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 第001章 开局就是骗子(一)

第001章 开局就是骗子(一)

作者:萨琳娜 返回目录

“……是个女孩儿,母女平安!”


护士抱着一个襁褓走出产房,对着守在外面的男人说道。


千禧年了,人们的观念似乎得到了改变,但在他们这个小县城里,还是有大量重男轻女的家庭。


今天很邪门儿,接连进去的两三个产妇,生的居然全都是女儿。


前两个产妇的丈夫,一个全程黑脸,百般嫌弃的接过女婴,另一个直接拉着个老太太走人,连产房里的产妇都不管了。


有了不好的先例,护士抱着第三个女婴,都没敢说那句“恭喜”,就怕产妇家属恼羞成怒,再把怨气撒到她的头上。


被护士抱着的小小婴儿,似乎感受到了护士的情绪,竟忽然哇哇大哭起来。


何甜甜是真的想哭,啊啊啊,一朝胎穿,她、她怎么又是个女孩儿?


前世,何甜甜就因为是个女孩儿,被重男轻女的父母抛弃。


他们倒也没有直接把何甜甜丢到大街上,夫妻俩都是公职人员,还残存着些许良心和底线。


可他们又想再拼个儿子,索性就把刚出生的何甜甜送回了老家。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父母重男轻女,爷奶也不遑多让,他们根本就不愿养一个赔钱货。


正巧那时何甜甜的大姑何胜男因为生不出孩子,被婆家逼着离了婚,何甜甜的爷奶便索性把何甜甜过继给了何胜男。


因为是亲大姑,老家的那些长辈、亲戚们也就没有刻意隐瞒。


所以,从小何甜甜就知道自己被父母抛弃了,养她的那个女人不是妈妈,而是她的亲姑姑!


被抛弃的经历,让何甜甜很没有安全感,也养成了自卑、敏感的性格。


姑姑是小镇的“名人”,连带着她也成了三姑六婆口中的“小狐狸精”。


周围人的闲言碎语,让何甜甜变得愈发内向。


她低着头,含着胸,不敢主动跟人说话,整天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留着厚厚的刘海儿,带着笨重的黑框眼镜,瑟缩怯懦,学习成绩中等偏下……俨然就是每个班级都会有的最好欺负的女孩儿。


事实上,何甜甜也确实遭受到了冷暴力。


从小学开始,就没人愿意和何甜甜一起玩儿。


何甜甜想主动跟人家说话,那些孩子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故意不搭理她。


何甜甜主动伸出去的手,也被人直接无视。


那种尴尬,那种羞耻感,让何甜甜变得越来越自卑。


一直到高中,何甜甜都是一个人,连个一起上厕所、一起放学回家的小伙伴都没有!


每每被人欺负,每每被人嘲笑,何甜甜就会格外想自己的亲生父母。


可他们却不要她。


“如果我是个男孩儿,是不是爸爸妈妈就会喜欢我了?”


“如果真的有穿越、有重生,那就让我当个男孩子吧。”


从小受到重男轻女思想荼毒的何甜甜,自己都觉得“女孩儿是原罪”,她根本不信还有更多的父母,不会因为性别就差别对待自己的亲骨肉。


她只能卑微的幻想,来生来世自己投胎做个人人喜欢的男娃儿。


结果,她真的重新投胎,却、却依然是个女孩儿。


“老婆,你生了个闺女,你听听咱们闺女的嗓门儿多大啊,嘿,像我!”


何鸿图不知道何甜甜正兀自悲愤着,喜滋滋的抱着襁褓等在产房门口,等刚刚做完剖宫产手术的妻子被推出产房的时候,他举着襁褓,献宝一样展示给妻子看。


“我知道是闺女!哼,我自己生的孩子,难道还不知道是男是女?”


田真真的麻药劲儿还没有过去,脑子也有些混沌,笑骂了丈夫一句。


“嘿嘿,我这不是高兴嘛。”


何鸿图看着自己的亲闺女,小家伙不像很多刚出生的孩子般红彤彤、皱巴巴,而是白白净净。


哎呀,那小脸白的啊,简直都能发光了。


“不愧是我闺女,长得就是像我!”


何鸿图越看越高兴,一手抱着襁褓,一手扶着推车,护送妻子一起回到了病房。


何甜甜只顾着哇哇大哭,全然没有听到何鸿图的小声嘀咕。


回到病房,何甜甜哭累了,也饿了,拼命吧唧着小嘴儿。


何鸿图第一次当爹,自然没有经验,还一个劲儿的夸闺女嘴巴好看。


一旁陪床的老太太看不下去了,赶忙提醒了一句:“孩子应该饿了,赶紧让你媳妇喂喂!”


“啊?她这样是饿了?”何鸿图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他没有急着把孩子递给老婆,而是一脸憨笑的跟老太太道谢:“哎呀,大姨,真是太谢谢您了!”


“还是您这样的老人经验多,要不老话总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您啊,在您家肯定就是镇宅之宝!”


何鸿图年纪不大,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他长得不算多英俊,但就是看着让人很舒服。


国字脸,浓眉大眼,咧开嘴一笑还透着几分憨厚,说出的话,更是非常让老年人开心。


老太太直接被逗得哈哈大笑,“还大姨?小伙子,我都快七十的人了,我孙子和你差不多大。你叫我奶奶还差不多!”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老太太还是很高兴。


毕竟对于女人而言,哪怕到了八十岁,也希望别人说她年轻。


“快七十岁了?不像啊,您看着顶多就是五十岁!”


何鸿图一边拼命的拍老太太的马屁,一边把孩子送到老婆身边,嘴里还不忘跟老婆嘀咕:“真真,你来看看,这位大姨像七十岁的人吗?”


田真真躺了一会儿,大脑清醒了些,十分配合的顺着何鸿图的话,故作惊讶的说:“七十了?可真不像,大姨,我看着您比我妈还显年轻呢。”


“我就说吧,大姨您保养的可真好。您家的儿孙也一定非常孝顺!”


“老公你说得没错,日子过得舒坦,人才会越活越年轻。大姨,真是羡慕您啊,您一定是个多福多寿的人!”


小夫妻你一言我一语,没几下就把老太太哄得脸上笑开了花。


老太太干脆撇下自己的孙子媳妇,跑到田真真的病床前,耐心的指导她怎么喂奶、怎么给孩子拍嗝儿,还手把手的教何鸿图换尿布、洗尿布。


“小何啊,我给你说,这些尿戒子啊,先打上一层肥皂,然后用开水烫。什么屎啊尿啊,统统都能洗干净,就跟新的一样!”


老太太小声的跟何鸿图分享心得。


“哎呦,许大姨,还是您知道得多,待会儿我闺女拉了,我就去试试。”


短短一番交流,何鸿图已经知道了老太太的姓名、年龄、退休前的工作等等。


另外,老太太有几个儿女,多少个孙子外孙,老伴儿前两年刚刚病逝,几个儿子要来接,她也不走,而是一个人住在老宅子里,这些情况,何鸿图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楚了。


而田真真呢,跟丈夫一唱一和,配合度那叫一个完美。


待到田真真住满了七天,准备抱着孩子出院的时候,这对夫妻已经弄到了老太太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并许诺:“大姨,等有时间了,我们就去您家看望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