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大佬横行娱乐圈 > 第108章 杂志拍摄

第108章 杂志拍摄

作者:姬朔 返回目录

上次陆深发的群聊怒斥假粉丝,就已经被人津津乐道。


这次他发截图的时候,忘了把群名模糊掉,顿时惹得粉丝们哈哈大笑,直接把他的新微博送上热搜。


热搜第一#雀神争霸赛#


刚看到热搜的人,还以为是什么华国举办的麻将比赛,等点进来才知道,原来这是神之试炼嘉宾组六人天团的微信群名!


评论里顿时一堆的“哈哈哈”。


【惊!某女星不务正业深夜聚众是为哪般?一切尽在《神之试炼》番外篇《雀神争霸赛》!】


【冷知识,原来高冷女神林拂,内里是个热爱麻将的文艺女青年。】


【难道没人发现,他们的麻将局里江棠才是隐藏的大佬吗?】


说罢还有人把先导片里一群人打麻将的片段截出来,当时被以为是运气好的江棠打牌,在经历第一期的三观颠覆之后,变成了大佬深藏不露的证据。


于是,一开始辱骂江棠的话题开始跑偏,到后来连陆深本人都忘记他发这条微博是为了反驳谣言,而是开始试图挽回他摇摇欲坠的尊严。


黑子们:??? 一秒记住m.geilwx.com


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基本的尊重??


实在是黑子杠精太低端,只要真正看过《神之试炼》的人就会知道,他们六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彼此之间缓缓流动的默契,以及无比融洽的气氛,浓郁得都快溢出屏幕了。


讨厌江棠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


陆深刚从保姆车上走下来,旁边就恰好响起阴恻恻的声音:


“陆深。”


陆深惊了一跳,回头就看见姚之玉站在不远的地方,恶意满满地瞪着他。


他干咳两声,故意装作没看到,快步往楼里走去。


姚之玉紧随其后。


“你可真够厉害的,卖得一手好队友!”姚之玉忿忿不平地咬着后槽牙,“我的名声都被你败光了!现在连我妈都打电话来问我,为什么要把微信群名取成雀神争霸赛,让我不要一天老是打麻将,多睡觉休息……这些可都是你的功劳!”


陆深讪讪地摸着鼻子。


两人刚好走进摄影棚,提前到的宋谈把他们的对话听在耳里。


“我也被人问了,问我什么时候学会的打麻将。”宋谈笑意吟吟地摇头故作感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陆深开始悄悄往后退。


结果他的后路早就被人堵住,林拂静悄悄地出现在他身后。


“可真有你的,说吧,想怎么死?”


陆深吓了一跳,眼角余光瞥见江棠带着助理走进来,动作前所未有的灵活,飞速奔到江棠身边。


“棠姐救命!”


硬是把高大的身躯缩在了江棠的身后。


姚之玉见状笑骂:“叫谁棠姐呢,棠姐是你叫的吗,你这个老腊肉!”


陆深小心翼翼冒头:“这是表达对队长的尊敬,你知道什么?队长,下次要组队吗队长?带我躺赢带我飞好吗队长?”


姚之玉一个健步冲上来:“我先跟队长说的,你要排队!”


两人像小学鸡一样幼稚地斗起嘴来,摄影棚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在两人都没注意的时候,江棠赶紧走开,免得被吵闹所殃及。


她刚来到林拂身边,就见林拂一本正经地敛眉严肃。


“队长,你也可以考虑我。”


江棠:……


无言以对。


没多久时白也到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行程太赶,俊秀清隽的脸上满满都是疲惫,眼下的黑眼圈非常明显,典型的睡眠不足。


“我刚赶完行程过来。”他扬起疲惫不失灿烂的笑,眼底藏起深深的倦怠。


江棠觉得他状态不对劲,多看了几眼。


但见他有意掩饰,也不好戳破。


今天是六人组给《时尚COSMO》拍摄封面的日子,拍摄主题已经提前发邮件跟他们沟通过,所以等六人到齐了之后,进化妆室开始换衣服化妆。


杂志的工作人员们见状有些慌。


他们之前试着跟六人沟通,想要错开他们的时间安排。


毕竟咖位不同,待遇也会有所不同。


谁想六人都挑了同样的时间来,这样化妆室紧张的杂志社,不免提心吊胆,生怕一个安排不合理,让这六人吵起来,那可就是天大笑话了。


他们还不知道,时间是六人在群聊里商量过的,大家一起到了之后,也是说说笑笑、插科打诨,时间飞快过去。


林拂、姚之玉这两号女星,跟江棠共同一个大化妆间,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两人不仅没有吵嘴,反倒是集合起来,开始讨论江棠的妆容适不适合。


“记得把我们小棠化漂亮些!”


话语里全是宠溺。


工作人员们彼此对视,这下才算知道他们不是炒作,而是真的感情好了。


今天的《时尚COSMO》拍摄,主题就是神之试炼,所以摄影师在商讨挑选后,用的跟节目第一期丧尸研究所相似的末日主题。


另外,除了封面的六人合照,每人还有单独的采访跟内也拍摄。


一开始拍的当然是六人照。


他们每个人的衣服都是在精心挑选后,又特别经过处理的。


在摄影棚里搭建的荒凉敝旧的末日废墟之上,六人都穿着白色的西装与礼裙,衣服面料上都有烧灼过的痕迹。


这寓意着在绝望的末日废墟里浴火重生的六人。


江棠的位置靠后,她坐在倒塌的横梁上,一腿悬着,一腿收起。


被火烧后斑驳不齐的白色裙摆,尘埃不染地在横梁上铺散,又轻盈地垂落悬挂,裙角如花散落铺开,柔顺洁白的羽毛间或点缀,从下摆到胸口逐渐浓密,最后如鸟儿羽翼抱住她的胸口,还有细小珍珠蕴光含华。


羽毛抹胸之上,没有任何装饰,只有清晰纤细的锁骨,和修长如天鹅的脖颈。


她长发束起,碎发散落。


水墨笔精心勾勒而成的眉眼,细致藏神,隐含光华。神情似悲似喜,眼中漠然无光,好像睥睨世间的神祗,有种令人唏嘘的悲悯。


她搭在横梁的手里还垂下一支白色玫瑰,花瓣随风凋零,寂然飘落,又掉在林拂披散的发间,与黑发形成鲜明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