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人族镇守使 > 第三十五章 临安城知县

第三十五章 临安城知县

作者:白驹易逝 返回目录

“说!”


在司徒北谈及这个事情时,沈长青明显精神一振。


自身实力已经到了一个瓶颈,短期内要突破,就必须依靠杀戮值才行。


杀戮值的来源,只能从妖邪身上想办法。


“根据线报,临安城往东二十多里,有一个村子的人一夜之间全部死绝,经过天察卫的初步判断,应该是妖邪所为。”


司徒北说话间,停顿了下。


“但是天察卫认真探查,没有在那条村子,发现那头妖邪的踪迹,所以我怀疑妖邪已经离开,找寻下一个目标,眼下天察卫已经扩散出去。


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准确找寻到那头妖邪的行踪。”


妖邪不是固定一个地方不动的。


虽说妖邪附体在某些东西上面,但却能用环境迷惑他人,让别人不知不觉间,就把妖邪带离出去。


甚至于。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强大的妖邪,可以做到离开原有的依附物品,转而前往其他地方,找寻新的附属物体。


所以。


在一个疑似妖邪为祸的地方,没有找到妖邪的行踪什么奇怪的事情。


“拥有屠村能力,那头妖邪的实力不一般,若是用幻境迷惑他人,从而把自己本体带离出去,那也还好说,怕就怕那头妖邪,是自己走出去的——”


沈长青说到最后,脸色已是凝重。


能够自己走出去的妖邪,至少也是超越了幽级。


他虽然已是先天武者,但真的要跟一头怨级妖邪对上,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司徒北摇头:“根据判断来看,那头妖邪应该也是处于幽级范围,要是怨级的话,天察卫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至于怨级以上,那就更没有可能了。


广源府有镇守使存在,但凡有怨级以上诡怪出现,此地镇守使一定会出手的!”


“嗯。”


沈长青点头。


镇魔司的镇守使,跟其他的除魔使不一样,基本都是坐镇在某一个地方。


大秦九府,每一府都有镇守使坐镇。


除此外。


一些比较重要的城池,也会有镇守使存在。


但像临安城这等小城,就不会有镇守使了,毕竟镇魔司的镇守使数量有限。


煞级以及以上个妖邪,任何一个都是堪称天灾级别的,覆灭一城一地根本不在话下。


一旦有这等级别的妖邪出现。


各地镇守使,都会第一时间出手,把妖邪彻底斩杀。


“抓紧时间,找到那个妖邪的确定位置,它既然灭掉一个村子离开,肯定是向着别的村子去了,不能拖延的太久,否则汲取的精血越多,就越是难以对付。”


沈长青面色沉着,他隐约怀疑,那头妖邪也许是跟妖魔精血出世有关。


毕竟临安城二十多里,严格来说,仍然是处于临安城的管辖范围。


先是一个古月村的妖邪,再是另一个地方的妖邪。


说实话。


临安城只是一个小城池,怎么会接二连三有妖邪出现,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那些妖邪过来,或者是背后有什么存在默默趋势。


“若是因为争夺妖魔精血还好,但要是有别的目的,那就有的看了!”


沈长青心中暗忖,目光变得深邃。


永生盟想要在临安城培养一头煞级诡怪,但是却被他给破坏了,这件事情永生盟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


一个背后由妖邪掌控的势力,又岂会和善。


别的不说。


换位思考,要是自己被人破坏了计划,也肯定不会放过那个破坏计划的人。


所以那头突然出现的妖邪,有可能是冲着妖魔精血来的,也有可能是冲着他自己来的。


不管哪种可能。


沈长青都不会放任对方活着。


“沈大人放心,顶多一两日,我们就能找到那个妖邪的位置。”


“嗯,另外这个消息也暂时不用传给镇魔司那边了,反正镇魔司也腾不出什么人手,就交由我处理吧。”


想了想,沈长青补充了一句。


他不希望有别的除魔使过来,跟自己抢夺妖邪。


退一步来讲。


镇魔司现在也的确是腾不出手。


司徒北点头回道:“天察卫在探听到妖邪消息,已经第一时间回禀到了镇魔司那边,不过沈大人要是把此妖邪接下的话,那天察卫可以传回给镇魔司。


这么一来镇魔司那边,就不会再派遣新的除魔使,来处理这个事情了。”


“那就拜托了。”


沈长青起身走人。


离开永福当铺以后,他就向着衙门走去。


得到任命书,自身已经算是临安城的知县,哪怕只是暂代的,那也是知县。


身为知县。


自然该住在衙门里面。


对于自身可以彻底摆脱住客栈的尴尬境地,沈长青也是乐得如此。


衙门口。


有两个衙役守在那里。


大部分的衙役都在围困赵家了,真正衙门里留守的人不多。


“沈大人!”


见到沈长青到来,那两人都是面色一变,慌忙低头问候。


“主簿可在?”


“主簿大人,正在衙门内处理事务!”


“让他到衙门内堂找我,我有事跟他说。”沈长青吩咐了一句,径直跨步走入了衙门里面,那两人由始至终都不敢有半点阻拦。


内堂仍然是那个内堂。


赵方的尸体,已经被安排妥当了,一些血迹也是被完全清洗干净,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死过人。


刚刚坐下没多久,沈长青就看到一个身体富态,神色匆匆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进来。


“见过沈大人!”


“你就是衙门的主簿?”沈长青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他第一次来到衙门的时候,对方就是跟在赵方的身后,也算是有一面之缘。


只是那时候。


沈长青不清楚,原来对方就是衙门主簿。


“正是!”主簿神色紧张的点头。


“你看一下吧。”


沈长青把任命书取了出来,然后递到了对方面前。


见此。


主簿接过任命书,小心翼翼的打开看了一遍以后,面色又是一变。


很快,他把书信递交回去,郑重的躬身行礼:“施庆生,见过知县大人!”


“知县二字不说也罢,我只是暂代知县一职而已,等待日后会有新的知县上任。”


“但眼下来看,沈大人您才是临安城的知县!”


施庆生赔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