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红豆沈静柔 > 第六十五章 问米

第六十五章 问米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别人怎么问米?红豆表示不知道!


但是红豆问米需要什么,呵呵!一个香炉三支香,一碗超市标价3.15一斤的东北大米,够了!


韩怡这个钱凑够一块钱就不拆开的主,今天在红豆这是严重失血,在看到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道具时,脸黑的能滴水,沈静柔都识相的躲好远。


看门老头把死者,就是那位说什么都不闭眼的老太太的八字不知道怎么忽悠到手了,这会就写在红豆捏在手中的黄纸上。


对于今天一下子坑到两个演双簧耍自己的人,红豆很是开心,下午就给齐天发微信了,叫老仙们晚上到她这串门喝好酒来。


现在纸扎店里灯光是能关的都关上了,只留了一盏小夜灯,光线只能勉强看到东西的轮廓,不至于叫东西把自己绊倒。


“神经,七个碗摆成七星阵。”红豆对于装神弄鬼很是在行,毕竟之前跟孙老头旁边,至少看了十几年,孙老头当年其他本事没有,就是一张嘴和装神弄鬼的吓唬人了。


沈静柔多少在那本破书上学了点东西,七星阵也简单,道家常用的法阵,主在接住北斗七星的星宿之力,为施术者的术法起到加成的作用,有时候是灯,有时候会是酒碗,还有用蜡烛的,总之就是摆成北斗七星的样子就好。


红豆忍不住勾着嘴角,拿起看门老头珍藏很久,自己都舍不得喝的纯粮食酿造,高度数的好酒,直接把两瓶都


给打开,浓郁的就像在屋子里面飘散,在一边的老头用力吸溜着鼻子,像是多闻一点都能挽回些损失一样。


屋里人只有四个,但是齐天那边接到信号过来这边的仙家已经是六位了。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堂的堂主不用说,都和红豆比较熟悉,对她这个精灵之身的小姑娘很是喜爱,这次还是人家小姑娘请客喝酒,更是兴高采烈而来。


同来的第六位则是仙堂清风堂的堂主,夜清流,夜堂主!


这边的桌子上,几大仙家在红豆的招呼下,品尝着好酒,相谈甚欢。


屋里其他人只能看到红豆在这边,自己没喝,倒是开始一会把杯子里面的酒倒在地上,一会继续满上,来来回回,知道最后只剩下一碗始终没动过的,才停住。


夜清流美滋滋的喝完招待的酒,看到红豆桌子上摆着的东西,问道,“小友这是要问事?”


红豆在心底回答道,“嗯,有点小事要问问亡魂,也算是积德行善吧。”


“可需要我等帮忙,小友今日盛情我们几个老东西还没谢你,你无需和我们客气。”夜清流生前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将军,算是忠勇之士,死后还是耿直的性子。


一边消息最灵通的黄九奶奶滋喽一口,把碗里的酒喝了个干净,乐呵呵的对着红豆遥遥一指,“夜堂主你是不知道,这丫头今个请客这酒,是她坑人家对门守门老汉的,真当这丫头多好心,这就是个不


吃亏的主呢。”


红豆腼腆一笑,一点都看不出有坑人之后的心虚,“您老明察秋毫,小的认错,原谅则个吧,我的老祖宗。”


“去去去,臭丫头,才说了你不吃亏就来坑你九奶奶来了,这话叫你爹还有那帮护犊子的叔叔们听到,我家还有个消停啊!”黄九奶奶赶紧像赶苍蝇一样,把巧笑倩兮的红豆挥开,一脸惹不起的表情。


“好了,咱们酒也喝完了,别在这耽误丫头干正事了,咱们回吧。”一身棕色长袍的老者率先站起身,正事五大仙堂掌教的胡总堂主,老爷子和红豆挥挥手,一转身化成一道光消失,声音还在红豆脑海回荡,“小丫头有需要就过去搬兵,咱们离得不远啊!”


剩下的五位堂主也都微笑着散去身形,离开店铺。


看着眼前留下的最后一碗酒,其实今晚招魂只需要这一碗的。


看门的老头看着半天都没说话的红豆,忍不住问道,“丫头怎么样?是没请来么?”


红豆只是高深莫测的笑而不语,没请来?可不就没请来,她这不是还没请呢么!


阴阳行当里面有专门问米,代替阴魂给阳世亲人传话的人,多为女子从事,人们就习惯性的称之为米婆。


不少的米婆都是没有什么本事,靠着变声和腹语弄虚作假的,也有些有本事的,但是不会轻易帮人问米,因为阴魂上来要借住米婆的身躯和嘴,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来,也就是上


身。


阴魂上身就会泄留下阴气,对阳人就会造成伤害,所以米婆的身体都不会很好,大多早早收山,颐养天年。


红豆问米就不用怕阴气泄留身体的伤害,更不用拍桌子跺脚半天都敲不开地府门,带不上阴魂。


三只清香点燃,亡魂八字埋在面前的米碗里面,红豆弯曲起葱段一样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门一般的轻轻敲击三下,口中自报家门,“在下悟豆,今召唤陈氏胡翠荣魂魄上来问话,当值阴差哥哥行个方便。”


话音才落,桌子上面的米碗开始震动,里面的米粒就像是爆米花一样开始跳动,洒向碗的外面,在经过一段激烈的喷洒之后,渐渐停止,同时出现的就是一名头发苍白,形容枯瘦,皮包骨头的老妇人。


原本问米,上来的阴魂会俯身在施法者的身上,但是这个老妇人并没有试图接近红豆,只是痴痴傻傻的站在桌子一边,呆愣的看着桌子上的清香。


单看老妇人现在这副模样就知道,活着的时候没有享多少福,红豆开口“饿了就先想用了这香火吧,酒水也是给你准备的。”


手里把牛眼泪的喷雾瓶子丢给了沈静柔,这个东西沈静柔用过,知道怎么弄,直接拔开就对着韩怡和看门老头一喷,最后犹豫了下,咬着牙,自己也喷了一下,才小心的自己收好,想着没事就喷几下,早点适应阴阳眼。


红豆也不管那边三人,只是看着


这老妇人开始小心的吸食这香火,从开始有些胆颤小心翼翼,到后来开始猛烈的大口吸食,还会被噎的咳嗽几声,凑到酒碗边上吸几口,再吸香火。


三支香诡异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燃烧,正常的要一刻钟才会燃尽,这三只确是只用了三分钟不到的时间,红豆又点燃三支插上,这次的速度明显慢下来。


韩怡的职业特性,无法解释的事情经历了不少,看门老头更是没少见,在眼前出现白天还在冰柜见过面的熟人,应该说是熟鬼时,并没有像普通人那么惊悚,沈静柔今天表现的也是可圈可点,兴许是昨天被刘思雨那大红裙子吓的。


老妇人站直了身子,脸上的呆噩缓和了些,但依旧叫人看着觉得木讷,确实主动开口说了声,“谢谢!”


“你可是陈氏胡翠荣?”


“是,是的,请问先生找老婆子什么事情。”作为新魂,这胡翠荣表现的很正常,没过头七,三魂七魄还没有完全都意识到身体的死亡,有的守着尸身,有的生活在之前的地方,有的四散游离,有的归了地府。


现在这由地府召唤上来的就不是完整的魂。


“我且问你,你是否有什么心愿未了,为何不肯瞑目?”红豆点指下面站着的老妇人问道。


老妇人神魂飘忽,突然开始鬼声鬼气的哭起来,沈静柔不自觉的抚着自己的胳膊,这动静真瘆人啊!


“我放心不下家里啊!我儿


子才结婚不久,我还有放东西的地方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们,我还没有看到我孙子降生,家里本来就只有那一处房子,我死在里面,房子就跌价了,我怎么能放心的离开啊!”老妇人开始哭诉,就喋喋不休的絮叨,叫红豆听得有点脑仁子疼。


照这位这么说,说有的死人都不要 闭眼好了,这都是什么事啊,还以为能有多大的事情呢。


繁复来回不过就是放心不下自己的独子,而这位独子今年已经三十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