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红豆沈静柔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村长是被点名的

第一百九十八章 村长是被点名的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三舅姥爷气哼哼的看着那个老婆子,当看到她头上的白花时,才心软没有说什么不中听的,而是看着周镇说道,“你们想知道你爹的真正死因不?”


一句话叫刚才还像是斗鸡一样的老太婆红了眼眶,那天看到血腥残酷的一幕好像就在眼前,当即就拿着枕巾,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村长儿子虽然被点名,但是看到母亲悲伤成这个样子,也是老大的不愿意,绷着脸朝三舅姥爷说道,“三叔,我敬您是村中长辈,但是您也不能在我爹走了还没几天就找上门乱说些有的没的,我爹怎么走的我们家人或者村里的人应该都知道,您何苦拿出来刺激我娘呢。”


三舅姥爷知道周镇误会他的意思了,以为是他提起村长横死的事情刺激他们,村里比较迷信,所有的老人都想着死时候能够体面,一方面是儿女的孝顺,另一个就是能不能好好的走,也就是寿终正寝,但是村长一辈子很是强势的一个人,最后却是死的那么凄惨,就是不得好死,这也是他们一家子都很不能接受的事实。


红豆件三舅姥爷一脸为难的坐在炕上,低着脑也不说话,任由村长一家人对他怒目而视,眼睛里慢慢都是谴责的意味,也不得不开口。


“你们看到的只是结果,村长出事的真正原因不一定就是意外。”


红豆的话叫老太太立刻停下了哭声,周镇和他媳妇也抬头看向红豆,


脸上带着不敢置信,老太太尖声急切的问道,“天师你的意思是说我男人是被人害死的?”


然后冷静想想,又是不可能,那时候天还没有大亮,老头子是起床上院子里面上厕所才出事的,听到声音儿子就出去了,看到的就是已经倒在血泊里,脑袋扭曲耷拉在一边的村长尸体,要真是被人害得,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跑掉还没有一点动静。


沈静柔看不下去他们这样绕圈子,直言不讳的说道,“是鬼害死的,村长生前坐下亏心事了吧。”


要说村长这一家子人还真是挺虎的,沈静柔的话才出口,周镇就抡圆了胳膊朝着沈静柔的脸抡圆了巴掌扇过去,而那个床上看起来憔悴的老婆子更是双手成爪,上去就要挠人。


沈静柔才不会老实的等着被揍,红豆也不会叫这事发生在眼前,这周镇看上去五大三粗的,胳膊足有沈静柔的大腿粗,能这样下狠手看来也不是善良之辈,两个小姑娘一起坐着伸出一条笔直的大腿。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一脚一个把那两个动手的母子踹回去,红豆压在老太太的背上,沈静柔直接用方板凳扣在周镇的脖子上,叫他差点没断气,那个儿媳妇看到自己男人吃亏了,也要上手,叫红豆一个眼神瞪过去,乖乖的缩回去,憋屈的直接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我的天啊,你们这是要欺负死我们家的人啊,侮辱我死了的公公不说,现在还


要打死我们一家子阳世人啊……当家的,当家的你怎么样你说句话啊!”


三舅姥爷看到现场直接就被两个丫头三两下控制住,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觉得两个女同志都不好下手,所以直接帮着按住还在折腾的周镇,一烟袋杆子抽在他的屁股上,“能耐了你,一个大老爷们跟小姑娘们动手,臭不要脸的你。”


眼袋锅子的头可是铜的,周镇被抽的直哎呦,但是脖子被卡在凳子横梁下面,叫唤的生意都岔了音,狼狈的不行。


红豆并不多说,“我们敢说就是事实,叫你们自己亲眼看看。”


牛眼泪的小瓶子对着屋子里的三人面部直接喷洒,手中一直拎着的空酒瓶子直接朝着西面的墙壁丢过去,啪嚓一声,应声而碎,周镇的媳妇吓得抱着脑袋尖叫着蹲在墙角哆嗦,不知道这个女魔头要干什么。


三舅姥爷问红豆,“豆丫头是不是喷了那个玩意就能看到小翠?”


没等她回答就拿起来对着自己的脸上喷了两下,然后还做了一个轻拍加快皮肤吸收速度的动作,叫沈静柔脚一歪,直接松开了地上的周镇。


“三舅姥爷,”红豆有点无语,这大爷刚过了生劫,不易看到这些的,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只能拿出一张守阳符叫三舅姥爷坐在最东边的炕头上,“您好了,等下不准和阴魂说话或者靠近,也不能撒手知道不。”


乖得像个小孩一样,三舅姥爷


双手拿着符坐上了东边的炕头,那边恢复自由的一家子村长家人并没有再有什么过激行为,而是抖得像是打摆子一样凑一起,眼睛看着屋里多出来的那个恐怖女鬼。


屋子里从喧闹陷入了死寂,周镇媳妇现在想直接晕死过去才好,因为刚才她蹲的地方就在此时站了女鬼的位置旁边,她感觉靠近西边那边的身子都已经冷得没有知觉,再加上害怕,现在根本动都不能动。


“你们认识她么?”


“不……不……不认识。”周镇现在已经快要没有魂了,眼前抽冷子多出来一个披头散发,还能看到一条大长舌头耷拉在胸口的青面女鬼站在眼前,谁能好受得了。


那女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红豆他们的存在,现在除了身上朝外散发着阴气之外,只是傻呆呆的站在墙角处,并没有别的动作,但是这样的打扮已经足够吓死人了。


“她就是隔壁村的小翠,村长就是死在她手中的。”


红豆平淡的陈述事实,把村长和三石头坐下的那些字畜生不如的事简单告诉面前这几人,在听到这些之后,村长家的老太婆是最先崩溃的一个,那段时间她作为村长的枕边人也是决出了异常,却没有想到居然事实是这个样子。


现在的愤怒已经明显压过那个站着不动的女鬼小翠带给她的恐惧,一把拽下头上的白花和手臂上的黑布,“这个老王八蛋死得不冤,他做出这样的事


,不配我给他戴孝。”


周镇也一点点的远离那个站在墙角的诡异身影,这辈子第一次见鬼,居然还是在自己家,好在屋子里面人多,还有一个很凶狠的天师在,心理还能好受一点。


“天师,那……那个东西怎么都不动?”


沈静柔嘿嘿就笑出来,“看来你很想她能动动,可以呀,只要你要求。”


周镇赶忙摇手,全身都在用行动跟着拒绝,“不不不……不要。”


红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周家已经明显接受现实的几人说道,“现在好好想想村长死之前的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


就在沈静柔看不过去周镇胆怯的根本没敢上前把已经快死过去的媳妇救出女鬼脚边,过去拉了一把那个女人,拖着拽到周镇这边的时候,村长媳妇说话了。


村长出事的三天前,那天晚上一家人吃了饭在院子里面纳凉,抽烟的村长突然朝着院子外面“哎”了一声,但是其他人什么都没有听到。


当时村长媳妇还纳闷,“你哎什么呢?”


“刚有人叫我,这不是回答一声叫人家知道我在家呢么。”


周镇也插话说道,“爹你喝多了吧,刚才哪有人叫你就听你自己在那哎了。”


村长坐下继续抽烟,想想也可能是听差了,要是真有人叫他直接进来敲门不就好了,看来真是自己喝多了。


这件事一家人谁都没当回事,就这样三天的时候,村长就死在自家的院子里,


一命呜呼了!


沈静柔和红豆同时脱口而出,“点名了?”


然后看向站在墙角的那个小翠的神魂,红豆没有犹豫,在村长家的屋子里直接抄起一个还有小半瓶酒的瓶子,把里面的酒倒出去,对着墙角的小翠掐诀,收进瓶子,还在瓶身和封口都贴上了好多张的封印符咒,确保没有能透光的地方才装进布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