迹!”


众人慌忙追了过去。


山洞阴暗崎岖,但一路上赫然可见清晰的血印。


英纵阴沉着脸,用手蘸了血迹仔细看了看,声音嘶哑地说:“是人的血迹。”


晋满突然激动地大哭起来:“小师父!你不会被大蛇给吃了吧!”


“住口!”冰阳愤怒地打断晋满:“紫凌不会死的。”


“对对对。”卜凡点头附和:“紫凌说不定只是受伤了。”


众人继续往山洞深处寻找,心情却越发沉重。


山洞尽头堆满了动物和人类的白骨,发出浓重的臭味。


唯独不见巨蛇和紫凌。


文鸳不禁掩面而泣,在幽暗的山洞中显得格外悲切。


“看来这个山洞有其他的出口。说不定大蛇和紫凌都从那里走了。”卜凡望着英纵师兄,小心翼翼地说。


“你不要自欺欺人了!”晋满又大声嚷嚷起来,带着哭腔:“小师父如果逃出去了,怎么会把望吾剑留在这里!”


大家这才注意到晋满手里,赫然拿着一把长剑,竟是望吾!


但此时的望吾灰蒙蒙的,没有了紫色的光华,剑身上沾满了发黑的血迹。


望吾已经通灵,会自动保护剑主,与主人同生死,共进退。


现在望吾剑竟然被弃,那紫凌的生死已然堪忧。


众人心中已经知道结果,却都站在原地,沉默不语,不愿接受现实。


这时,冰阳突然一把夺过晋满手上的望吾剑,转身大步向洞外走去。


剩下的人有些惊讶,也跟了出去。


只听英纵冲着冰阳大喝一声:“站住!你拿着望吾剑要去哪里?”


冰阳没有回头,冷冷地说:“你们都以为紫凌死了。可是我不相信。我要去找她!”


英纵哑着嗓子说道:“望吾剑是峨眉圣物,你不能带走!”


冰阳转过头,盯着英纵,眉眼中现出凶狠之色:“我今天就是要带走望吾剑,你待如何?”


英纵眼中厉色一闪,背上幻尘剑突然白光大放,瞬间飞到空中。


冰阳冷哼一声,恪离剑也青芒暴涨,与幻尘剑形成对峙之势。


众人一看,紫凌下落不明,冰阳和英纵二人反而成了水火之势,纷纷上来相劝。


正在大家七手八脚拉开冰阳和英纵的时候,掌门秦毅沉声道:“冰阳,你心中焦急我很理解。但是望吾剑不能离开峨眉。”


冰阳一愣,毕竟秦毅是自己名义上的师祖,不便造次。于是他略一思索,收回恪离剑,上前一步,竟双手将恪离剑递到秦毅面前:“师祖,我今日以恪离剑为质,带走望吾剑,只为寻找紫凌。”


秦毅略一沉吟,朗声说道:“好!你既然唤我一声师祖,就是还承认自己是峨眉门下。望吾剑在你手中,就不算离开峨眉。”随即他接过恪离剑,对着冰阳摆摆手:“你去吧。”


众人大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冰阳提着望吾剑,转身决然而去。


.


.


[7]此处仅有武当山,而无武当派。因武当派创于元而兴于明,唐代时尚无武当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