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满船清梦压星河之热河 > 第十章 即荷风携姬, 数千采灼礼。

第十章 即荷风携姬, 数千采灼礼。

作者:琅轩.SC 返回目录

夜晚时分,张清河躺在那张小木板床上,身旁没有任何的东西,只有那张小床,显得孤零零的,好在,月光皎洁,与他为伴。


张清河始终睡不着,今夜注定无眠,张清河脑海中翻江倒海,一时间思绪飞舞,直到九霄云外还不肯停下,他脑海中,满是白日里在办公室中的景象,那个站在阳光下的女孩,影影绰绰,张清河白日里没来得及细看,这夜深人静,才刚刚想起来,他的回忆中,楚知愿粉面上一点朱唇,神色间欲语还休,娇美处若粉色桃瓣,举止处有幽兰之姿,光阴荏苒,她已然出落的亭亭玉立,瀑布一般的长发,标准的瓜子脸,聪明的杏仁眼。


阳光洒下,大地上充满了温暖,张清河心里想着:给我一抹平庸的阳光,言默当初所有的怯懦无力,于是,种子发了芽,铁树开了花,在这一瞬间,张清河的脑海中,净是如此美丽的场景,张清河一只都是文艺青年,这对他来说,简直轻而易举,于是他在心里构思了那个场景:


他和楚知愿,穿着居家的睡衣,穿着居家的睡衣一定是情侣的


反正反正我就是比你要好看


在客厅走来走去你会从客厅里穿过


手里拿着一对情侣杯两个杯子里冒着烟


你端到我面前吹一吹再告诉我小心烫


你一定是宠爱的看着我喝下去然后再端起自己的慢慢喝着


你起床给我做饭我就扯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盘腿驼背的坐在床上


我会突然调到NBA的台


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会悄悄的走到厨房


从后面搂住你的腰一声不吭的看着


吃过早饭我会拉着你让你坐在我的怀里


你会为我搭配好衣服我只管穿上就可以了


我们牵着手去楼下散步


你走累了我就蹲下身子背着你继续走还说你又长胖了


又或者我心情很好想为你做饭就偷偷上网学了


然后趁你还没下班做了一桌你最爱的菜


点上蜡烛倒好红酒再掏出手机给你打电话宝贝你到哪里了


我们会一起出去旅游拍好多好多照片虽然你不喜欢


你赤着脚在客厅欢呼雀跃的跳着然后抱住我


我一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是不是也在想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冬天到了又是一个寒冬


我会拉着你一起回忆当时我们刚刚在一起时的场景


我会握着你的手放在我的口袋里问你还冷不冷


你说不冷我就对你笑笑你说冷我就把你握的更紧了


或者一把抱住在怀里


我们回到家打开电视我们还是会调到我们喜欢看的节目


我身边的朋友如果都比你早当妈妈


你会不会知道我心里有一点点的小羡慕


然后回家跟你说我们生两个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我都要


到春节了我们一起回家看爸爸妈妈


我们一大家幸福温馨的不得了


那时候


我们在一起了那么久牵手走过了春夏秋冬


体会了无数个喜怒哀乐经历了无数个小灾大难


所以最后和你牵手走过红地毯的一定是我


开心的难过的愤怒的温柔的你所有的样子我都见过


就是不想见你不是我的时候的样子


我喜欢平平淡淡平平淡淡是什么


平平淡淡就是无论去哪里我都会牵你的手吻你的脸


让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现在我明白了什么是素年锦时


素年锦时就是每个清晨醒来身边的人是你


我笑着眯着眼睛亲吻你的脸颊


最怕你不再是我的


可又不怕因为知道不会我们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手牵手开心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于是,夜深人静,时光悠悠,张清河再也睡不着了,他翻来覆去,脑海中一直都是楚知愿的身影,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女孩子,那时候也是占据了他整个的身心,只是后来,他再也不相信那段感情叫做爱情,只是他爱上了其他的人,他就觉得那段感情不是爱情了,仅此而已。


但那时候的张清河,我大胆断定,那段感情,就是爱情,没有物质的,纯粹的爱情。


但那夜的张清河,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之时,兴奋瞬间就将他整个的身心笼罩住了,夜色深深,微风袭来,但夏日的炎热,将这一缕微风也袭击的热滚滚,吹拂在张清河的脸庞之上,竟然有些许的炎热,他翻来覆去,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浸湿,他转身起床,点亮了床头那盏小台灯,昏黄的灯光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在他的房间里摇曳,一只小小的飞蛾在这灯光下旋转不停,许久不肯离去,张清河眼睛看着这灯光下的飞蛾,扑闪着翅膀,发出不一样的呼哧声,张清河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拿起笔,在纸上写下:


春水初生


春林初盛


春风十里


皆不如你


我们相信


总有一种爱情


跑得赢时间


抵得过距离


那么你好


楚知愿


希望我们


往后余生


皆为知己。


写完,张清河抬头,对着窗户外的月光,轻轻笑了一声,将那张纸轻轻的对折,然后再对折一次,缓慢的,像是有着某种仪式感一般,放进了自己的校服口袋里,借着月光,他看到,窗外路灯下,两只小小的刺猬,在路旁的草丛中,依偎着,张清河微微感叹:“原来这刺猬,也是成双成对啊!”


他朝着窗外,轻轻说了一句:“晚安!”


这晚安也不知道是说给那对刺猬听的,还是说给寂静的夜空听的,亦或是说给皎洁的月光听的。


他关了灯,躺在床上,轻轻睡去,夜里,悠悠之间,竟然做起梦来。


楚知愿的家里,楚知愿的父亲正滔滔不绝说着白日里张清河的种种好,眉飞色舞,越说越起劲,坐在沙发上的楚知愿,已经是困意袭上心头,靠在沙发背上,哈欠连连,不断点头抬头,仿佛一个不留神,就要睡着一般,母亲坐在一旁,却是听的正起劲,一个劲问着那个胖男子,白日里那个男孩子到底好在哪里。


胖男子呼呼喘着粗气,伸出手,举过头顶,像是静距里的跳梁小丑一般,但他心中,却是已经将张清河当作了自己未来的女婿。


说着,楚知愿却是再也坚持不住,闭上眼,摔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胖男子刚说的起劲,一看眼前情况,自治说的太多,急忙停住,对着楚知愿的妈妈说道:“今晚也不早了,就先睡吧,知愿都要睡着了,明天还要去学校上课呢,可别再耽误了。”


那美丽女子点了点头,转过头去,轻轻将楚知愿扶起,扶到了她的房间里。


第二日清晨,张清河兴高采烈的跳在校园内,手里紧紧握着校服口袋,生怕别人看见一样,这或许是他除了赶考结束,最开心的一天了。


远远的,张清河看见楚知愿走过来,但显得无精打采,张清河急忙赶上前去,温柔说道:“知愿,你怎么了,不舒服啊?”


“别提了,昨晚我爸一只跟我说你怎么怎么好,惹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困死了!”


“你爸说我好啊,那你还不好好听着?”


“听什么听,有那个功夫还不如睡点觉!”


“那你快点回教室先休息一会儿。”


“差点忘了,给你这个。”


说着,张清河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了那张字条,工工整整写着昨晚上他写下的那段话,张清河心情大好,笑眯眯看着楚知愿。


楚知愿结果字条,就要打开,一边说着:“什么啊这是?”


张清河赶紧制止她:“这个回教室再看。”


还未等说完,张清河就笑嘻嘻跑开了。


楚知愿的心底,一只有一个美丽而浪漫的梦,在这一刻,仿佛这场梦就要实现了一般,对着蓝色的天空,对着五金苍茫的青城山,楚知愿的心底,也是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