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别叫我富二代 > 第十一章 真香

第十一章 真香

作者:二厂厂长 返回目录

“四季财,五魁首,六六六!喝!”


“哈哈哈,喝喝喝!这瓶吹完!”


昏暗的灯光,靠近大马路的环境,嘈杂的声音,一堆光着胴子吹着酒瓶拍桌划拳,并毫无顾忌放声大笑的大汉。


宁鸣习惯了后世高端典雅的会所、酒店后,再次来到这种环境很不适应。


可以说至少已经有十多二十年没吃过类似的路边摊苍蝇馆子了。


望着服务员抓着张发黑的抹布把桌上的纸团、食物残渣直接抹到地上,还有的飞到一旁的塑料独凳表面。


再看看服务员围在身上的围裙,艾玛,全是肉眼可见的油污。


眼见其他同学都若无其事的坐下去,宁鸣尽管全身不适也缓缓落座。


只不过他有意的把凳子往后拉了拉,离那张恶心的餐桌远了点。


在座大概七八个人,除了周彤和一个梳着妹妹头的漂亮女生之外,他都已经叫不出来名字,顶多是看着脸似曾相识而已。


哦,还有蔡展翔他也认识。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刚认识的。


“来来来,大家先干一杯,纪念我们逝去的中学生涯。”


花生浆很快上桌,每个人斟满一杯,周彤作为发起人率先举杯。


其他人也都纷纷举杯响应。


只有宁鸣还在拿着张纸擦杯子。


“宁鸣,你在干啥呢?”


一个男生看了过来.


话音落下,其他人的目光也跟着投射过来,集中在他身上。


“咳咳,没啥,刚看到杯子里有点东西,擦一擦。”


宁鸣干笑两声,抓紧时间用纸在杯子里飞速攒了一圈,然后扔掉倒上花生浆。


“大家一起同窗这么多年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各奔东西了,不过不管在天涯何处,希望我们能永远铭记今天的同窗情谊。”


“来,干,干!”


装着花生浆的简陋圆柱体玻璃杯碰在一起,被头顶挂着的5瓦白炽灯照得通透明亮。


“话说,一会儿吃完了彤哥有没有安排活动啊?”


“对呀。”


周彤闻言,怔了怔,“看你们,我都行。”


“KTV吧?”


“或者网吧十连坐?”


“KTV吧。”


“可以,我觉得KTV不错。”


“我也觉得KTV可行。”


没等多久,锅底上桌。


醇厚的牛油在炙热的火焰炙烤下融化在红汤里,顿时香飘四溢。


众人停止了讨论,鱼贯进入鼻腔的香味令宁鸣忘掉了不干不净带来的膈应,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身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突然有个男生抓起杯子碰了碰宁鸣的胳膊,扬声说道:“话说我们应该一起给宁鸣践个行。”


他旋即望了过来,“宁鸣,听说你大学要出国了,我祝你在大洋彼岸,前程似锦。”


“不要忘记我们哦。”


“是啊,哈哈。”


众人齐声举杯欢笑。


宁鸣也举起手中杯,听着入耳的笑声,一仰脖将花生浆一饮而尽,旋即开口,“谢谢谢谢,不过我不准备出去了,就留在江州,将来还能常聚,去外省上学的各位朋友,记得想吃火锅了一定抽空回来,我请客。”


“哈哈,你不出去了?”


“我没听错吧,那可是宾大啊,白鹰国的藤校啊,好多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地方,你说不去就不去了??”


“哈哈,我那不是舍不得你们吗?”


融洽的氛围让宁鸣渐渐融入到眼下这气氛中,整个人舒适而惬意。


上一世他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感觉。


形单影只的在国外忙着努力去适应格格不入的异域文化,回到国内又被家族事务压榨了几乎所有个人时间。


没有参加过任何同学会或者好友派对,到最后几乎成了个孤家寡人。


此情此景,久违了~


随着菜品上桌,众人纷纷拿起筷子,扑面而来的馥郁醇香令宁鸣忘却了不干不净的环境。


他夹了根鸭肠置于沸腾的火锅油中,七上八下十来秒后捞出来,在香油碟里裹了裹放进嘴里。


舌头上的每一个味蕾同时跳起欢快的舞蹈。


这种愉悦感反馈到大脑,千般思绪都汇聚成了两个字——真香。


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


咬肌全程未曾停止,原来路边摊这么好吃,宁鸣觉得自己以后要常来这种地方。


其他人一边吃还一边聊着天,就他光顾着吃。


作为一个合格的听众,宁鸣觉得自己应该把说话的机会留给他人。


礼让谦逊是华夏美德嘛。


“老蔡,去大学你的目标是啥啊?”


“目标?好好学习呗,将来找个好工作。”


“切,没志向,我的目标就是多泡几个妹子,多谈几场恋爱,多逃几场课,然后,还顺带吃几顿霸王餐,嘿嘿嘿。”


“都说高中生活紧,大学生活松,好不容易挨过了高考,肯定是好好享受享受啊。”


“说起谈恋爱,周彤,你大学准备谈恋爱吗?”


“我?”


周彤正和顾雯婧,也就是宁鸣认识的那个妹妹头漂亮女生聊着天,听到聊天的话柄突然转向自己,顿时过头来。


“对呀,你准备谈恋爱吗?顾雯婧肯定不用说了,她去大学肯定是狼入虎口,一堆人抢,我们都挺好奇你的,你有这打算吗?”


说话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男生,他的镜片一直反射着狗仔般的八卦之光。


同时还不停地借机大量周彤旁边的顾雯婧。


后者适时微微低头,脸颊飞起两片红扑扑的云霞,澄澈的清眸悄悄地往宁鸣这边望了一眼,但后者并没有注意。


反而作为一个吃瓜群众,宁鸣的目光完全聚焦在说话的那哥们儿亮闪闪的眼镜镜片上。


塌马太亮了,这么厚的玻璃都掩盖不了镜片背后那双眼睛释放出来的骚气。


“狗曰的骚眼镜。”


他失笑地摇了摇头,在心里嘟囔了句,


“哈哈?你们说啥?”


周彤相对顾雯婧的羞涩而言显得毫不在意,她大大咧咧地一瞪眼,扬声回应,“开什么玩笑,谁敢和我谈恋爱?就算他敢我也不要啊。”


“彤哥霸气!哈哈,不愧是我彤哥,来,敬你一杯。”


“哈哈,来,敬霸气彤哥!”


酒过三巡。


宁鸣觉得有点热,一个人起身,来到路边吹风。


夜晚的江州很美。


城市的霓虹把本来漆黑的穹庐染红了大半。


他喜欢没事儿看看天空,这样能感觉到自己有多微不足道,而心灵也能在此之中变得宽广。


“宁鸣~”


一个羞赧的身影踟蹰了好一阵子来到他的身后。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宁鸣亦是转过身。


“顾雯婧?”


他扬起嘴角,挤出右脸那个引以为豪的单酒窝,“有什么事吗?”


“我……”


少女眉宇含羞,微微低着头,背着双手忸怩地站在那,欲言又止。


“哈,有事尽管说,能帮我肯定帮。”


宁鸣颇有男子气概地拍了拍胸。


“呶,这个给你。”


顾雯婧用力地深吸了口气,好像下了莫大的决心,向前一步把一个不知道是啥的玩意儿塞到了宁鸣手里便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