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蒲苇戏珠 > 第二十四章 山洞哥,怎么过

第二十四章 山洞哥,怎么过

作者:苏糖采 返回目录

好算计!安宁也忍不住点赞。


如果这时候安宁还在依依不饶,时邈就是来给他二婶解围的。


“这是怎么了,二婶你怎么哭了?”时邈莫名其妙,还一直担心二婶又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吓到了他朋友,这好像是四九安宁吓到了他二婶?


“是二婶的错,这兄妹俩都是极通事理的好孩子,是二婶又多心了。”二婶哭哭啼啼的,抬手搂着安宁,极其喜欢、珍惜的样子。


“二婶这是说的什么话,快别哭了。”二婶没吓跑四九安宁,时邈的心就放回肚子里了,耐心的安慰二婶。


“喵喵,你就是我的命根子,你要是有个闪失,叫我如何面对陆家的列祖列宗啊~”二婶娇小的身躯,单薄、羸弱的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


时邈慢条斯理、细声细气的哄着。


反倒是四九,急得不行,看着于心不忍。可怜二婶年纪轻轻,水一样柔软纯净的可人儿,被这诺大的家族压得喘不过气来。


眼见着哭声渐小,人也安静了不少。


“哭好了吗?”时邈冷不丁来了一句。


四九刚放下的心,登时又提到嗓子眼,埋怨时邈道:“你说得什么话。”


“臭小子!看我不找八个人跟着你!见天儿让我提心吊胆的!”二婶亦嗔亦怒道,显然没生气。


“你看,我不这么说,二婶能这么快活蹦乱跳吗?我们得啥时候能吃上饭?我放衙回来马不停蹄的跑,水都没喝上一口。就怕你们有啥矛盾,都没人心疼心疼我。”时邈貌似深谙套路,见一切平安,他的朋友也还在,轻松的开起玩笑来。


“心疼你,你也看不见,就知道难为我,要不是我提心吊胆的护着你,早不知道被哪个小鬼儿害死了。我的茶才不给你喝,来,安宁,今年的新茶,你尝尝。”二婶说这种话,丝毫不见避讳时邈,显然时邈也是知道内情的。


安宁抿嘴接过茶杯,但笑不语。心思玲珑,这书呆子还会哄女孩子,没看出来,呃……有点跑偏,二婶果然好套路,好算计。


四九见大家又和和美美了,两个女孩子也不生气了,瞬间觉得天也蓝了,花也红了,时邈都变好看了。


“这是什么日子,家里这么热闹。”二叔都关了铺子回来了。


“安宁来陪我了,我高兴过头了,吴妈,快叫摆饭!”二婶道,“再做一桌一样的,吃完给安宁小姐带回去。”说的安宁好像吃货一样。


吃过饭。


“安宁、四九,今天住这可好?”


“不了,家里有个病人呢!”


“她什么时候好了,你们俩就搬到家里来住,她要是愿意,也一起来,家里都冷清死了,那俩人整天不着家。”二婶腻着安宁道。


“我们俩无父无母得二婶如此照顾,实在感激,只是……我们什么也不干,长久居住在二婶家里,难免惹人闲话。不如在草棚里,靠一点医术倒是能养家糊口。”安宁又起了小心思。


“不妨事,我们家也有医馆、药房,四九兄弟来我们铺子里做事不比草棚好,安宁小妹才学不浅,我家女儿正是顽皮,请安宁小妹来做个女先生可好,教教她规矩,她每日也入族学修习功课,只下学回来陪她顽一会,不要瞎跑瞎闹就好。”


事情商定,扔下三个男人在外间聊天喝茶。两个女人携手进入里间叽叽咕咕去了。


外间的三个男人实在尴尬,二叔问了问四九的家世背景,又问了问四九做何营生,就医药问题简单聊了聊。其实这些二叔都知道,跟踪监视都了如指掌了。


里间时不时传出欢笑声。


两个小伙子的心早就被里间的声音勾走了。


时间差不多了,四九央求了小婢女来催安宁回家。


安宁跟二婶推推闹闹,从里间出来,“二婶不羞,嫁人多少年了,还跟我们小姑娘比腰细手嫩,比……”


不妨外间三个男人,六只眼睛,齐刷刷看着她们。


安宁戛然吞掉后半截话,回头朝二婶吐了吐舌头,转眼又端庄温婉了,略一施礼,“二叔,二婶,多有打扰,安宁这就告辞了。”


转瞬而逝的活泼灵动在四九和时邈心里荡起了涟漪。


不出所料,大包小裹加食盒,马车家丁护送。只是时邈没跟着。


回到草棚。


阿绣看着家丁帮忙搬进来的东西直咋舌。


送走马车,三人一人一个小板凳,开会!


四九:“看着光鲜亮丽的,其实也可怜。最可怜的还是时邈,时刻被人惦记着谋财害命。”


安宁:“一文不名的你,可怜绫罗绸缎山珍海味的她?请问你哪来的自信?”


四九:“我挺开心的,不缺吃喝,这条街上的人对我们都好,还有你、阿绣和时邈。”还有后半句,只是没有爹娘,四九不想影响大家情绪,所以没说。


插播一下四九、安宁的日常起居。


四九和安宁睡一张床,夏天挤热了,四九就用板凳搭起来睡,阿绣习惯了,一直睡诊查床。中间拉一个破屏风算是遮挡。


阿绣挺意外的,四九安宁兄妹俩也不小了,整天挤一张床,没有男女大防吗?


可能人家关系好,阿绣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人家救她的时候也没问过她出身来历,她何必纠结这些细节。


不是人家不想问,是阿绣压根不怎么说话,不给人机会好吗!


后来习惯了,阿绣外冷内热,起码对她们兄妹和时邈还是关心的。不然,爱跟踪谁、监视谁,跟阿绣有毛线关系。


至于洗澡,安宁每天要洗,四九、阿绣择期洗。


至于洗澡水……隔壁送安宁草帽的大哥、街对面米铺子老板的儿子、街头上卖烧饼的小哥、在这治过病的王麻子、二狗子争前恐后的给草棚的水缸打满水。


所以四九这个男孩子也没干过重活。


安宁:“我的山洞哥,都来了帝都了,怎么还是山洞思想。”


四九想了想,既来之则安之,“你说!我们该怎么过?”


~~~~~~~


周日下午两点第一次推广,求推荐票,求火力支援,推荐票过千,糖糖熬夜加更,酬谢宝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