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半水青烟半水寒 > 第六十章 报了仇,仇更愁

第六十章 报了仇,仇更愁

作者:彼得猫的雪 返回目录

紫凌竟然彻夜未眠。


终于等到了第二日。


她还是穿着宽大的淄衣,却郑重地在将恪离剑收在袍中。


她早早地端坐在王逊所住的琴光殿中,冷冷地看着川流的各色人物。


王逊称王之后,蓟州的达官贵人们,也纷纷鸡犬升天,摇身一变,成了皇公国戚。


这些自命不凡的权贵大臣,藏着勾心斗角的心,挂着虚伪的笑容,高声地呼朋唤友,推杯换盏。


闹哄哄一场尔虞我诈。


混乱间,紫凌看到,洛千寒出现在大殿门口。


他穿着一身深紫色的华服,俊朗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他径直走入大殿,却目不斜视,没有和任何人寒暄。


但是大殿中反而突然安静下来。仿佛洛千寒的到来,带来了一股寒气,把大家都冻住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叽叽喳喳的达官贵人们,一时间噤若寒蝉。


似乎洛千寒的威名,让这些绣花枕头们,颇为忌惮。


这些绣花枕头,齐刷刷地盯着洛千寒,脸上的表情各异。


洛千寒仿佛很是厌恶,冷冷地走到离主位最近的座榻前,自顾自地落座。


紫凌死死地盯着洛千寒,仿佛一支弦上之箭,蓄势待发。


这时,丝竹之声响起。大殿中顿时雅雀无声。


原来是王逊出现了。


传说中暴虐无度的王逊,竟然如此苍老。


不但苍老,还很衰弱。


简直像即将要腐朽了一般。


他的满头白发,干枯得像墙头的衰草。


弯曲的脊背,让他行走的时候,仿佛背负着沉重的大山,无比艰难。


他每走几步,就是一阵剧烈咳嗽。整个身躯,就像是秋风中的枯叶一样,晃动着,仿佛马上就要飘落下来。


他苍白的脸,瘦得可怕,双眼凹陷,目光涣散浑浊。


不知这样一幅皮囊,何以承载那颗一统玄界的野心?


王逊在数个随从的搀扶,或者说,连拖带扯之下,艰难地挪动到了琴光殿正中的王座上。


这副皮囊,沉重地倒在王座上,又是一阵可怕的咳嗽和喘息。


大殿中的众人,看到这个行将就木的王者,神色各异。但是大家还是齐刷刷地站立起来,恭敬地深深一拜:“吾王万岁!”


这个不要说万岁,连一秒都难以为继的皮囊,费力地抬抬手,算是对这个虚伪祝愿的回应。


珺公主款款站起身来,姿态优雅地说道:“诸位,父王已多日不涉朝政,对大家颇为挂念。父王最近身体见好,因此借此家宴,与诸位闲话家常。”


这时,数名婀娜多姿的侍女,端着精致的茶具鱼贯而出,在每一位客人的桌上,放上一个赤金茶杯。


走到紫凌桌前的侍女,对着紫凌挤挤眼睛,正是碧燕。


碧燕将茶杯递给紫凌。茶杯中,盛着琥珀色的液体,通透诱人。


珺公主娇笑一声,用银铃般的声音说道:“诸位,这是今年顶级的彼岸花茶。是我亲手炮制的,请诸位不要嫌弃才是。”


话音一落,立即传来此起彼伏的溜须拍马之声:“珺公主是制茶高手。能饮到公主亲手炮制的花茶,三生有幸啊。”


紫凌听到彼岸花茶,不禁心中一痛,又想起了和师父缘生大师,一起品茶的日子。


她仰头将花茶一饮而尽。


本来甘香回甜的花茶,此时却无比苦涩。


花茶饮尽,紫凌将茶杯往地上狠狠一抛,噌地站起身来。她向着王逊拱拱手,朗声道:“逊王,请恕小僧无礼。”


顿时,众人都停下了品茶,惊奇地张望着这个,在这风和日丽的一天,影响了自己品茶的小和尚。


洛千寒,这时才注意到站在角落中的紫凌。


他一脸震惊,面无血色。


王逊也将脖子伸了伸,费了好大劲,才看清了紫凌。他露出疑惑的神色,用嘶哑的声音,艰难地问道:“你是何人?”


王珺皱了皱眉,只能站起身来,对着王逊说道:“这位是缘慈大师,是女儿的朋友,正在女儿府上做客。”


王逊点点头,一副毫无兴趣的模样道:“你有何事?”


紫凌按捺着内心翻涌的情绪,紧紧地盯着洛千寒,咬着牙道:“小僧与洛千寒公子有缘,不惜千里迢迢,给千寒公子带来礼物。今日想借逊王家宴,将礼物亲手送给千寒公子。”


王逊浑浊的目光闪了闪,仿佛有点意外。他努力地将小眼睛睁得大了些,好奇地说道:“礼物?好,你送给他便是。”


紫凌面容一肃,向洛千寒走去。


从紫凌站起来开始,洛千寒,就一直盯着她。


洛千寒的目光闪动,仿佛带着一丝恐惧。


他的表情阴晴不定,欲言又止。


紫凌却突然觉得无比的轻松。是成是败,都在此一刻,不必再等待煎熬了。


紫凌施施然地走到洛千寒面前,竟冲他一笑。


洛千寒仍然坐在榻上,却仿佛坐立不安,甚至微微颤抖起来。


他仰望着紫凌,有些语无伦次:“缘,缘慈,你要做什么?”


紫凌却默然不语。她缓缓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白色陶罐,放在洛千寒面前。


小小的陶罐,纯白无瑕,闪着微光。


洛千寒一脸讶异,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是什么?”


紫凌面色如霜,冷冷道:“千寒公子,你难道忘了吗?这是我的师父,缘生大师。”


洛千寒看了一眼白色陶罐,仍不明就里地,惘然道:“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紫凌只觉胸中血气翻涌。她提高了音量,厉声道:“洛千寒!我的师父,缘生大师,就是被你指使魍魉所杀。”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洛千寒也一时呆住了,愣愣地盯着紫凌,说不出话来。


紫凌神色悲怆,声音如寒冰般:“师父叫我,不要报仇,平添杀孽。”她忽然一顿,盯着洛千寒,双眼透出浓浓的戾气,如同嘶吼般高声道:“但是,我做不到!”


说罢,紫凌突然一跺脚,高高跃起,从袖中抽出一把青莹莹的长剑。


转眼之间,紫凌就手握青剑,从空中落下,向着洛千寒的前胸刺去。


琴光殿中的众宾客,霎时间惊恐万分,尖叫声响彻大殿。


女宾们,甚至蒙住双眼,不忍看见,洛千寒马上就要血溅当场。


但是,紫凌立即发现,恪离剑,在离洛千寒胸口数寸的地方,竟然生生停住了,再无法寸进。


紫凌意识到,洛千寒果然内力非凡,生生挡住了恪离剑。


紫凌厉喝一声,强行催动内力,一掌拍在恪离剑上。


只见一道青光。


恪离剑刺入了洛千寒的胸口。


紫凌紧紧地握住恪离剑,几乎凑到洛千寒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洛千寒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恪离剑,有点不可思议般,一口鲜血喷出。


随后,他居然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紫凌,断断续续地说道:“缘,缘慈,我没有,没有杀你师父。”


“你还想狡辩!”紫凌大怒,举起左掌,向洛千寒击去。


一掌正中洛千寒前胸。他闷哼一声,倒飞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大仇已报!


紫凌的心,蓦然轻松了。


紫凌刚想收回左掌,却突然觉得一阵钻心的剧痛。


举起的左掌,竟然动弹不得。


她抬起头,望了望自己的左手,竟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手腕,赫然被扎进了一个巨大的铁钩。手腕已被铁钩贯穿,出现一个可怕的血洞,汩汩冒血。


随之剧痛袭来,自己的右手和双腿上,也赫然被铁钩贯穿。


巨大的铁钩,连接着手腕粗细的铁链。


铁链猛然向后一拉,紫凌只觉得四肢痛得仿佛要断裂一般。自己立即倒飞出去,被铁链拉到半空中。


只见刚才还是绣花枕头的达官贵人当中,跳出来四个身穿官服之人,一人手中拉住一条铁链,将紫凌牢牢地控制住。


王珺站起身来,高喊道:“这个缘慈是刺客!当场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