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鬼吹灯前传3始皇金棺 > 第8章 三三造化丹;奇变;铁破碑;龙眠之地;药引;九龙壁 1

第8章 三三造化丹;奇变;铁破碑;龙眠之地;药引;九龙壁 1

作者:糖衣古典 返回目录

只听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吴寨主,咱们又见面了。”


那姓吴的白发老者浑身一震,这声音如此熟悉,颤声道:“你是鬼——鬼——”


白发老者话音未落,只觉身上穴道一麻,已经被身后那人点中穴道。


跟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半老婆婆从他身后缓缓转了过来。脸上笃自带着一抹微笑。


吴寨主失声道:“鬼婆婆,果然是你!”


鬼婆婆嘿嘿笑道:“不错,吴寨主没有想到吧。”


吴寨主脸色苍白,颤声道:“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鬼婆婆仰天哈哈一笑,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那吴寨主一时间脸上灰白欲死。转过脸来,盯着连星,一字字道:‘你们是一伙的?是不是?”


连星也不知如何回答,一时间紧闭双唇,沉默不语。


吴寨主的眼中如欲喷出火来。 一秒记住m.geilwx.com


鬼婆婆嘿嘿一笑,道:“吴寨主,还是乖乖的领着我们去见那铁老大吧。”


吴寨主眯起眼睛,道:“你就不怕铁老大?”


鬼婆婆冷哼一声,道:“铁老大自身都难保,嘿嘿,还能对我有何威胁?”


吴寨主沉声道:“好,既然这样,那你们二人就跟我来。”说吧,当先行去。


鬼婆婆紧跟其后。


连星稍一迟疑,也跟了过去。


鬼婆婆和连星二人赶着吴寨主曲曲折折的来到最初进来时的那间山窟之内。


山库内还是停着那三百八十四具棺材。


三百八十四具一摸一样,漆黑的棺材在这幽暗的山窟之内显得有些异样恐怖。


吴寨主领着二人慢慢来到其中一具棺材跟前,指着那具棺材道:“铁老大就在这里。”


鬼婆婆瞳孔慢慢收缩,盯着吴寨主,道:“吴万通,你可不要骗我。”


吴万通冷冷一笑。道:“你若不信,那就算了。”


鬼婆婆心道:“这铁胖子莫非真的藏在这棺材之中?以铁胖子的奸诈狡猾似乎真的极有可能。”


鬼婆婆目光慢慢转到那具棺材之上。过了片刻,对吴万通道:“你把它打开。”


吴万通双手一伸,道:‘你把我的穴道点住了,我又如何打开?”


鬼婆婆上前一伸手捏住吴万通的颌骨,微一用力,吴万通身不由主的张开嘴。


鬼婆婆左手掏出一粒橘黄色的药丸,轻轻一弹,那粒药丸便顺着吴万通的喉咙落了进去。


鬼婆婆松开手。吴万通大骇,张口欲呕。无奈那粒橘黄色的药丸早已顺着喉管落入腹中。


鬼婆婆嘿嘿冷笑,上前解开吴万通的穴道,冷冷道:“吴万通,你已经吃了老婆子的三三造化丹,识相的,就乖乖的打开这口棺材,莫要搞什么花样,否则的话,九天之后就让你魂归西天。”


吴万通早就听过这三三造化丹的名字,知道这三三造化丹是鬼婆婆秘制毒丸,以九种奇毒融汇而成,剧毒无比,更兼三三见九,九天之后,若不及时服用解药,便即毒发而亡。此时此刻,如果吴万通的眼光能够杀人,这鬼婆婆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不知死了多少遍了。


鬼婆婆喝道:“还不打开?”


吴万通慢慢走到那具棺材跟前,双手抓住那具棺材的棺盖,将那棺盖猛地掀了开来!


鬼婆婆眼见吴万通掀开棺盖。背对自己之时,从怀中掏出一个黑幽幽的物事,一抖手,那枚黑幽幽的物事带着啸声,闪电般向吴万通后心打到!


连星大吃一惊,那枚黑幽幽的物事正是鬼流星。


这枚鬼流星要是打到吴万通后背之上,还不将吴万通打得皮开肉绽,立时毙命?


连星上前,一伸手将吴万通硬生生拉开半尺。


那枚鬼流星砰的一声打在数丈外一具棺材之上,将那具棺材打得裂开一个大洞。


吴万通只吓得脸如土色。


连星喝道:“鬼婆婆,你干什么?


鬼婆婆瞪着连星,骂道:“臭小子,又来坏我大事。你可知道除恶务尽这句话吗?”


连星沉声道:“可这吴寨主白发苍苍,已然老朽,你又如何不肯放过?”


鬼婆婆缓缓道:“白发苍苍,你可知道在他手下死过多少无辜的人?”


连星听了鬼婆婆这句话,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应对。


回过头来,那吴寨主吴万通不知何时早已躲得远远的。


鬼婆婆又恶狠狠的瞪了连星一眼,转身走到那具棺材跟前。抬头望去。


只见棺材中果然躺着一个肥肥胖胖的男子。


那男子大概有五六十岁,脸容带着一股病色。仰面躺在棺中,一动不动。似乎早已气绝多时。


鬼婆婆目光转了几转,心道:“只听说这胖子伤重,一直未愈,几时已经死了?真是怪事,莫要被他骗了。”右手伸出,掏出一柄一尺来长的短刀,向这胖子一刀当胸刺了下去。


连星气往上冲,心道:“适才,你杀这吴万通尚且可以说得上除恶务尽,此时却对一个死人也下这毒手,心肠何其歹毒?喝道:“鬼婆婆,缘何对一个死人也不放过?”忍不住上前双掌向鬼婆婆当胸击了过去。


连星这一下力灌双臂,如若击到鬼婆婆身上,那还不筋折骨断?


鬼婆婆只觉得身后劲风突袭,急忙往左一让。手中的那柄短刀噗的一下,结结实实的扎在那棺壁之上。


鬼婆婆转过身来,看见自己身后,偷袭自己的原来是连星,忍不住怒火上涌,大声问道:“死小鬼,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我作对?”


连星沉声道:‘只要你不滥杀无辜,我自然不会与你做对。”


鬼婆婆冷笑道:“无辜?这世上又有几人可以号称无辜?”鬼婆婆话音未落,身后棺材中那个肥肥胖胖的男子猛然坐起,哈哈一笑。大笑声中,双臂长出,闪电般的点了鬼婆婆身上一十三处大穴!


鬼婆婆登时动弹不得!


这一下突如其来。鬼婆婆促不及防,竟尔着道。被这肥肥胖胖的老者一下点中要穴,动弹不得。


鬼婆婆啐了一口,骂道:“铁破碑,亏你也是一代宗师,卸甲寨主,竟然也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好不要脸。”


连星听鬼婆婆这么一说,心中一惊,这个肥肥胖胖的老者难道就是倒斗摸金四大宗师之一的铁破碑?


那铁破碑呵呵一笑,道:“对付你这种无耻女人,说不得,下三滥的手段也要使上那么一使。”


鬼婆婆心中暗自咒骂。只是一时却也无计可施。


铁破碑目光望向连星,上上下下打量打量,缓缓道:“搬山老祖是你什么人?”


连星一惊,这铁破碑不愧是四大宗师之一,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师承门派。


连星慢慢道:“是我师祖。”


铁破碑皱皱眉,道:“这搬山卸岭同属倒斗中人,同气连枝。本该祸福与共才是。然则,你为何助这鬼婆婆来此洞中偷袭我们?”说到后来,声音已经渐渐转高。蜡黄的脸上更是添了一股杀气。


连星听铁破碑语气不善,心中道:“你纵然是一代宗师,那又如何?遮莫怕了你不成?”冷冷道:“我和这鬼婆婆素无往来,只是日前在开封城中一见,这才相随到此。”


那吴万通从远处走了过来,对铁破碑道:‘师兄,这位小哥当不是这老贼婆的同党。否则的话,刚才也不会出手相救,我也就死在这老妖婆的鬼流星之下了。”


铁破碑点点头,脸上神色渐转和缓,咳嗽一声,缓缓道:“想来你也不知道这鬼婆婆和咱们四大门派都结有很深的梁子,否则的话,也不会和她,结伴而行。这倒有情可原。咳咳。”


说吧,转过头来,对吴万通道:“你把这老妖婆先押了下去。着人严加看守。然后,再把司徒叫来。咱们商讨下一步如何应对。”


吴万通答应一声,带着那鬼婆婆转身下去了。


铁破碑看着连星,缓缓道:“看你刚才使那一招横江截斗,即稳且准,看来已经得了历老道的真传。”


连星道:“前辈见笑了。”这铁破碑既然不再对自己疾言厉色,连星也就尊称一声前辈。


铁破碑又是干咳几声,道:“你既已经来到这棺材洞中,那自是有缘。不知你可曾看出这棺材洞有何门道?”言语中竟有考校之意。


连星目光在这棺材洞中四下一望,良久良久,才缓缓道:“这棺材洞是一处龙眠之地。”


铁破碑心中讶异,不知这少年如何看出这是一处龙穴。咳嗽一声,道:“你到说来看看。外面都管这山叫骷髅岭,这洞叫棺材洞,而你又为何说这里是一处龙眠之地?”


连星闭目想了一会,慢慢睁开眼来,缓缓说出了一番道理,直说的铁破碑连连点头。


连星缓缓道:“这座山虽然叫骷髅岭,但想必原来水土丰盛,草木不甚流失。其形必如龙头一般。千尺为势,百尺为行,势来形止。前亲后倚,为龙眠之地。此龙由北向南,横倒于地,是为卧龙。


此地当为天子之墓。盖因这山岭连年水灾,暴雨冲刷,乃至形成泥石之流,将这山体冲得有如一个骷髅头骨一般。更为甚者,将这原本隐藏在山中的龙眼露了出来。


山民猎户不明之人看了,便以骷髅岭称之,想必由来于此。


至于这洞中的三百六十四具棺材想必是铁前辈以八卦之理布置的棺材阵。铁老爷子,不知晚辈说的可对?”


铁破碑听得连连点头。道:“嘿嘿想不到搬山老祖的徒孙竟然也如此了得。”


二人正说之间,那吴万通已经和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


连星看见那个中年汉子忍不住一呆,原来这个中年汉子连星认识,正是在那龙泉村结识的司徒天佐先生。


司徒先生看见连星,也是一呆,然后立即笑容满面,道:“想不到在这里遇到这位小兄弟,幸会幸会。”


连星微微一笑。


那司徒天佐对铁破碑道:“师父,这位小兄弟就是我日前说的那个不计前嫌,放了弟子的那个小兄弟。”


铁破碑咳嗽一声,道:“看来这位小兄弟和我卸岭派果然是颇有渊源。这样吧,吴师弟你和天佐还有这位小兄弟参详参详如何捕捉那山魈的事情。这位小兄弟是搬山派的,跟咱们同属倒斗中人,不妨请这位小兄弟也帮帮忙。咳咳”铁破碑咳嗽两声,道:“刚才这鬼婆婆害的我又费了不少真力,我先歇息一会。”说吧,转身走到那口棺材跟前,又躺了进去。


吴万通和司徒天佐上前将那棺盖盖上。


转身招呼连星,三人穿过棺材阵,来到这间石窟外面的通道之中。


吴万通看着连星,慢慢道:“小兄弟,看来咱们是不打不相识。想不到你还是搬山派的及门高第。”


连星连忙道:“岂敢。晚辈的这一点微末功夫倒让吴寨主见笑啦。”


站在一边的司徒天佐笑道:“这位小兄弟别客气啦。我这位师叔或许没有见过。我可是亲眼所见,你的那斩鬼刀在那剑冢之中是如何的大展神威。好啦,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来到这里也是迫不得已。待会还要小兄弟帮忙则个。”


连星道:“只要在下能够帮得上的,自是无有不遵。”


吴寨主一拍大腿,连声道:“好,这位小兄弟够爽快。说了半天,还没有请教小兄弟高姓大名?”


连星道:“在下姓连,单字名星。”


司徒天佐点点头,道:“原来是连星连老弟。吴师叔,咱们既然是一家人,就不妨直说了吧。”


吴万通点点头。


司徒天佐缓缓道:“我师父在少年时候有一次西去蜀中,无意中得罪了这位鬼婆婆。两人交起手来,鬼婆婆被我师傅打得吐血而走,而我师傅也中了这鬼婆婆的寒冰烈火掌,中了这寒冰烈火掌的人时而有如在寒冬腊月之中,时而又有如置身六月炎炎烈日之下。以致这么多年来都是缠绵病榻。一直都是咳嗽不停。


外间竞致纷纷传说我师父留恋女色,以致荒废了帮中事务。我们师兄弟几人为了给师傅治伤,寻遍了大江南北,终于在皖南一个神医口中得知了一个秘方。这个秘方便能治愈我师父的顽疾。


只是这秘方中有两个味药不易得到。”


司徒天佐顿了一顿道:“这其中一味就是小兄弟得到的那枚夔龙胆。”


连星点点头道:“这枚夔龙胆现在还在我的手中。我也无甚大用,不如给尊师疗伤去疾吧。”说着,从身后背着的行李中取出那枚黑黝黝的夔龙胆。递到司徒天佐手中。


司徒天佐和吴万通都是大喜。


司徒天佐颤声道:“这何以敢当?”


连星微微一笑,道:“就当我送给铁前辈的礼物吧。”接着道:“不知司徒兄另一位药是什么?”


吴万通叹了口气,道:“这枚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连星心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是什么?”心中忽然一动,想起了一件物事。心道:‘难道是它?”


连星看着吴万通和司徒天佐,缓缓道:“两位所说的是不是那巨型山魈?”


司徒天佐点点头,道:“小兄弟真聪明。皖南神医所给的药方中第二位药引就是这山魈之脑。”


连星缓缓道:‘我也听我师祖说起过,这山魈之脑性凉,乃数极阴之物。这夔龙胆又是至阳,一阴一阳,阴阳中和,想必就可以解了令师铁前辈中的寒冰烈火掌。”


司徒天佐道:“不错。小兄弟说的甚是正确。我和几位师侄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四处打听寻访。终于得知在这开封城外九十里地有个形似骷髅的山岭,洞中常年有怪物出没。听当地山民所描述的那怪物的样子,似乎就是那山魈。于是我们禀过师父,一起来到这里。为了掩人耳目,特意在这洞中放了三百八十四具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