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别叫我富二代 > 第一章 头孢配酒,说走就走

第一章 头孢配酒,说走就走

作者:二厂厂长 返回目录

金碧辉煌的厅堂内。


十来个人围坐在摆放着各色美味珍馐的大圆桌旁觥筹交错。


“小,小宁总,我,我跟你说。”


“我,我张某人做生意那么多年,你,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最优秀的年轻人!”


“真,真应了,了那句话,叫,叫什么人,人中吕后……马,马中赤……赤……佬!”


宁鸣听着身边这洪恩公司的油腻老总喝醉了酒后的尬吹,一脸黑线。


都说酒后不能开车,他觉得酒后拍马屁也很容易拍马腿上。


要不是自己修养好,有素质,有肚量……


换个人绝对一巴掌呼这油腻大叔脸上,骂谁赤佬呢?你特么是人中赤佬!


还吕后,没文化憋开口行吗?我一铁血真汉子你凭啥说我是吕后?!凭什么?!


油腻老总身旁的美女秘书听后坐不下去了,连忙附在领导耳旁轻声提醒了一句,“张总,是吕布和赤兔。”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啥兔?”


没想到这大叔没听明白,反而还抬高声音反问,“我,我跟你说!不管啥兔!老张我都,都吃得起,有,有,有的是钱!今天肯定把小宁总款待好!”


他豪气干云地拍着桌子,搂着宁鸣肩头的手越发友(用)好(力)了。


美女秘书脸也黑了。


她尴尬地看了看四周,径直端起酒杯起身来到宁鸣身旁,笑容明媚如春,“小宁总,我们老板喝得有点多了,他其实酒量一般平时都不怎么喝,今天绝对算是舍命陪君子豁出去了,足可见在我们老板心里,您绝对是最不一样的那一位。”


“我先代表我们陈总再敬您一杯,感谢小宁总的抬爱给洪恩一个和AE集团合作的机会,我干了,您随意。”


美女秘书说完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继而又是一通彩虹屁拍了过来,“不过像小宁总这样帅气俊朗、如日中天的年轻企业家,恐怕在哪儿都是最夺目闪耀的。”


她突然忽然俯下身凑到宁鸣近处,眼波荡漾地望着后者,红唇轻启,“不知道我个人是否也能有这个荣幸向小宁总好好讨教讨教~”


柔声细语间,她不时地用手轻触宁鸣臂弯。


后者感受到对方吹出的热气刮拂着自己的耳廓,不经意地皱了下眉头,很想说一句,“美女,你肺活量太大了。”


而且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好好说话不行吗?仗着自己是女人就可以光明正大耍刘芒吗?


虽然他完全能理解这样的行为,毕竟自己确实帅得无可挑剔,可你也要学会控记你记己啊!


“哈哈。”


宁鸣看起来神采飞扬地从美女面前直挺挺地起身,笑着说了句,“各位,我要先失陪一下。”


他旋即冲那位秘书点点头,和身边的助手打了声招呼便独自离开。


进了厕所随便找了个门进去躬下身嘴对着坑,有些想吐。


他并不喜欢呆在这样的场合。


虽说大多数人都喜欢听别人说好听的话而无论真假,但他不在此列。


处女座龟毛症很痛苦,他总是会去思考人家溜须拍马背后的真相,而一旦将这些真相思考清楚,马屁就会变得索然无味。


“咳咳……咳!”


尝试吐了好几次未果,肚子火辣辣的很难受,这还是大多数酒都被助手帮他解决掉的情况下,他实在想象不到,要是所有酒都给自己一个人喝了,是不是得原地归西见如来。


吐不出来不爽,又不敢用手伸进嘴里抠舌头催吐,还没那么勇敢。


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两三个人的说话声。


“你说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你看人家宁鸣,才三十出头,就已经执掌了一家上市公司,身家过亿,而且身高外貌都没得挑,哎,人家的人生,再看看我们的人生。”


“你没看见刚才朱秘书对他那样,哎哟喂,平时高冷得一批,刚才就差没有贴上去了。”


“人家帅啊。”


隔着一扇门,听着有人夸他帅。


宁鸣很受用,连想吐的恶心感都消失了不少,他想要推门出去看看说话的是谁,这么有眼光。


但紧接着,刚消失的恶心感就回归心头,并且还尤胜之前。


“帅?你有钱会打扮,你也帅。”


“有啥法?莫法,谁叫人家会投胎,有个好爹呢?要不是有个好爹,他宁鸣多半还没咱们强呢,咱们都是凭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他无非也就是个拼爹抱大腿的富二代。”


“话也不能这么说,听说AE集团能够上市,基本归功于他,能力还是很出众的。”


“嘁,还能力呢……你信吗?AE这么大的专业团队,上市基本归功于他?自我包装而已,你要有这么好的爹,受这么好的教育,肯定比他强啊。”


“也是,投胎是门技术活啊。”


两人谈话结束。


宁鸣蹲在坑上气得差点掉进坑里,本来就因为喝酒而发红的脸气得由红变紫,如果在头上安两个烟囱,铁定能冒出滚滚青烟。


他很想冲出去冲说话的柠檬精怒吼,你们才是富二代,你们全家都是富二代!


转瞬,心头又被浓浓的失落感笼罩。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羡慕富二代,对他而言,这个名词就是一顶摆脱不了的大帽子。


总是扣在头上摘不掉。


从小无论怎样努力,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都永远处于父辈的光环笼罩之下。


在别人眼里永远只是投胎投得好,仅此而已。


即便偶尔得到称赞和认可,那也只是没有辱没父辈给予的平台和资源而已。


无论是在公司开会面对那些高层骨干时那帮人有意无意流露出的眼神吐露出的话语,还是外界流传的诸多舆论,都让他感觉到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成见是一座大山,越不过去的大山。


如果人生再来一次……


他希望自己能脱离父母的羽翼,独立自主地开辟出完全属于自己的人生。


这念头刚刚落下,他突然感觉到心跳速度骤升,呼吸骤然急促,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意识便顷刻归于黑暗,咚的一下倒在了厕所的坑上……


死到临头这货都没有想起几天前吃的头孢……


——


秋风簌簌,操场的金黄枯叶席卷飞扬。


“宁鸣,你醒醒,醒醒?”


缓缓睁开眼,周边景色映入眼帘。


一张干净白皙的面孔居于画面中央,澄澈的眼珠闪烁着担忧。


缓缓坐起身,宁鸣摇了摇头,感觉有些昏沉沉的。


“我服了你,打个球休息下也能睡着,你是不是猪变的?”


那清脆的嗓音再度在耳旁响起。


宁鸣转过头去,望向眼前这张留着一头清爽短发的脸,心里升起一种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


太稚嫩了,太青涩了,如果不是突然看到,这张早已被十多年的时光沙冲进记忆深海的样貌,或许永远不会再浮出水面。


“你……你……”


宁鸣想要说你是周彤?


可觉得如果就这么说出口显得自己脑子有病。


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啥绝对不能问这么沙雕的问题。


“我,我怎么了?”那人眨巴着长长的睫毛,抿着嘴凹出两个秀气的梨涡,眉宇间充斥好奇。


“周彤我没事,就是觉得这,这天气不错。”


宁鸣摆摆手,只要对方不否认这个称呼,就说明自己没有认错,同时,他还在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明明记得前一秒还在酒店里推杯换盏,怎么后一秒就出现在了这?


难道喝断片儿了?


不行不行,有点懵,真的。


“天气是不错。”


周彤坐在他身边,突然叹了口气,“哎,不过想到还有半个月,我们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六年的中学就特别不舍。”


“半个月?”


宁鸣同样也坐起身,好奇地凝望着她,“离开这?去哪儿?”


他隐隐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但很快被他划入海马效应的范畴。


“上大学啊,你怎么回事?睡一觉睡傻了?”周彤转过头来,瞪着大眼睛像在看神经病。


“哈哈。”


宁鸣盯着她翻白眼的模样,听着这大大咧咧又略带嫌弃的熟悉语调,心里突然没来由地涌出一股温暖的感觉。


好怀念那些纯真的少年时光啊~


那才是属于自己的时光。


不用去猜测对方说话背后的用心,不用去怀疑情谊背后的含金量。


只需要臭味相投,便可以一起欢笑打闹,没心没肺地互相吐槽。


这样的感觉,哪怕是梦,也令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