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别叫我富二代 > 第七章 忽悠得自己都信了

第七章 忽悠得自己都信了

作者:二厂厂长 返回目录

第七章


“啥?你不去?一大家子人专门给你摆的践行宴,你这个主角不去?扯什么淡?!”


宁建兵牛眼圆瞪,声音越说越大,说到最后,眼珠子鼓得就差没扬手来一巴掌了。


还真别怀疑他的战斗欲望,毕竟已经打习惯了,一巴掌跟家常便饭似的,拍儿子和拍桌子没啥区别。


老爹,你误会了。


我不是不想去践行宴,我是不想去白鹰国……


宁鸣很想纠正他的错误。


然而心脏砰砰砰的跳,到了嗓子眼的话愣是被老爸那对锋芒毕露的眼睛盯得咽回了肚里。


光不去个践行宴反应都这么大了,要是说不去白鹰国,会怎么样……?


会不会直接进厨房拿菜刀结果自己的小命?


宁鸣忍不住瑟瑟发抖。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其实不怪他怂。


虽然重生一次志在起·义造·反逆天改命。


虽然他上辈子是个上市企业的CEO,但架不住老爹是董事长,从职位上来讲,CEO就是个弟弟。


从身份上来说,老爹是富一代,他是富二代,天生就是个儿子,自动矮一辈。


从成长上来讲,从小就被老子揍,苦爹已久,经年累月形成的阴影挥之不去。


所以即便重生一次,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怂已经深入骨髓。


“呼,呼~”


“怕是心头怕,胆子要放大。”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宁鸣跟念咒语似的在心里嘟哝了好几遍哲人的教诲,像是个教徒通过祷告向天神获取力量那样。


别说还真有效果,眼睛一闭,唾沫一吞,眼神望向别处,鼓起雄心豹子胆张嘴就是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我……我的意思不是不去践行宴。”


“那就好。”


宁建兵脸色微缓,但还没说出后面那句“那就说定了啊”。


就被宁鸣随后跟来的一句话噎得差点儿背过气。


“我的意思是……我不去白鹰国了。”


……


良久的沉寂。


大眼瞪小眼。


李玉兰看着宁建兵,宁建兵复看李玉兰,然后两口子齐齐又看向宁鸣。


六目相对之下,只从后者的眼里看到了无限的认真,而没看出半分玩笑之意。


宁建兵之前收敛起来的熊熊战火轰然燃烧,整个人从沙发上腾然跃起,习惯性的挥起残暴的手臂就要扇下。


宁鸣闭上双眼,心跳加速,面部肌肉极度收缩紧张,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


但宁建兵扇到半路的手却猛地止住。


他硬朗的腮帮抽动着,将手放下,重新坐回,“行,你倒是和我说说理由?”


宁鸣等了半天没等到耳光,反而听到这话飘进耳帘,试探性的睁开了一支眼,看到宁建兵正襟危坐的模样,稍稍松了口气,但又有些意外。


没被老爹捶,居然有些不适。


不按照剧本走,也令他感觉到略微讶异,不过既然不用受皮肉之苦,自然是抓住机会。


忐忑地瞄了眼李玉兰那边。


比起宁建兵她要柔和一些,可也充满了不解和质疑。


大有一言不合就和宁建兵结成统一战线施暴的节奏。


强敌当前,压力空前。


宁鸣顶着强压,连咽了好几口唾沫,然后不停深呼吸调整心情,片刻后方才开口,“我,我热爱这片土地。”


“所以我不想背井离乡,最重要的是父母在,不远游,我去了白鹰国,就不能常伴你们身旁,我想要陪伴在你们左右。”


“于孝道不服,我良心难安!”


宁鸣战战兢兢的说完第一个自己都不咋信的理由。


宁建兵就一巴掌砸大理石茶几上,砸得茶几上摆的干果盘和杂志都是一跳。


宁鸣的屁股也跟着它们的跳动而跳了一下,冷汗渗出,连忙又开口,“其实我是舍不得爷爷奶奶和外婆,要是去了白鹰国就看不到他们……”


“砰!”


话还没说话,臀大肌又随着老爹巴掌拍茶几的巨响一跳。


“这遭老头子,真不好骗,呜呜。”


宁鸣很想哭,他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大脑极速思考着对策。


宁建兵很没有耐性地在旁边沉声说了句,“你要再给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我今天就把你皮扒掉!”


与此同时。


宁进卧室。


宁进悄悄咪咪地挪步到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双目神光四射,听着外面一声又一声的砰砰作响,脸上更是情不自禁地洋溢出欣赏的笑容。


他觉得宁鸣今天的表现很有种!很对他胃口!


外面,宁鸣当然不知道宁进卧室里面那么多戏。


他正着眼应付眼前这俩难缠的爹妈,自顾不暇。


“其实我是看准了当前我们国家的经济市场,眼下正处于互联网腾飞发展的黄金期。”


“如果我出国,很有可能错过这段黄金期。”


“去年十二月,巴巴推出了他们的第三方网上支付平台,他们的B2B公司也早已开始盈利。”


“而且世纪初,各大资本巨头就在他们身上砸了2500万刀,再联系他们近些年的发展,足以说明我们国家的互联网前景将会非常广阔。”


“不仅如此,千度,企鹅……等互联网公司也在飞速发展……”


宁鸣信口胡诌着,其实还没有来得及细想不去白鹰国之后应该怎么发展,当务之急就是得把眼前这俩如狼似虎的爹妈忽悠成功。


“所以我准备留在国内读书。”


“而且在国内读书,也更有利于积累本土的人脉资源,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海龟再厉害也形单影只,永远比不上本土帮派,一个大学的同学资源、老师资源,还有校友会,就等同于一个帮派。”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说,我都不想出去。”


宁鸣说到这,心头反而淡定了下来。


也不管说的得对不对,反正临场发挥的这一通说辞是说得连自己都信了。


当然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他早就已经见识过外面的世界,这是他决定不出国最关键的一点。


当然也不敢说,因为几乎可以料定,只要他敢说,宁建兵就敢把他当成脑子有病直接拍死。


宁进卧室。


听到外面客厅传进来的声音,宁进神色从玩味变得肃然,最后轻声自语,“这宁鸣,今天哪根筋搭错了?”


而沙发上。


宁建兵和李玉兰也陷入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