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败家福晋又又又坑我了 > 第365章 谋划(3千字)

第365章 谋划(3千字)

作者:倾小宝 返回目录

彼时的九爷还沉浸在自己被皇阿玛抛弃的悲伤中。


对着媳妇儿突然的发问,完全忘了这是个生死题,直接顺口答道:“啊,好像是吧?”


“腰比之前粗了点儿。”


“肚子也好像比之前圆了点。”


说罢,他又仔细的看了看。


“咦,原来是平的,现在有点儿微凸哦!”


董鄂瑾的脸色越来越黑。


见媳妇儿一直没说话,九爷不禁抬头看了眼。


这一看,好嘛,他媳妇儿俏生生的一张脸快黑成墨了。


瞬间机敏的反应过来。


赶紧保持十二分警惕、严肃真诚的夸赞道:“胖什么胖!?一点儿都不胖!!”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媳妇儿,你的身材还是如此的迷人!秒杀京城所有女人!永远是爷心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董鄂瑾抿唇轻笑,嗔了他一眼。


舒服地躺在榻上,闭眼,指指嘴。


九爷立马特别上道的剥了个葡萄塞媳妇儿嘴里。


苏有才瞧着辣眼,赶紧退出去了。


……


午后,夫妻俩膳后出来闲逛。


九爷很珍惜现在能跟她在一起闲逛的时光,如今太子侍驾南巡,是福是祸还不知道呢。


然,太子党算是要彻底的败了。


皇阿玛如今已经派和硕简亲王在查托合齐了,怕是他这个步军统领也就做到今年为止了,有没有命活到明年还两说。


他突然想到了董鄂齐世,顺便跟她聊了聊:“托合齐快下台了,你阿玛想做步军统领。”


除了专门通过系统查询的某件历史的相关人物具体信息,董鄂瑾对这些比较小的角色,脑中都是空白的。


她很诧异:“托合齐是谁?”怎么又冒出来个人?


步军统领她知道是什么,隆科多曾经担任过这个职位。


当时查四爷的时候,他属于登基重点人物,故此系统君直接跳出来介绍了。


可托合齐又是谁?她自以为已经了解的够透彻了,却又蹦出个人来。


她最近记忆力减退,新人物却又蹭蹭蹭的冒出来,跟草似的拔不完,系统君故意的吗?


九爷牵着媳妇的手漫步,姿态闲散,虽是谈论政事,却平淡从容:“托合齐是定嫔的哥哥,也就是胤裪的舅舅,万琉哈氏。然,他出身卑微,原为安亲王家人,后转为内务府包衣,曾任广善库司库郎中,后来受到皇阿玛的信任,委以步军统领重任,也算是皇阿玛的心腹了。”


“步军统领这个位置,除了面上的护城警戒,一般都会为皇上做一些私事儿,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了,所以这个位置才如此抢手。比如,在皇阿玛外出时,他需要向皇阿玛秘密奏报在京王公大臣的情况,如言行、交往乃至家庭纠纷,无不包括其中。”


“哦……”他这么一说,董鄂瑾就明白了,托合齐面上是威风凛凛的将军、风光无限,私底下还是个顶级密探,监视京中所有人,只忠心皇上,向皇上汇报情况。


“他既然出身卑微,能做到这个位置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怕是也沾了定嫔娘娘和十二阿哥的光,可如今怎么就快倒台了?难不成……他不会是蠢到了舍弃皇上,攀附太子了吧?”


这种国君虽老却还未退位,就已经想着自己下一步,去投靠新君的人,本身就很可耻。尤其,他这种行为对皇上来说更是一种诅咒,没有一个帝王能饶恕这种趋炎附势之臣。


虽然她阿玛也也有一颗想要升官的野心,然,他心中还是有傲骨的,不是随随便便见人就曲意逢迎、阿谀奉承。


她阿玛比任何一个野心家都要聪明。


他不贪财、不利用职权做违法之事,最重要的是……他只听命于皇上。


想来,也只有她阿玛那样的人才最适合步军统领一职了。


因为,他是最铁血的军人,只忠于皇上。


九爷牵着媳妇儿的小手,醉心感叹:“还是爷媳妇儿聪明,一猜就对!”


花园中扫地的奴才们离得甚远,听不清主子们再说什么,只听见骤然响亮的愉悦声,似是在夸赞,那声调万分满足,幸福满满。


远远瞧着,果然是一副自豪得意又狗腿的样子,具都闷笑着退了出去。


董鄂瑾笑得无奈又宠溺。


如果退到三年前,她还在现代的时候,有男的敢这么追她,她不一拳打飞了对方就算不错了,绝对接受不了这种浮夸神经范儿的,如今却觉得……


特别好,生活很愉快,有他的日子是七彩色,每天都很开心,他很棒,她好喜欢他。


她也算是幸运了,才能遇上他这样的人。


“我阿玛是托你帮忙推他做步军统领吗?”


九爷轻“嗯”了声,听着心情不错的样子。


董鄂瑾道:“他确实很适合哪个位置,然,皇上心思难猜,若你在暗中执意这么做,怕是……有违圣意。”


她看着他,认真道:“我不希望你涉险,这不值得。”


“阿玛若真是皇上看中之人,早晚有一天,他会坐上那个位置。若不是,皇上自有其他考量,你在背后努力也是徒劳,让皇上查出来,反而会怪罪于你。”


她为了他,可以全然不顾她阿玛,九爷很感动,转身抱住了她:“你放心,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若你阿玛能坐上那个位置,于我来说,也是有益的。”


步军统领这个位置盯着的人不少,但最让他忌惮的便是隆科多。


此人虽为佟国维之子,政治立场却极不严明。


佟国维如今是支持八哥没错,可那也是只老狐狸,佟佳氏下一代的人党派附向撒网很广,隆科多就是个典型。


且其为人极贪婪,收着他的礼,面上赞美八哥,却也没真正的做出什么拥护的样子,背地里倒是和四爷也有往来。


故此,步军统领这个位置,于公于私,他都要把董鄂齐世拉上来。


顺便,太子那边,该推还是得推。


媳妇儿回去睡午觉后,九爷就动了安插在高士奇身边的一颗棋。


……


八爷府。


八爷有些迟疑:“咱们现在就动手,会不会太早?”


九爷喝着茶,淡定道:“不早了,刚刚好。”


“纳兰明珠已然老了,皇阿玛自让他随着西征噶尔丹后,虽给他官复原职,让他又做了大学士,然,此后却再也没有重用他。”


“他已是强弩之末了。”


“既然如此,他大半生都在和索额图互相仇轧,这最后推一把索额图的机会……嗜权如命的明珠大人又怎么会放弃?”


明珠帮着直郡王在背后建立军队的事儿,八爷也知道,因之前部署周密,却被山贼截了货,九爷牙痒痒的恨不得挖对方祖坟,足足搜了半个月,因对方踪迹诡秘,实在找不到才放手。


“你说的是,纳兰明珠实在胆大包天,连帮着直郡王私养军队都敢,他和索额图这么多年来不知积压了多少仇,估计巴不得有机会彻底碾压解决了他。”


九爷淡定的轻抿了一口茶,没说话。


毕竟他媳妇儿如今是黑市最大的军火商,他实在不好太招摇。


低调低调。


“可……”八爷还是有些担心:“高士奇从前在索额图门下,虽然如今投靠了纳兰明珠,但会不会突然反水?”


“几率不大。除非他的家人都被索额图控制起来了,然,我已先一步派人保护了。”


九爷拿了个奶冻儿,咬了口,觉得滋味儿不错,顺了口茶,又道:“高士奇家境贫困,善于诗文书法,被推荐给索额图当门人时,并不被索额图重视,反而使视其为奴,颐指气使,常辱骂诋毁。久而久之,他便对索额图怀恨在心了。”


“且此人格局不大,惯于阴暗记仇,挟私报复,索额图这回跑不了了。”


听他这么说,八阿哥放心了。


九爷吃中这奶冻了,问八爷:“做这个的厨子可否借我两天?”


他媳妇儿最近口味多变,没准儿爱吃这个。


八爷温润的笑道:“若是别的厨子,就是直接给你了都行,但这是你八嫂做的。”


想到成婚后媳妇儿就再也没给他亲手做过东西吃,九爷心中幽怨,凉凉遗憾:“唉,我这辈子是没这个福气了……”


他媳妇儿婚前所表现出来的少有的贤良淑德估计也都是装出来的。


八爷笑笑,送他出府。


……


九爷一下朝就去翊坤宫请安了。


宜妃娘娘想跟儿媳妇唠嗑却见不着人,便问道:“瑾儿这连续近十日都没向我请安了,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他媳妇儿最近嗜睡严重,估计在婆婆眼里,都是那种不贤惠、不上进的懒媳妇儿,虽然他额娘开明,但也难保会有婆媳矛盾。


九爷脑子转得溜快,当即便道:“额娘,您怎么跟惠妃娘娘似的了?天天压着媳妇儿请安才能找找存在感!您这样可不好啊,不开明,迂腐了,多没劲……”


宜妃娘娘伸手推了把儿子的脑袋:“臭小子,娶了媳妇儿就不向着额娘了!白养你了!”


九爷虽然又混又痞,但格外重视亲情,尤其会哄女人,当即便剥了个水果给额娘递过去:“哪儿能啊,这不是就事儿说事儿么,您在我心中还是这个!”


九爷竖了个大拇哥。


宜妃娘娘轻点他的额头,宠溺的嗔他:“贫嘴滑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