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人族镇守使 > 第六十六章 落潭居士

第六十六章 落潭居士

作者:白驹易逝 返回目录

轻骑赶路。


沈长青端坐在马背上,任凭如何颠簸,都没能让他的身形晃动许多。


本来从镇魔司来临安城的时候,他也是骑马来的,但因为中途不停歇的赶路,导致没到临安城马就累死了。


这一次。


沈长青又买了一匹马。


身上有钱,他自然不会为了区区几两银子吝啬。


只是以临安城那样的地方,也很难有什么好马存在。


所以。


沈长青最终随便挑选了一匹马作为脚力。


快马疾驰。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他也不敢那么每日没有的赶路,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休息一天再往镇魔司而去。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轰隆隆!!


忽然间有晴天霹雳响起,使得马匹受到了惊吓,直接人立而起,沈长青一手抓紧缰绳,双腿紧紧夹住,这才没有被甩下马背。


此时。


本来明亮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昏暗起来。


“要下雨了?”


沈长青抬头看着天色,眉头不由紧缩。


眼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是下雨,想要找个地方躲避都不容易。


尽管下雨与否对自己没有太大的影响,但被淋一个通透,也不是他想要的。


“驾!”


两腿猛地一夹,胯下马匹顿时狂奔而去。


趁着雨没有完全下来,沈长青需要找一个地方躲雨。


约莫一刻钟左右。


天空开始有蒙蒙细雨落下,本来视线就极为昏暗,如今又有细雨阻隔,更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冒着雨。


策马狂奔。


又是一刻钟时间,马匹才缓缓停了下来。


在沈长青视线当中,前方不远处有微弱的灯火晃动,好像是有什么人家。


但眼前只有一条小路径,路径上更是有一些荆棘,策马进去是不理想的了。


想了想。


他翻身下马,把马匹牵到一颗大树下捆绑起来,正好周围也是一片翠绿的草地,可以让它充饥解饿。


“马儿,争点气,不要跟别人跑了。”


拍了拍马背,沈长青叮嘱了一句,然后就向着灯火传来的方向走去。


不多时。


一间看起来有些年久失修的院落,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面。


那看似微弱的灯火,在靠近院落以后,已然明显了起来。


偏僻荒野,突然间有一个院落,怎么看都是有些不同寻常。


沈长青面色凝然。


站在院落前面感受了一番,发现没有阴邪气息后,提起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些。


妖邪存在的地方,或多或少都会有阴邪气息泄露。


眼前的院落虽然突兀,但没有阴邪气息,那么存在妖邪的可能性就不大。


而且大秦境内也不平静,有人在偏僻的地方定居下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往前走两步。


沈长青敲响了院门。


笃笃!


“请问有人吗?”


话落,院中没有什么声响,但沈长青却能听到一些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吓到了。


对此。


他唯有耐心的又说了一遍。


“我乃过路人,如今下雨不便,所以想来贵宝地借宿一番!”


沈长青说完,他就耐心的等待了起来。


约莫几息时间。


紧锁的院门打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探出头来,等看到只有沈长青一人时,面上紧张的神色稍缓了一些,可等看到腰间挎刀的时候,刚放缓的脸色又是紧张了几分。


只是他虽然紧张,但也没有重新关上门。


小心翼翼把门打开,书生略微拱手询问:“如今下雨,借宿一番自然不是问题,还未请教阁下怎么称呼?”


“沈长青!”


沈长青拱手,同时他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书生。


在他的感知当中,对方气血平缓,根本不像是有武功在身的样子,再从言行举止来看,倒的确是跟读书人没有什么区别。


“原来是沈兄,小生莫子晋,沈兄请进来吧。”


书生,也即是莫子晋点了下头,然后让开了身体。


“多谢了!”


沈长青点头,跨步走了进去。


院子不大,门前也是栽种有一株遮阳的大树,同时有一条长廊,正好可以起到避雨的作用。


长廊的尽头,就是大堂。


他看到的火光,也是从大堂那里映射出来的。


“沈兄跟我来。”


莫子晋走在前面,带着沈长青走进了大堂。


顿时,一股浓郁的墨香扑面而来。


除却墨香以外,又有一股刺鼻的草药味道。


放眼望去。


只看到大堂中悬挂有不少的字帖书画,同时一张桌子上面,也摆放有白纸跟笔墨,最上方的白纸有写了一半的字帖,墨迹没有完全干透。


很显然。


对方刚刚就是在写字。


而在大堂的最右边,则是摆放有许多的草药,更有一个石质的药臼跟药杵。


“沈兄请坐。”


莫子晋把凳子上摆放的书画字帖取走。


沈长青坐下,目光不由又是在药臼上停留了一下。


注意到他的眼神变化,莫子晋笑道:“沈兄有所不知,一个人独居难免会有一些病痛,所以事先准备一些草药,总不会出错的。”


“原来如此。”


沈长青了然。


对方说的倒也没错,从这里的偏僻程度就可以看的出来,真要有病发的时候,未必来得及就医。


随口。


他也是淡笑:“莫兄一人住在这里,莫非不害怕吗?”


“要说害怕,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有一些的,但时间一久也就那样了,我一个穷酸书生,身无长物的,就算是有劫匪也看不上这里。


此地安逸,小生正好可以专心准备一番,明年若是能考中个秀才,那就再好不过了。”


莫子晋洒然一笑。


“要是真的考不上,安心当一个郎中济世救人,却也不错。”


“莫兄倒是看得很开。”


沈长青面上一笑,对方的洒脱,让他有些意外。


要知道。


在大秦里面,对于普通人来说,考取功名是为数不多的几条出路之一。


一个普普通通的郎中,又哪里比得上一个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


不说中了状元探花。


哪怕只是一个秀才,在外面都是高人一等。


就如同施庆生一般,对方也只是一个有秀才功名的读书人罢了,却也能在衙门中混到主簿的位置。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要是能考取功名,肯定是比做个郎中要好得多。”


沈长青心有所感,感慨了一句。


闻言。


莫子晋眼神一亮,态度顿时热情了几分:口中不由自主的呢喃了一句。


“万般接下品,惟有读书高——”


他的神情有些激动。


“沈兄说的在理啊,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我辈读书人岂能弃文从武,唉!”


说到最后,莫子晋长长的叹了口气。


看他的样子,也引起了沈长青内心的好奇。


“看莫兄的样子,似乎有些心事?”


“此事本来不好提起,可沈兄方才的一番话,却让小生有种遇到了知己的感觉,既然沈兄问起,那我也就一吐为快了吧!”


莫子晋迟疑了一些,随手把另外一张凳子上的书籍挪到一边,自己则是坐了下去。


“小生历来熟读圣贤书,只为了考取一个功名,奈何天资愚钝,年年考试年年落榜,一连四五年都中不了秀才,为此消耗了家中不少银钱。


故此,家父便是反对我继续读书,给我找了一家武馆,让我拜师学艺。


奈何学艺三年,收获也是微乎其微,一次外出历练的时候,不慎把武馆中的师傅眼睛戳瞎,为此又赔了不少银钱,自己还被驱逐出了武馆。


自那以后,我便文不成武不就,常年荒废度日。


家父见此又是为了寻了另外一个生计,要我跟镇上郎中学了几年医术,想着日后也能混口饭吃。”


莫子晋断断续续的说着自己一些过往的事迹。


沈长青也是认真听着。


不得不说。


对方的经历,实在是坎坷了一些。


读书几年不中,然后弃文从武,可惜仍然是没有半点结束,到得后来又是弃武从医。


“可惜小生天生也不是学医的料子,仍然是想要考虑一番功名,不说光宗耀祖,也算是了却了自己的心愿。”


莫子晋深深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沈长青。


“说起来,小生的经历应该让沈兄见笑了吧!”


“莫兄言重了,你能不忘初心,便是一件好事,你如今刻苦用功,说不定明年就能中了秀才。”


沈长青微微一笑,安慰了一句。


莫子晋脸上也是露出笑容。


“沈兄的看法,果然是跟我一样,如你这般聊得来的人,我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了。


我看沈兄也饿了吧,小生这就去给你煮点吃的,正好也驱驱寒。”


旋即,他就是站起身,向着大堂外面走去。


沈长青想开口阻拦,都已经来不及了。


等到莫子晋离开,他才把目光看向重新落在了大堂上面。


起身。


来到悬挂的书帖字画面前。


沈长青对于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大的了解,只是本能的觉得上面书写的字帖,以及画像都很是不错。


“果然,不止是哪一个世界的人,写字都喜欢放飞自我,好看是好看,就是看不懂什么意思。”


看了许久,他无奈一笑。


字是好字,给人一种心情愉悦的感觉,但是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唯有最后的落款,让沈长青依稀能够辨认。


大秦一百三十六年,落潭居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