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人族镇守使 > 第十六章 交锋

第十六章 交锋

作者:白驹易逝 返回目录

不得不说。


张龙跟赵方的打算,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因为一头强大的幽级诡怪,几乎可以在通脉境中横行。


见习除魔使。


顶天了,也就是初入通脉境而已。


就算是来了几个,也根本不可能抗衡的了一头强大的幽级诡怪,更大的可能是被诡怪吞噬干净。


可惜的是——


事情跟两人预想中的,是有一定的出入。


首先。


因为镇魔司前段时间折损不少人手的缘故,所以来的人只有沈长青一个,而非他们设想中的几个见习除魔使。


再者。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沈长青虽然是见习除魔使,但真正的实力,已经不弱于顶尖的黄阶除魔使。


甚至于。


是比顶尖的黄阶除魔使,都要来得强大。


十五层十三太保横练功,加上八层的纯阳功,他的底蕴根本不是同等的通脉武者可以比拟。


特别是前者。


外功入门容易,但想要练到高深的境地,花费的时间一点都不少。


几乎没有人会在外功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可相对的。


外功一旦到了一个高深的境地,能够发挥出的威力,也是匪夷所思。


如同刚才张龙偷袭一样。


那一刀。


正常的通脉武者,都要被枭首殒命。


可在沈长青的身上,却没有办法损伤到一点的皮毛。


这就是十三太保横练功的强大之处。


“张龙解决了,但是古月村的诡怪还在,得想除掉再说!”


沈长青简单的看了一眼张龙的身体,就没有再理会,转而回到了原先的院子里面。


此刻。


院子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强烈的寒意正从四面八方涌起,比前面进来的时候,要强烈了不下于一倍。


不用想。


沈长青都能明白。


存在于院子中的那头诡怪,已经被彻底激怒了。


蓦然间。


有冰冷的触感,从他背部袭来。


刹那。


沈长青回身一刀斩出,正好跟一只惨白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


手掌仿佛是没有形体,只是触碰到刀身的时候,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被手掌触碰的长刀,却好像陷入了无尽的寒冬一般,极致的冰冷从上面席卷而上,使得刀身上凝结出了淡淡的白霜。


纯阳真气迸发。


刀身上的白霜退散。


很快,又有无尽的寒意涌起,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突然间搭在了沈长青的肩膀上面,在他侧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了一个发青腐烂的面容。


顿时。


他的身上就涌起了鸡皮疙瘩。


没有任何迟疑。


沈长青纯阳真气遍布全身,手肘猛地用力一撞,有凄厉的尖叫自耳边响起,让他脑海不由发懵了几下。


下一瞬。


就有惨白的手掌从腋下穿来,直接向着他胸口抓去。


衣衫撕裂。


彻骨的寒意爆发。


原先任凭张龙攻击都没有办法破防的肉身,在诡怪的攻势下,皮肤已是被撕裂开来。


胸口吃痛。


让沈长青怒意勃发。


一掌猛然间印出,八层纯阳真气全部爆发出来,直接把那惨白的手掌打散。


手掌刚刚消散。


就有更大的寒意从背后袭来。


他脚步往前以跨,长刀反手从腋下穿过,好像是刺中了什么东西,顿时就有刺耳的尖叫响起。


很快。


院子就平静了下来。


沈长青持刀而立,目光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环境,自身感知同时放到最大,不敢错过任何一丝动静。


胸膛上的伤口,已经悄然结痂。


可是那股疼痛仍然存在,预示着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是难缠!”


沈长青叹了口气,他是第一次正面面对诡怪,而且是强大的幽级诡怪。


尽管在藏书阁中。


自己已经是恶补了许久诡怪的知识,但真要面对的时候,才发现书上写的东西,仍然是跟真实的有些出入。


此刻。


沈长青已经完全明白,强大诡怪的可怕之处。


别的不说。


单单是刚刚那一记攻击,换做是一般的通脉武者,说不定心脏都要被掏出来了。


这样的交锋。


一个不慎,就是死路一条。


“不论是幽级诡怪亦或是怨级诡怪,都没有具体的形态存在,它们必须依附在某些东西身上,才能得以长存!”


沈长青脑海中想着有关诡怪的事情,视线开始在院子中来回扫视。


低级的诡怪。


是没有形体存在的。


也正因为没有形体存在,所以拥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必须依附于某些物体上面。


那些被依附的物体,就等同于是诡怪的命门。


只要把那些东西破坏掉。


那么就算不能把诡怪斩杀,也能让对方陷入重创。


可问题在于。


诡怪可能依附的物体太多了,有可能是地上的某一块石头,也有可能是一些毫不起眼的物件,想要在偌大一个院子中,准确的找寻到东西,绝对不会容易。


“要是不能找出诡怪依附的东西,它就能一直无休止的偷袭我,拼消耗我未必可以拼得过,长期拖延下去,输的人大概率是我自己了——”


当然,沈长青自信,他要是退走诡怪也绝对没有拦截自己的可能。


顿时。


他跨步向着最先遭遇到袭击的房间走去。


在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


沈长青突然间停顿住了脚步,然后又换了一个方向走。


院子中。


寒意弥漫。


巨大的迷雾覆盖,完全将烈日格挡,使得周围的环境好像陷入了黑夜一般。


但对于沈长青来说,他已是能够做到夜间视物的地步。


纵然是环境昏暗。


也没有办法造成太大的影响。


连续换了几个方向,诡怪都是没有任何动作,仿若是彻底沉寂了下去,又好像是消失不见。


可沈长青很清楚。


诡怪正在某一个地方默默的注视着他,只是前面的交手,让对方明白自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现在不敢轻易出手。


它在等。


等一个合适出手的机会。


蓦然间。


沈长青又是换了一个方向,朝着院子中的那颗大树狂奔而去。


嗡——


寒意涌动席卷院子,一声刺耳凄厉的尖叫凭空响起,足以冻结人的灵魂。


两只惨白的手掌突兀出现,向着沈长青的面门以及胸膛抓去。


PS:求收藏求票,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