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别叫我富二代 > 第十二章 嘿嘿,你懂的

第十二章 嘿嘿,你懂的

作者:二厂厂长 返回目录

“啥玩意儿?”


宁鸣奇怪地望着顾雯婧跑开的娇小背影。


继而摊开手。


手心里躺着一个轻盈的小物件,光线有点暗,看不太清。


走到采光较好的地方,才发现是个AC米兰的十字绣挂件。


一针一线勾勒出完整的红黑军团logo,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


Logo下方原本的1899年AC米兰俱乐部成立时间,改成了一串英文“Lucky”。


“哈?”


宁鸣笑了笑,继而看向大伙儿聚餐的火锅店塑料棚处。


“她自己绣的吗?她怎么知道我喜欢AC米兰?”


然而笑容很快消失。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两世为人的社会经验令他很快意识到顾雯婧的心思。


回想起刚才后者如慌乱小鹿般跑开的样子,脸上的神情不禁变得有些复杂。


他说不上此时内心是个什么感觉。


好像有些美滋滋,但又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最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子的少女,相较之下,处理那些主动示好的职场女性反而更加得心应手。


“行吧,谢谢了。”


宁鸣自言自语了一句,拽紧手里精致的挂件,揣进兜里。


回到饭席,只见几个正在兴头上的男生叫了一件啤酒在那兴致勃勃的划着拳。


周彤和顾雯婧关系不错,两人在那坐着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眼见宁鸣靠近。


顾雯婧的清眸闪过一抹慌乱,连忙把头偏向一旁。


而周彤则是站起身,“去哪儿了?”


“哈,随便溜达了一下,话说我这么一个大活人消失不见了那么久你都没发现,假如我是被人贩子绑了怎么办?”


宁鸣不经意地看了顾雯婧一眼,若无其事地调侃道。


周彤不屑地嗤了一声,“就你?哪个人贩子瞎了眼才会绑你。”


“哈哈。”


宁鸣朗声笑了笑,压低声音,“你过来。”


“怎么了?”


“过来。”


周彤奇怪地跟着他走到一旁。


“他们一会儿还要去KTV我就不去了,我家还有点事儿。”


“不是吧,大家都那么高兴,而且很难得才能聚在一起,兴许将来再也没有机会聚这么齐了,什么事儿这么重要?”


“就还是挺重要的事儿。”


宁鸣着急要把项目企划书赶出来,毕竟已经在老爹面前立了flag,说好的要自立自强,然而兜里已经没有多少残余钢镚供自己挥霍了,要是搞不到钱,所谓经济独立的豪言很快就将变成放屁。


“行吧。”


周彤认真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一会儿和大家说一下。”


“行。”


宁鸣点点头,旋即拍了拍周彤的肩膀,“老蔡是个好人,其实可以试试。”


“啥?”


周彤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整得一头雾水,“他是好人啊,你干嘛说这个?”


“哎,我的意思就是,嘿嘿,你懂的。”宁鸣眨巴了一下眼睛。


“嘿嘿,我懂的?我不懂啊。”周彤还是一脸茫然,忍不住抬高音调。


“哎哟,你小声点,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宁鸣听她咋呼的这么大声,食指连忙竖在嘴前嘘了下,并好心提醒,“我和你说,根据我的经验,他之所以不说,肯定是想把感情藏在心里,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开口。”


“你……”


周彤一脸会意,旋即深深颔首,“你是说……哦……我懂了。”


“我知道的,我会低调的。”


她挂着一幅了然于胸的笑容拍了下宁鸣的胸膛。


“哈哈,懂就好。”宁鸣也是会心一笑。


“不过宁鸣,今天老蔡那个态度你别介意啊。”周彤话锋一转,“他其实不是针对你。”


“哈?他对我的态度?不是针对我?那是针对谁?”


宁鸣有些不理解了。


心想他对我敌意这么重,难道不是因为你和我关系好么?把我当情敌了么?


哦,应该是帮蔡展翔开脱,这周彤,嘿嘿,还没确立关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宁鸣旋即咧开嘴,“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作为男人我理解他,这件事儿并不会伤害到我和他之间的友谊。”


“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彤诧异扬眉。


“知道啊,男生嘛,也就那点儿事儿嘛。”宁鸣挂着“我懂的”的微笑。


周彤很是不解,“这个和男生女生没关系啊,你爸和我也打过招呼。”


“我爸?和你们说?说了什么?”宁鸣眨了眨眼睛,总算发现好像不太对。


两个人说了半天好像说的不是一件事。


“对啊,上次我和老蔡碰到你爸,他说你要出国了,让我们少和你接触,不要影响到你。”


周彤认真地说,“所以老蔡才会是刚才那个态度,你不要介意啊,我回头和他说。”


“所以……不是……”


宁鸣觉得脑壳有点乱,“所以不是他喜欢你?”


“他喜欢我?哈?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周彤一副吃错药的愕然。


“所以你懂什么了?”


宁鸣嘴角也不停抽搐。


“我以为你说老蔡喜欢顾顾,让我祝他一臂之力呢?”


“我……哈哈。”


宁鸣突然笑了起来,“行吧。”


他拍了拍周彤的肩,“那我就先闪人了,麻烦你替我给顾雯婧说声谢谢。”


“为啥?”


“这你就别问了,帮我把话带到就行。”


“好吧,不过你为什么不自己说。”


“我去,你十万个为什么啊?”


“哦……”


周彤一脸懵逼地看着宁鸣远去,半晌后才回过神来,顿时瞪大了眼睛,“好家伙,敢对老娘用这个态度说话了,胆儿肥了啊!”


她咬牙切齿示威性地朝宁鸣离开的方向扬了下拳头以解心头之恨,方才回到座位上。


顾雯婧扭头看向她,“他找你……”


“哦,没什么,就是让我帮他对你说声谢谢。”周彤隐隐觉得好友的态度有些奇怪。


“哦。”


顾雯婧低下头,红唇轻抿,沉默少顷后又低声问了句,“他人呢?”


“哦,有事儿先走了。”


周彤的疑惑也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就不当回事了,大大咧咧地回应道,然后从锅里夹了块老肉片豪迈地塞进嘴里。


还一边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冲顾雯婧问道,“他为什么要谢谢你。”


“没事。”


后者连忙摇头,慌神地撩拨了下耳鬓凌乱的发丝。


——


宁鸣回到家,打开门。


换了鞋走进客厅,就感觉到一股森寒的冷意袭卷而来。


只见老宁同志那双仿若要杀人的眼睛不善的凝望着自己。


只不过这次,宁鸣没有躲避,而是停下脚步与之对视,并主动开口质问,“你为什么要那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