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鬼吹灯前传3始皇金棺 > 第35章 沙陀门下;蝎王现身;同归于尽;血引;漫漫黄沙 3

第35章 沙陀门下;蝎王现身;同归于尽;血引;漫漫黄沙 3

作者:糖衣古典 返回目录

铁脚七脸色苍白,一瞬间又变得通红,大喝一声,竟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指着连星,颤声道:“我杀了你。”


铁脚七似欲从轮椅之中走下来,但勉强动了一下,又颓然倒下。脸上神情激动异常。


关玉门盯着连星,缓缓道:“你七师叔在病榻之上昏迷不醒一十九年,这都是拜你父亲所赐。你说这笔帐该如何偿还?”


连星心里霍然明白。原来自己被点中穴道,乃是因为这七师叔已经苏醒的缘故。这七师叔必定从前和自己父亲结下了极深的梁子。因而缠绵病榻一十九年。苏醒之后,一一想起。


关玉门喝道:“连星,你还有何话说?”


连星默然无语。虽然那个吴真和自己血肉相连,可自己对之不独没有父子亲情,心中还有一点点的厌恶之情。


自己的这条命几次险险丧生在他的手中。连星心中始终耿耿。


方六一森然道:“父债子还,天公地道。今日就杀了这小子替七师弟一血昔年之辱。”


这六师叔一直在外面,鲜少回来。跟连星感情甚浅。但连星听了也是心中一寒。


历彪一直站在一边,脸色铁青,这时听方六一如此说话,忍不住勃然大怒,喝道:‘放你妈的狗臭屁。” 一秒记住m.geilwx.com


方六一,闻言转过身来,瞪着历彪道:“四哥,你骂谁?”


历彪大喝道:“骂的就是你,方老六。什么叫父债子还?连星这孩子在这梯云谷是我们大家一起看着长大的,他有那一点不好?你倒说来看看。”


方六一时语塞。


历彪道:“连星从小就没有看见过他的父亲,让他为自己没有见过的父亲承担错误,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众人一时间都是相顾无言。


金寿阳是连星的授业恩师,这时也点点头,道:“我也觉得此举甚妥。大家不妨再商量商量。”


历彪道:“更何况,我一直当他自己亲生儿子一样,谁要是跟连星为难,那就是跟历老四作对。说不得,历老四只有誓死周旋。”说吧,目光炯炯盯着众人。


这历彪是搬山老祖历开山的嫡亲侄子,一直深受历开山的器重,历开山还有意将这搬山派的衣钵传与历彪。是以这历彪倘若执意卫护连星,众人还拿他奈何不得。


连星心中感动,在这关键时刻,还是只有厉四叔尽心尽力维护自己,自己便纵是粉身碎骨,也是难以回报这历家对自己的恩义了。


搬山派众人一齐目注历开山,听他如何示下。


历开山看着众人,缓缓道:“既然大家意见不一,那就暂时把连星押到那后山禁地地牢之中,严加看管。一俟大家有了结果,再行处置。”


历彪气鼓鼓的刚要说话,历开山狠狠瞪了他一眼。


历彪便不再言语,毕竟最后还要历开山一言而决,此时大可不必翻脸。


金寿阳点点头道:“叶冲你和大魁吧连星带下去吧。为师还要和你师祖以及众位师叔商量一下。”


叶冲躬身道:“谨遵师祖之命。”说吧,转身和大魁一人一边押着连星走了出去。


甫一走出这老祖堂的门口,大魁便有些按耐不住。只是强自忍住。穿过竹林,一直走到那后山山窟禁地门口,眼看四下无人,这才一把抱住连星,嘻嘻笑道:“连星,我和我爹我娘想死你啦。”


连星眼圈一红,眼泪差一点涌了出来。


叶冲在一边皱皱眉道:“大魁,咱们还是进到那地牢之中说话。”


大魁点点头,两人扶着连星走了进去。走到那地牢跟前,叶冲和大魁一边一个,托住连星的臂膀,一跃而下,跳进了地牢之中。


叶冲轻轻呼出一口气。


大魁笑道:“叶师哥,看把你紧张的。我告诉你,我爹一定会说服师祖的,连星一定会没事的。”


叶冲点点头。道:“连师弟一直深得师祖宠爱,我想这一次也一定能够逢凶化吉。”


连星叹了口气,道:“但愿如叶师哥所言。”


叶冲笑道:“你们哥两数月不见,一定有许多体己话要说,我先出去了,回头叫人给你们送饭来。”


大魁笑道:“还是叶师哥体谅师弟。多谢啦。”


叶冲呵呵一笑,纵身跃出地牢,转身去了。


大魁望着连星,眼圈一红,道:“你这些日子去哪里逍遥快活啦,是不是把兄弟都给忘啦。”


连星笑道:“哪有你这些婆婆妈妈的。我这些日子又倒了一个大斗。那有时间逍遥快活。”


大魁大喜道:“快说说,是那里的一个大斗?”


连星嘻嘻笑道:“秦始皇陵。听见没?”


大魁双眼大睁,啊的一声,道:“秦始皇陵?你奶奶的,怎么不叫上我?”伸出手去,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捶在连星胸口之上。


连星笑道:“我上哪里找你?”


大魁摸摸脑袋,嘿嘿一笑,道:“这倒也是。”顿了一顿,似乎想起一事,道:“你中的九转定魂针的毒解了吗?”


连星点点头,道:“已经解了。”连星所中的九转定魂针的毒早就在去陕西临潼的路上为铁破碑化解,那三枚九转定魂针也在回来的路上取了出来。


这卸岭派虽和搬山派都是倒斗中人,但卸甲寨主铁破碑和搬山老祖历开山却是并不和睦,所以那铁破碑也已叮嘱连星,这一切尽量不说与搬山派门人知晓。


就在这时,耳听得脚步声响,似乎有人向这里走来。


大魁张嘴,刚要开口说话,连星右手伸了过来,一把捂住。低声道:“别说话。”


大魁奇道:“你不是被点中穴道了吗?怎么手臂还能动弹?”


连星微微一笑,低声道:“有时间再告诉你。”在那老祖堂中,关玉门点中连星穴道的时候,连星就已经运用铁破碑传授的天移地转移穴大法将穴道移开了数寸。


大魁心中甚感奇怪,不明白为何连星竟然能够被点中穴道之后依然行若无事!


二人听得那脚步声慢慢向这地牢而来。


大魁和连星听那脚步声竟然似乎颇为熟悉。


连星心里一动,脱口而出:“历四婶。”


那个脚步声迅速向这里走了过来。牛油烛照耀之下,只见历四婶提着一个篮子,匆匆赶来。


历四婶来到那地牢跟前,左右看了看,然后,飞身跃了下来。


大魁叫道:“娘。你怎么现在才来?”


历四婶愤愤道:“还不是那个死老头子。”


大魁奇道:“那个死老头子?”


历四婶瞪了他一眼,道:“还有那个死老头子?就是你师祖呗。上次你师祖和你那几个师叔师伯密谋陷害连星,我就没有理他们。想不到这次蹬鼻子上脸,竟然将连星抓了起来,真是可恶。我刚才已经去老祖堂将他们大骂了一通。连星,他们说的不是真的吧?”


连星低下头,低声道:“是真的,四婶。”


历四婶诧异道:“难道那吴真真的是你的生身父亲?”


连星低下头。甚是难过。


大魁低声道:“娘,你就别说了,那个吴真差点害了连星的性命。”


历四婶奇道:“这又从何说起?”


大魁从那龙岗回来之后,见娘亲因为思念自己和连星,差点积郁成疾,也就只简简单单的说了一些自己和连星的经历。至于连星和吴真父子之间的情仇纠缠就一掠而过。这时听娘亲问起,也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历四婶越听越气,听到后来,差点就要拍案而起。大声道:“想不到这吴真如此狼子野心。连星,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连星叹了口气,黯然道:“这吴真现在和我母亲还在直隶新昌连家堡。只要他能照顾我母亲,颐养天年,一切就都随他去吧。”


历四婶大声道:“这铁老七当初将你虏获来到这里,也是没安好心。他想必是想以你做诱饵,引那吴真前来。却没想到中了腐尸鳖的毒,这就叫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嘿嘿,这铁脚七要是再拿这件事情说事,看我不给他好看。”说吧,用力一拉身边地牢墙上的铁链。以助其势。谁想到,那铁链一拉之下竟然轰隆一声,将那石壁拉下好大一块!


石壁上赫然现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连星,大魁和历四婶都是大吃一惊。三个人谁都没有想到在这搬山派的禁地地牢之中,竟然出现这么一个黑漆漆的地洞。


连星心里灵光一闪,想起自己幼时和大魁偷偷进到这禁地之中所见的那四灵之像。


这四灵之像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据铁破碑所说这四灵之像一般都是镇墓之用。


帝王之墓往往将这四灵之像刻于墓门,墓道两壁,还有那墓室之中。起到镇尸除邪之用。


这禁地中的四灵之像建于此处,难道也是为了镇墓之用?


倘若真是镇墓之用,那么这禁地地下必然有一个帝王古墓。


难道这黑漆漆的洞口就是那古墓的入口?


大魁见连星呆呆出神,似在凝神思索。上前推了他一下,道:“咱们先吃饭。吃完了,进里面看看再说。”


连星点点头。


二人坐到一边,取出历四婶篮子里的黄焖牛肉,还有两大碗米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片刻之后,便吃的干干净净。


大魁一拍自己的肚皮,笑道:“还是老娘做的饭好吃。”


连星也随声和道:“四婶做的黄焖牛肉确实香极了。”


历四婶嘻嘻笑道:“好吃,那明天还给你们做,”


大魁道:“娘,您先回去吧。我和连星去这地洞里看看。”


历四婶好奇心大起,道:“我也跟你们下去看看。”


大魁皱皱眉,道:“娘,您起什么哄啊?”


历四婶瞪了大魁一眼,道:“我进去就叫起哄。你别忘了,你娘可也是身有武功的人。小瞧你娘,是不是?”


大魁苦笑道:“我哪里敢啊,我的亲娘,我只不过是担心这洞里有什么危险,那要是万一出个闪失,我可无法向我爹交代。”


历四婶摆摆手,道:“你放心,你娘有分寸。”


大魁和连星对望一眼,相互苦笑。


二人无奈之下,只有让历四婶也跟着二人,慢慢走进了那黑漆漆的地洞。


大魁从衣袋中掏出三根火折,分别递与历四婶和连星。


三人分别点着火折,手持火折,慢慢前行。


这山洞之中,倒是并不甚高,三人在里面微微弓着身子,向前慢慢行了过去。走出数丈之后,前面黑暗中忽然出现一个碧油油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