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别叫我富二代 > 第九章 家族基因

第九章 家族基因

作者:二厂厂长 返回目录

“这,这这这……”


宁鸣满脑子飘荡着后世特火的一句话——糟老头子坏得很。


要不是考虑到电话那头是敬爱的奶奶,就真差点儿顺口而出了。


这些老人家历经风雨,走过的桥比自己走过的路还多。


现在宁鸣有点怀疑他们走的那些比桥更多的路,是不是都特么叫套路。


要不然真想不通自己一个浮沉商海多年的小机灵鬼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着了他们的道。


宁鸣嘿嘿干笑两声,随口敷衍几句,逃也似地挂了电话,继而长长地松了口气。


在他印象里,奶奶一直是个出身于艰苦时代,作风淳朴,心思简单的老人。


现在发现自己似乎更配得上后面两个评价。


早应该知道,能当老宁救兵的人,那就绝不是一般人。


“嗡嗡嗡。”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桌上的手机又开始振动。


宁鸣缩着脖子怯生生地望了眼……


艾玛,绝望的心情再度盈满心房。


奶奶刚走,外婆又来。


他颤抖着手,拿起电话。


电话那头外婆的笑声和奶奶一样和蔼可亲。


然而开场白还是那样没有创意,“小鸣,吃了么?”


“呜呜,外婆,吃过了。”


宁鸣的声线波动起伏,声音在听筒里听起来似乎是在因为长辈的关心而感激涕零。


“哎哟,我的乖蛮儿,咋啦?听着像冷着了?”


“没有没有,外婆我很好。”


宁鸣其实很对老人家说现在是八九月天,平均气温三四十度,热都还来不及,哪里会冻着。


“嗯,我跟你说,一定要少吹点空调。”外婆仍然关切叮嘱着。


好嘛,如果把空调这层因素考虑进来的话,那这关心就比较符合逻辑了。


“嗯嗯,我知道外婆。”


被人关心的感觉总是很好的,外婆的关心一听就是发自内心的,绝非套路。


所以宁鸣的回应也很真挚,“倒是您,您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好,好得很,哈哈哈,有这么个孝顺听话还优秀的乖蛮儿,怎么可能不好哦,哈哈哈。”


外婆的笑声听起来是真开心。


宁鸣听着长辈的夸奖也是真开心。


“尤其是想到我的乖蛮儿都要成为外国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了,我这天天都乐呵呵的,身体想不好都难咯,嚯嚯嚯~”


“……”


宁鸣默然。


他很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干嘛话那么多?


这下好了,又加戏了,又掉坑里了。


呜呜,怪不得自己在商场上这么无往不利,这么游刃有余,这么聪明伶俐,原来这都是家族基因。


从奶奶辈儿就遗传下来的基因。


赶紧三言两语结束谈话,从外婆的魔爪下暂时挣脱,宁鸣犹自抹了把汗。


这算啥?


之前奶奶是老爹搬来的救兵,这次外婆难道是老妈搬来的救兵吗?


也就是说,一家人都结成了统一战线,自己落得了一个腹背受敌,孤军奋战的田地?


哎,也罢,风萧萧兮易水寒,自古英雄多寂寞。


只要脸皮厚,针都扎不透。


更何况重生回来,宁鸣不光光是想成为富一代,还想过一个和之前截然不同,完全由自己主宰的人生。


所以只能当个死硬分子负隅顽抗了。


“其实我支持你不去。”


突然,身后有个淡漠的声音飘来。


宁鸣浑然一惊,回过头去。


只见宁进正站在门外面悠然地倚靠在那,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


“为什么?”


转过身,正面面对着他。


宁进主动上门说话,让宁鸣心有所动。


这些时日他没少为了修补两个人的关系努力。


主动找上门说话,算不算意味着隔阂正在渐渐消融?


“为什么要听他们安排?”


宁进坦然地耸了耸肩,“你是叫宁鸣,不是叫他宁建兵,干啥他们说啥你都听?”


“好吧。”


宁鸣冲他笑了笑,“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


“嗤,随便你。”


宁进放下抄在胸前的手,转身的同时不屑地挥了下胳膊,旋即踱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笑着看他卧房的门关上。


宁鸣失笑地摇了摇头。


宁进的话其实不具备参考意见,他就是个黑子,为黑而黑,反正不管宁建兵夫妇说得正确与否,他都要反着来。


用生命在解释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这句话。


不过他说的“你是叫宁鸣,不是叫宁建兵”这话,的确是让宁鸣的内心有所触动。


前一世,有很多遗憾。


这一世,他不想再让这些遗憾留在心中。


整顿了下心情,把两位老人家的套路抛诸九霄云外,开始着手草拟项目计划书。


“奶奶,外婆,对不住了,等我赚了大钱带你们去嗨皮。”


宁鸣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很舒适的开脱理由,心无旁骛地工作起来。


过了一会儿,企鹅提示音响起,周彤的头像在右下方闪烁。


“在吗?”


“在,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毕竟就要上大学了,再过一阵子大家都要各奔东西,所以晚上我叫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一起吃一顿饭,你必须得来啊。”


“哦……好。”


宁鸣寻思了下,应允下来。


“那行,四点半左右吧,我在二厂门口等你,不见不散啊。”


“好。”


然而今天宁建兵夫妇回来得很早。


四点刚过,两人就跨进了家门。


瞅见客厅里面空无一人,李玉兰过来敲开宁鸣房门。


“妈。”


宁鸣嘴唇抽动着,也不知道是想微笑还是想要啥。


他现在是死硬分子,受教育对象,看到父母那张脸总是尴尬得不行。


“干什么呢?一整天的。”


“呃,啥也没干。”宁鸣笑了笑。


“怎么样,考虑得如何了?”


李玉兰关上门,坐在宁鸣床头,眼神平和地望了过来。


“哈哈?考虑啥?”


“和我还装傻是吧?”


李玉兰瞪了他一眼,“你爸说的那都是气话,你是爸妈的儿子,你不想出去,难道我们还能强迫你不成?”


“只是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想让你失去而已。”


“我知道。”


宁鸣抿着嘴,面无表情地应答着。


他相对而言其实更愿意和母亲谈话,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所以呢?”李玉兰问。


“我还是想留在国内。”


“不过我说到做到,经济上不用您和爸操心的。”


“我已经成年了,这些……可以搞定。”


“傻孩子,说什么呢?”


李玉兰笑着摇头,“都说了你爸那些都是气话,我们当爹当妈的怎么可能不管你?”


“没有啊,妈,我觉得爸那句话说得很对,任何不以经济独立为前提谈个性独立,都是瞎扯淡,所以我既然选择独立,这一切就应该我来承担。”


宁鸣刚认真地表完态。


李玉兰还没来得及回应,就突然听到外面客厅传来一阵乒乒乓乓极不和谐的爆鸣和争吵。


发生了什么?


母子俩齐齐望向声源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