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红豆沈静柔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好的不灵坏的灵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好的不灵坏的灵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时间还早,想来这个时候还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红豆打开自己的手机,把这次任务的大概描述给几人看。


这里的果园是被害者租赁的,现在租赁人已经没了,村里准备收回再转租给别人,一切事情都已经完成该走的程序,就在新的承租人来这边接手,准备开始整理,拆除这座小屋翻盖的时候。


不光工程车不能启动正常工作,连动手拆除的工人都发生意外,新主人不信邪直接准备自己动手,现在人还在医院里面昏迷着。


但是钱已经花了,不可能就这样不管,新接手的那家人开始四处找能人异士来帮忙处理,最后都不了了之,也就等到了他们出现在这。


沈静柔最后把手机交还给红豆,“这是叫咱们拆房的节奏么?”


韩怡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她,“这孩子这个智商怎么活到现在的。”


红豆也很好奇这个问题,只能和她直接挑明关键点,“你们找到不能拆房的主要原因就好,解决了就算完成任务,所以能不说傻话了么?”


屋里的空气实在不好,顾九炎冷冷的下达最后命令,“解决了你们继续留在行动组,反之自动辞职好了。”


大神下令谁敢不从,等那两位大神都离开之后,屋子里面陷入短时间的安静,三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昏黄昏暗的蜡烛光亮照射下,有点无语问苍天。


这样的氛围下,还好有不知道愁字怎么写的沈静柔


,她随意在地上扶起一只板凳,大大方方的坐下,“你们担心什么,以我这段时间的经验,太难的豆宝肯定不会叫咱们自己做,现在咱们只要安心等着鬼出来,直接收了就成。”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韩怡很是合时宜的开口道,“怎么收,还跳河里去!”


在沈静柔的大白眼中,另外两人都忍不住想到她狼狈的样子,笑得欢脱。


“那是我没准备好,被偷袭的掉水里了,这次在地上我就不信我还收拾不了他们。”


三个人在屋里不知道等了多久,四周除了夏虫的鸣叫再也没有其他动静,倒是堆放厨具那边闹过一次耗子,闹鬼,还真是呵呵了。


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所剩不多的蜡烛头,韩怡有点发愁的问道,“这都快三点了,怎么什么都没发生什么,再过过鸡叫是不是鬼就要下班了。”


沈静柔也是不知道,一脸无奈,现在要是顾九炎和红豆他们还在多少还能问一下,可惜这两人直接把她们丢下就开车到果园门口去等了,能怎么办,打电话么?


有顾九炎在,她还真不敢。


舒然站出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咱们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叫鬼不得不出来啊?”


沈静柔伸直有些酸麻的腿,不赞同的回怼,“难道咱们叫他他就乖乖出来,一定是知道来了真本事的人,吓得老实了。”


对于沈静柔这样消极怠工加上自我感觉良好的态度,舒然也不说什么,直接站


起身子,朝着洞开的木门走去。


本就摇摇欲坠的门和门框的牵连本就脆弱,哪顶得住舒然一个身上功夫不错的女警摧残,三把两把最后直接来了一脚,轰然倒地,仰起地上不少的尘土。


韩怡的脑子转的快,立马明白了舒然的想法,也上前帮忙,开始动手把石棉瓦上面固定用的铁丝慢慢解开,没有多久一块用来挡着墙壁破洞的石棉瓦也投奔了大地的怀抱。


明明两个各自都不是很高大的姑娘直接开始徒手拆房,并且一发不可收拾的越拆越利搜。


把车子停去外面,守在不远处观察的顾九炎和红豆可以清楚的看到这边的动静,红豆看了眼时间,三点二十了。


对着顾九炎伸出葱白的小手,“还没到四点,她们就已经发现了,你输了,愿赌服输吧!”


黑夜中顾九炎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老婆脸上贼兮兮得逞的笑容,嘴角也泫然绽放笑纹,宠溺的把衣兜里面,两把早就准备好的匕首放倒面前平伸的小手上面。


其实事情的发展一直都在顾九炎的预料之中,屋里的三个女孩,除了沈静柔另外两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一个是号称奖学金收割机的学霸韩怡,一个是刑侦世家出身的舒然,只要她们能冷静下来,很快就能找到关键的地方。


红豆收起两把匕首,开心的放进包里,“这下好了,舒然和韩怡两人的武器有了。”


早就知道红豆心思的顾九炎


莞尔,这个丫头对身边的任何一个朋友都很用心,平时打打闹闹,却总是在默默为她们考虑。


能做这丫头的朋友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当然自己是最幸运的,因为他可是她唯一的男人。


果园的深处卷起一阵冷风,在这样的酷暑之夜由为怪异,有目标性的直接朝着小屋所在的位置吹去,屋子的三四块板子都叫三个姑娘给拆掉,整间房子显得更为破败。


沈静柔这个慢三分的终于知道其他两人的打算,一起加入了拆迁大军,就在她们手中的板子才被拆开,屋外一阵冷风卷着叶子杂物直接扑进原本的屋门。


蜡烛应声而灭,三人也赶忙闭上眼睛捂着口鼻,这阵子风说没有原因都奇怪,什么样的阵风可以把地上那破门板直接吹翻好几个跟头的。


沈静柔眼睛还没有睁开,背过身赶忙就把背后的那对弯刀抽出来,“你们两个小心点,正主到了。”


一片漆黑同时目不能视,叫沈静柔觉得有点被动,那些书里写的什么听声辨位不是不存在,问题是有着呼呼的风,辨个屁的位置,什么都听不到。


努力睁开眼睛,外面的月亮地东西还能看得清明,沈静柔直接做出决定,“咱们到外面去,里面太黑。”


外面明明更危险,但是两个女孩都没有抗议,跟在沈静柔身后除了屋子,说来也怪,她们三个刚离开屋子的范围内,刮得人睁不开眼睛的强劲风势


立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终于能睁开眼睛,韩怡和舒然都把红豆给她们的符纸紧紧抓在手中,另一只手攒着护身符,警惕的观察四周,防备外界的任何不友好动静。


就在她们三个以为自己开的眼失去效果的时候,在离房子不远的大石磨方向传来一道气氛的男声,“你们是什么人,该来我家里捣乱。”


三人都机警的快速转身,看着黑暗中像石磨的方向,那边很正常,根本没有任何一个鬼影子,说话的到底是谁。


良久没有得到答复,那个声音像是已经开始不耐烦,愤怒的大叫,“你们都给我滚,再敢出现就要你们的命。”


沈静柔大着胆子问道,“你是这里之前的男主人吗?你出来说话。”


石磨那边并没有任何鬼影的出现,然而声音还在继续,“那你们就死吧。”


刚刚那阵怪异的风在地面上面眼看着升起,夹杂着小石子和杂物向他们直接逼近,三个女孩都努力维持着自己身体的平衡,手上的符纸都快要攥不住脱手。


屋子门口的地面上,一个脑袋从后面裂开的女人身影出现,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从那片早已干涸的血渍中一点点冒出来,嘴中发出叫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别人也许不认识,但是韩怡清楚记得这张脸,自己检验过的尸体,还是最近的案件,她不会忘记,正是这家的女主人。


“舒然,小心那边。”沈静柔也发现了门边


的异状,这个还没找到在哪,那边就冒出来一个,是不是一会还会有两个小的?


当两个小孩子丝毫没有天真无邪,带着惨厉的哭嚎声响起的时候,沈静柔都想骂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想什么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