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 第008章 开局就是骗子(八)

第008章 开局就是骗子(八)

作者:萨琳娜 返回目录

被何鸿图抱在怀里的何甜甜:……


麻木了,她彻底麻木了。


她就知道,她这一世的亲爸亲妈,实在是、实在是——


不能说难听的字儿,因为不管怎样,他们都是自己的至亲,他们对自己也是真心疼爱、全心照顾。


“看来,我以后不但要努力挣钱,好好孝顺亲爸亲妈。而且还要尽可能去弥补爸妈曾经犯下的过错啊。”


何甜甜忽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好重。


但,这还不是最悲催的,何甜甜就怕还不等自己长大,有能力照顾父母、补偿受害人或是社会,她的这对骗子爸妈就、就已经——


不行、不能再往下想了,再想下去,她就会愁得睡不着觉!


一个刚满月的奶娃子,硬生生把自己弄得失眠,也是够诡异的,万一爸妈再误会她得了怪病,弄个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就更麻烦了。


努力!我要努力!


我要好好学习,我要加倍赚钱……呜呜,亲爸、亲妈,你们就看在我是你们亲生骨肉的份儿上,少折腾点儿,要不然,女儿真怕来不及啊!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我以后不想去牢里探望你们啊!


何甜甜满心愁苦,所以,哪怕事后知道,爸爸帮三爷爷和许大姨“牵线搭桥”,却没有在中间收取任何好处费的时候,何甜甜也没有半点欣慰。


她甚至更加担心:虽然只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亲爸亲妈给她的感觉就是无利不起早。


他们小夫妻,许是自己幼年的经历太糟糕,所以活得格外通透、功利。


他们做每一件事,都有强烈的目的性。


这次医保用药的事,何鸿图似乎真的只是两边帮忙,自己没有赚一分钱。


但何甜甜就是有这样的预感——老爸应该是在憋大招,他后面还有更深的目的!


何甜甜更加不敢松懈了,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守着亲爸。


可惜,她还太小了,一直到出了百日,她的睡眠时间才慢慢减少,从曾经的一天睡将近二十个小时,减少到了一天睡十五六个小时。


而且她表现得十分黏人,只要爸爸出去拜访客户,或是去目标客户家服务,何甜甜都会伸手拉着亲爸的衣襟,死活不肯撒手。


对此,田真真还着实吃了几次醋,跟何鸿图抱怨:“真是个小没良心的,我没白天没黑夜的伺候她,管她吃管她穿,结果她最喜欢你!”


何鸿图却十分得意,“那当然,你也不看看她是谁的闺女?”


这可是他何鸿图的亲生女儿,他拼死拼活在外面赚钱,什么脏的累的活儿,他都愿意干。


就是为了能好好抚养闺女,让她过上幸福、安定的好日子啊。


卖了一年多的保健品,跟数十个形形色色的家庭有了接触,见过孝顺的儿女,也见过不孝的畜生,何鸿图之前还担心自己万一也养出一个不孝女,那他和老婆该咋办。


现在嘛,嘿嘿,何鸿图低头看看白白胖胖的小闺女,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那信任的小眼神儿,那抓紧自己衣服的小手。


何鸿图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更是无比笃定,他闺女啊,将来长大了一定是最孝顺、最乖巧的好孩子。


“行了,只要不是去公司开例会,我在外面跑业务,带个孩子也不麻烦!”


何鸿图索性买了个腰凳,只要出门,就把孩子挂在自己身前。


而田真真呢,过去单独开发客户,但她怀孕后,发现和老公一起出马,似乎效果更好。


有的老人,比如那些子女在国外或是外地的,他们非常渴望有人能够来探望自己,陪自己吃个饭。


如果是像何鸿图、田真真这样携家带口的,那就更好了,老人仿佛自己的儿孙都来了,有种一家团聚的错觉。


意识到“团队”的力量,何鸿图夫妻俩就愈发像一对连体婴,几乎是走到哪儿,都是一家三口。


“对了,老家的事,应该差不多了吧!”


何鸿图和田真真既是最亲密的夫妻,又是利益一致的事业伙伴,他们之间真的没有半点秘密。


怀里的何甜甜呢,还只是个话都不会说的奶娃子,所以,他们夫妻聊天的时候,并不会刻意避讳。


何甜甜就知道了更多亲爸亲妈的“秘密”。


不过,这次听到田真真提到“老家的事”,不知为何,何甜甜忽的打了个寒战。


又是那种不好的预感啊。


总感觉爸妈在暗搓搓的搞事情。


他们、他们不会又想骗人了吧?


何甜甜心里忐忑,一张白皙粉嫩的小脸也快皱成了一个“囧”字。


何鸿图只顾着跟老婆聊事情,一时没有注意怀里的女儿,所以也就错过了何甜甜那愁苦的小表情。


“差不多了,我又帮村头的六叔弄了个六折的手术费,足足省了三千多块钱呢!”


何鸿图嘴上叫着“六叔”,语气却没有半分的恭敬。


不得不说,当年的事,何家村的亲戚们真的伤透了他的心。


这次要不是为了他的那个计划,他根本都不想搭理老家的那群极品。


“黄老板那边呢?我可听说,外头传得很疯,说他是香港来的,家里做大生意。他这次来咱们县城投资,是看好了咱们这里的市场……”


田真真跟那位说着一口别扭普通话的港商黄老板接触过,看那人的装扮、气度,确实像个有钱人,仿佛很有来头。


可她心里就是有种毛毛的感觉。


回来后,跟丈夫说了说,才发现,不只是她,丈夫也觉得黄老板有问题。


“咱们这里的市场?呵,就咱们这么个小破县城,保健品市场开发得再好,能好过省城?”


都是千年的狐狸,在他面前还玩儿什么聊斋?


何鸿图在黄老板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


“……所以,这件事咱真的要做?”田真真有些犹豫。


骗人是违法的啊。


而且这种事不太好控制,万一控制不住,把事情闹大了,将来会不好收场啊。


过去没有孩子,田真真颇有点儿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但自从有了女儿,田真真发现自己仿佛有了软肋。


她和丈夫可不能出事儿啊,万一他们有了意外,留下女儿一个人该怎么办?


难道要让女儿像他们夫妻一样,也从小就吃苦受罪,没个好日子?


“做!放心,我都计划好了,我就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侵占别人一分一毫……”


何鸿图抱紧闺女,认真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