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红豆沈静柔 > 第四十二章 果然出事了

第四十二章 果然出事了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几人在这边说了几句话,按照平时,牛莉应该早就出声和他们打招呼了,现在厨房那边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而在红豆和顾九炎的眼前,厨房的门几乎都看不清楚,浓郁的阴气正是由这里扩散而出的。


顾九炎在前,红豆护着沈静柔在后面,三人离进门前才看到厨房里叫人触目惊心的一幕。


原本干净整洁的厨房里面现在满地的鸡毛,雪白的瓷砖,流理台面和锅碗瓢盆上,四处都是飞溅的鸡血,鸡是死了,但是不是被正常的杀死,而是都被直接撕开了胸腹。


牛莉侧身对着几人,手里正拿着一堆的内脏,不顾脏污的往嘴巴里面塞着,手里的鸡身子还在抽搐,肠子的一头还在肚子里,另一头却被牛莉叼在嘴里,吃的有滋有味。


“妈……”沈静柔受不得这样的刺激,张口担心的就喊了牛莉一声。


牛莉慢慢的转头,嘴角的血迹蜿蜒而下,落在她身上,地面上!对着门外打扰她吃东西的几人露出一脸凶恶的表情,就像是正在进食的野兽防范上前抢食的对手一样。


拉住沈静柔想冲进去的身体,红豆快速的把一张杀鬼符放在了她的手里,严肃的叮嘱道,“站在这,看到什么都不许动,觉得不对就用这个拍。”


紧紧攥着手里的黄符,沈静柔就站在厨房的门外,顾九炎已经先一步进了厨房,躲开地上的血迹,就站在了牛莉的旁边。


“还不离开


?”他身为阳阎王,自然有他的威严气势,多年的磨炼更是叫一般的小鬼见到他就瑟缩不止。


牛莉也像是很惧怕他一样,劲量的缩着身子,手里的鸡也丢在一边,躲到离顾九炎最远的角落颤抖。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别伤了牛姨。”红豆也已经进来,站在顾九炎的身边,仔细打量牛莉,在牛莉的身体里面看到一个胆怯却眼带恶毒的男人。


现在这个情况,既然知道这个鬼物害怕顾九炎,那红豆就出演白脸的那一个,轻轻的对着牛莉身体里的鬼物说道,“你现在离开我们就不追究,要是你敢伤害活人,那就只能把你交给他了。”


顾九炎现在十分配合,冷冷的一个眼神过去,不用拿武器就直接叫那个阴魂抖得不敢有一点动静。


队友太强也不是太好,这连想问点什么,估计那位现在都不能开口了,看着牛莉被这个鬼物折腾的这么惨,红豆也不想对他太客气。


手中一张驱鬼符就要朝着牛莉的头上拍过去,就在快要贴到牛莉头上的最后一秒时间,外面的沈静柔突然叫了一声,一起想起的还有一个男人的惨叫。


红豆手里的符纸没有停留,拍上牛莉之后,转身就朝客厅跑去,屋子不大,三五步就到了沈静柔的跟前,就看到沈静柔的脚下还有衣服上都有一些乌黑,像是沥青一样粘稠的液体。


沈静柔抖着手,刚才被她捏在手里的哪张杀鬼符已经只剩下灰烬,红


豆看到就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


“刚……刚才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我……我就拍了自己一下。”沈静柔虽然见过红豆抓鬼都姨奶奶什么的,但是那些都没有直接接触到自己。


现在上一刻发自心底的冷意还在身上,清楚的没有散去,凭空出现的惨叫更是证明了,她刚才的感觉没有错,真的有看不到的东西刚才抱了她一下。


“没事的,那个东西已经没了,那些黑的黏液就是唯一的残留物了。”红豆安抚着好友,上下看过,沈静柔只是有点阴气入体,其他倒是没收什么伤害,也放心了些。


顾九炎手里攥着一条绳子,一头在手拽着,另一边像是拴着什么,诡异的飘在半空中,呈现一个空白的圆圈。


“人晕了。”对着厨房的方向抬了下下巴,示意她们进去把人弄出来安置了。


沈静柔想起母亲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和红豆一起进去,把人抬出来,放在沙发上。


红豆洗了毛巾给牛莉擦洗身上的血污,还忍着恶心,把牛莉嘴巴里面没有咽下去的生鸡内脏掏出来,丢在了垃圾桶里。


“神经,去弄点热水来。”手里忙乎着,指使沈静柔去拿手,驱散阴气的符纸已经准备好,化在水里叫她们喝了,牛莉就能醒过来。


把水杯放在茶几上,沈静柔求生意志膨胀的捂着嘴巴,呜呜的说道,“你不会是要叫我和乌漆嘛黑的符水吧!”


红豆没好气


的翻着白眼,燃了手里的符纸丢进杯子,“爱喝不喝,你就感激这里没有香灰,不然我给你弄成黑芝麻糊,管饱。”


一边牵着绳子看戏的顾九炎,对于眼前这个坏心眼的丫头微微勾唇,他的道侣很可爱嘛。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贴标签的红豆,拿起杯子,熟练的抬起牛莉的脖子,直接把还有热气的符水灌了进去,一滴不带浪费的,可见这活没少做。


“哎……热!”沈静茹想说拿水太烫,你这是要谋杀我娘怎么地,话才说完,一个空了的杯子就被塞进手里。


水杯干净的根本看不到一点的纸灰,刚才的水好像也没见到灰啊!


红豆直接拽过垃圾桶放在了牛莉的脑袋旁边,叫她的嘴巴对着纸篓,小洁癖男朝远处闪开了几步,他可是知道一会的精彩过程。


“你那点阴气,多喝热水,多洗热水澡就成了,不用浪费我的神符了。”红豆手边的牛莉已经可以看到胸口在急速的起伏,红豆默默转开脸,正看到顾九炎闪远的身影,这货就是龟毛男。


果然,牛莉眼睛还没睁开,就开始大吐特吐起来,黑的的液体还有些或整或碎的肉块一起,顺着口鼻一起喷涌而出,腥臭夹杂着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


沈静柔都有点受不了这个味道,把屋子能打开的门窗,全都敞开,捂着鼻子,递了一包纸巾过去,迅速闪开。


身处灾难现场中心的红豆很想大吼,你丫的


是亲生的么!


在纸篓快满溢的时候,牛莉总算是缓上来了这口气,睁开了眼睛,眼前就是红豆有点发绿的脸,紧接着就是屋里面浓郁的异味。


看到牛莉醒了,沈静柔捂着鼻子凑过来,“妈,你感觉怎么样?”眼睛瞄了那个快满了的纸篓,不能想象自己妈的肚子里能吐出这么多东西。


红豆嫌弃的指挥沈静柔把纸篓拿出去外面,屋子里的味道实在是快不能忍受了,顾九炎牵着不知名的东西已经转移到了窗口,脑袋探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去了。


沈静柔无奈,戴上胶皮手套,举着纸篓朝外走,牛莉吐得有点无力,还是追加了一个命令,“柔柔,连纸篓都一起丢掉。”


外面回应的沈静柔的一阵子哀嚎,牛莉缓了下做起来,去卫生间漱口,嘴巴里面的怪味还有,看到厨房的壮观景象吓得妈呀一声,再从镜子里面看到自己身上,衣服上都是血更是一脸不敢置信。


红豆在后面一直跟着,牛莉现在伤了根本,她还是不放心,刚才沈静柔遇袭,显然这里并不止顾九炎绳子拴着的那一只。


“牛姨,你自己先洗洗,换身衣服,事情我慢慢的告诉你。”


牛莉点点头,随便换了衣服,把自己弄干净,沈静柔也会来,收拾着自己。


屋里空气多少比刚才好了很多,几人坐在了客厅,厨房实在被祸害的太彻底,只能暂时关上门,眼不见为净。


“牛姨,刚才你


被上身了,厨房就是那鬼物操纵你弄出来的杰作。”红豆尽量简洁的说了下情况。


牛莉经过之前的几件事情,对这些神鬼之说已经深信不疑,害怕的抓着女儿的手,一眼一眼的看着顾九炎这个白天送他们回市里才认识的帅气小伙。


她总觉得那个小伙子不远的绳子那边,有一双阴鸷的眼睛带着埋怨和恨意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