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红豆沈静柔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渔村的传说

第二百一十三章 渔村的传说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趁着天色还早,张帆又带着顾九炎他们在村里其他几户当日一起出海的渔民家中转悠了一圈,也和他们聊了一下当日所见。


情况和张帆说的基本没有什么出入,只有一位年纪大的老人补充了一点很重要的话,那还是听他祖上老人说过的事情。


老人的脸上沟壑很明显,看得出是海风在老人脸上留下的痕迹,手里拿着烟卷,抽了一口,有些浑浊的眼睛望着大海的方向,说道,“应该是阴兵又出来了,以前就过这样的事情。”


没等红豆他们说话,沈静柔就好奇的追问,“老爹,您给我们说说以前脑阴冥的事情呗,我们挺好奇的。”


“你们警官还相信这些?”老人明显不是很想往下说,看着几个年轻人,现在的小孩子根本不愿意听他们说古,上次感叹了一回,还叫自己儿子给说了。


说什么现在不兴这些封建迷信,叫他以后少说为妙,这次也是想到死在海里的那些人,心有感触才一时说漏了嘴。


老人的儿子在父亲还没开口的时候就起身阻拦,“警官通知你们别停我爹他论说,人老了说这些都当不得准的,你们千万别当真。”


顾九炎死人脸的标配上线,对着那个年轻点的渔民说道,“你坐下,老人家您继续说。”


那个年轻的渔民有点着急,怕父亲乱说话招麻烦,张帆安慰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大海,你别担心,这几位想听就叫


老叔说说,我之前也说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就是没有老叔知道的多。”


韩怡停下笔看着老人,“这些也许会对案子有帮助,您说吧,这个不犯法,没事的,我们还要谢谢您积极给我们提供帮助呢。”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有了这句话大海的父亲倒是真坐下给几人好好说到了一下从小时候就听自己的太爷爷讲给自己的故事。


具体的朝代已经不可深究,只知道是正在打仗的时候,一搜落难而逃的战船在附近海域里面遇到了风暴。


就在他们以为自己逃过了敌人的刀剑却要覆灭在自然的手中之时,瞭望台上的人发现了这边还是贫困小渔村,只有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路夜晚点起的隐隐烛光。


他们拼了命的朝着这边而来,准备在这里暂时躲避风雨,修整船只之后再继续启航去往自己的目的地。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当船上的那些人都在享受脚在陆地上的幸福感觉之时,从那些捡漏的村屋中出来的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人。


这里是一个早已被因为同一场暴风雨带来的海盗占领,他们早就注意到那艘巨大的船只打算拿下这个看起来就很肥的大鱼。


屠杀在漆黑下着大雨的岸边开始,那些根本没有防备的船员还有上面逃出来的官员和家眷,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在那一夜被海盗砍死在这片沙滩上。


血液还来不及渗入沙滩下面,就已经被瓢泼大雨冲进海水里面,随之


消散,遇难的不只是这艘船上的人,还有留在渔村的那些老幼妇孺。


海盗得到他们想要的,把渔村里面有价值的东西一并带走,还有那艘船里面他们梦寐以求的金银珠宝离开,当出海打渔被暴风雨困住不能回来的男人们回来的时候。


面对的只有完全流干血液的尸体,自己家人的,同村乡亲的,还有一群不认识的陌生人,与前滩海边停着的一艘搁浅的战船。


老人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也许是对这块故土的留恋也许是对家人的怀念,他们用那艘船送葬了岸上的所有尸体之后,依旧在这里定居,起名就叫晨光,早上的第一道阳光。”


老人说完,眼睛依旧看着大海的方向,好像那上面就有那艘送葬的船只一样,后来红豆他们才知道大海的娘就是在这还上水葬的,老人应该是想到了自己被海潮带走的老伴。


张帆也安静的听完了老人的话,和红豆他们说道,“这些都是真事,最早的县志上面都有记载,就在陈光玉村的第一页上面,之前还上过电视呢。”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一点都不会质疑,可是老人接下来的话叫这个故事从凄凉转成的惊悚。


“他们恨这里,总是在附近出现,之前是不来了,但是现在肯定又是他们回来了,那艘满是尸体的鬼船。”


大海实在是忍不住了,对老人喊道,“爸,您别瞎说,都什么


和什么啊,要是鬼船我们能回来,现在还好好的站在您面前?”


张帆被这爷俩话里的意思吓到,“叔,你可别吓唬我,咋还有鬼船这个说法。”


老人又叼上一根烟,向空直接点燃火机都过去了,老人很是享受的吸了一口,“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刚才说的只是告诉你们这船的由来,要是真想知道我就和你说说,大海啊,你上屋里再给客人加点水。”


大海实在是拗不过自己的老爹,只能闷头不吭声的回去倒水,沈静柔等不及的催促,“老爹,你快说吧,那鬼船到底怎么了啊?都快急死我了。”


老人也不再卖关子,眼神带着害怕的说道,“在我出生之前,小百十年前吧,那时候鬼船出现过一次,在人们都熟睡的夜晚,它就那样停在了浅滩的位置,村里有人起夜时候发现那边有灯火,就叫上周围的邻居一起过来查看,大家的船可都是停在这边,没人出海的时候夜里这边是不可能有灯光的。”


“他们临近的时候就看到海边那艘从来都没有人见到过的古代军舰样式的巨大木船,还说上面站着很多面色苍白的人对着他们招手。”


老人的话又停下,像是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指着对面的张帆,“不知道怎么的他们都晕倒了,知道第二天天亮,他们的家人相互问询才知道所有人都没有回去,找到海边看到他们倒在地上,救回去灌了热


水才醒。”


“合着鬼船就是来观光的,这个和张帆有什么关系,您指他干嘛?”沈静柔实在受不得这位老大爷在这边慢悠悠的讲古,很想直接问出结果。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急的性子,比个小子还没有耐性,你看看他,这才像样嘛……”老人看向沉稳坐着,始终没有说一句话的顾九炎。


沈静柔真的很想翻白眼,大爷您什么眼神,他平时就是哑巴和面瘫这样也叫稳重,那自己这辈子估计都不行。


这话只是没有胆子再顾九炎面前说出来,顶头上司,得罪了没有好果子吃。


“那些人就好像这个小姑娘一样心大,根本没当一回事,只以为是他们的幻觉还是梦游什么的,没多久就结伴出海,回来的就只有张帆的太爷爷,好在我的爷爷还小并不在其中,带回鬼船消息的也是他。”


红豆现在总算是多少听明白一点,就是现在的这件事情之前也发生过一次,还是在之前有征兆的,唯一幸存的人时张帆的太爷爷。


转头赶忙问张帆,“你的太爷爷还在么?”


张帆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这样,可是自己爷爷和他爹都没和自己说起过,今天红寺湖第一次听大海他爹说起,半天才反应过来摇摇头,“我都三十多了,我太爷爷早就不在了,我对他都没有印象。”


事情现在有点不好办,虽然知道有这样的事情,但是根本前不知其因后不知其果,无从下


手。


倒是顾九炎第一次开口,对老人问道,“这次出事前,那船出现了么?”


老人已经站起来朝屋里走去,“我老眼昏花的,出现了我也看不见,好了好了,能说的不能说的都告诉你们了,走吧,也许真像大海说的这就是个迷信传说罢了。”


显然已经不想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