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人族镇守使 > 第十四章 幻境

第十四章 幻境

作者:白驹易逝 返回目录

对于袭来的寒意,沈长青也是半点都不陌生。


往日在镇魔狱中,就有这样的寒意出现。


只是。


眼前的寒意跟镇魔狱相比,仍然是差上了许多。


但就算是差,那也是只是相较于通脉武者来说,对于通脉以下的,会有不小的影响。


侧头看着张龙,略微有些发白的脸色,沈长青略微顿住了脚步。


“张捕头不如退出村外等候,此地妖邪交由在下一人处理就是。”


“沈大人言重了,妖邪的事情人人有责,我又怎么能够退缩,况且古月村虽然不大,但是也一点都不小,想要准确找寻妖邪所在,仍然是需要有人指路才行。”


张龙摇头拒绝,尽管面色发白,但也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看到这里。


沈长青也就没有勉强。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两人安静的走在村子中,不知从何时开始,头顶上的烈日悄然间减弱了许多,仿佛整个村子中,都是有一层迷雾笼罩,完全与世隔绝了一般。


没有虫鸣,也没有鸟叫。


只有轻微细致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


渐渐的。


一股无形的压迫从四面八方袭来,仿佛可以让人心中升起无尽的恐惧。


但那股压迫,在沈长青面前,却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作为一个常年巡视镇魔狱的人,他见识过不少妖魔诡怪,对于这些邪祟也是有很大的了解。


根据情报。


古月村的诡怪,只是最低级的幽级,就连被关押在镇魔狱的资格都没有,根本就不能够跟那些强大的妖魔诡怪相媲美。


而沈长青在巡视镇魔狱的时候,尽管牢房中设有禁制力量,但也不可能真的阻隔到一丝不漏的地步。


所以。


他对于妖邪的影响,已经很大程度上免疫了。


哪怕仍有一点影响,但也不至于影响太大。


张龙现在面色有些发白,但是神态仍然是镇静。


“沈大人,前面那座屋子,就是有妖邪作祟的地方了。”


说话间,他已是指向了村子中的一座房屋。


那座房屋乃是由青石堆彻,跟周围黄泥土般的房子,有很大的出入,看起来颇为突兀。


“这家人挺有钱吧。”


“古月村有名的地主,可惜妖邪作祟,就算是再有钱也没有半点用处,仍然是死在了家中,等到被人发现的时候,已是成为了干尸。”


张龙叹了口气,对于妖邪也是颇为无力。


沈长青说道:“那些干尸如今又在何处?”


“因为是妖邪杀人的缘故,我们担心尸体会有什么变化,所以在仵作验尸以后,就第一时间把那些尸体都给火化了,断绝妖邪以尸体害人的可能。”


“嗯。”


听闻张龙的回答,沈长青又是点了下头。


临安城衙门的做法,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


有些强大的妖邪,可以唤醒死人的尸体,用来屠戮生灵,火化尸体的手段必不可少。


谈话间。


两人已经来到了那座青石堆彻的房屋面前。


真正走到面前的时候,沈长青才发现所谓的房屋,乃至一个占地不小的院子,此时院门紧锁,内里有不祥的气息透露。


一掌轰击。


沈长青直接把院子上的锁震断,然后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


“沈大人好内功!”


看到对方一掌就震断了门锁,张龙面色也是微变。


要知道。


门锁乃是以纯铁铸成,想要用真气震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沈长青可以做到这一步,实力可想而知。


在他说话的时候。


沈长青已经跨步走入了院子中。


本来就昏暗的环境,如今又是变得更加昏暗了,尽管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也绝对难以想象,外面真实的场景应该是烈日当空。


院子种有一颗不知名的树,枝叶颇为茂盛,可惜的是大部分枝叶都已经变得枯黄,在院门推开的时候,引得有微弱的风力流动,导致部分黄叶飘落。


“沈大人,这一家子的人被发现时,就是死在了主卧里面,请跟我来!”


张龙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紧接着。


就看到他率先向前,朝着院子的其中一个方向走去。


沈长青见此。


便是跟随在张龙的身后。


对方明显对于院子很是熟悉,几乎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来到了一处紧闭的房门面前。


“沈大人,妖邪最开始出现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了。”


张龙指着房门,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闻言。


沈长青一脚将房门踹开,巨大的声响在寂静的院子中回荡不休。


他一步跨入房间,正好就看到了一面铜镜摆放。


那一瞬间。


周围的场景便是徒然一变。


房间仍然是那个房间,但是相比于刚才看到的,现在已经变得破败了许多,仿佛很多年没有人居住一般。


沈长青回头看去,背后的张龙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呜呜——”


小声的抽泣声,从耳边袭来,仿佛是有什么人躲在某个角落低声哭泣。


但是很快。


抽泣声就消失不见,转而是有欢快的笑声,在寂静的空间中响起。


沈长青目光落在院子中,正好看到几个看不清具体样貌的黑影,正在院子中来回奔跑追逐,从形态上看应该是几个小孩。


而他们玩耍的玩具。


乃是一个圆形的物体,正在被踢来踢去。


蓦然间。


有个小孩好像用力过猛,那个圆形的球体向着沈长青飞了过来。


顿时。


长刀猛然出鞘。


冷冽的寒光划过,瞬间就是把那圆形的物体劈开。


鲜血飘洒。


圆形物体分成两半掉落在地,赫然就是一个头颅的两半。


那被劈开的头颅,眼珠兀自瞪大,死死的盯着他。


沈长青缓步走来,一脚把其中的一半头颅踩碎,乌黑鲜血迸溅一地的时候,他脸色略微狰狞的看向院子的那几个黑影。


“说起来,我从来没有跟真正的诡怪交过手!”


“正好让我来看看,你们诡怪究竟是有怎样的手段,若只是单纯的幻境,可就太让我失望了——”


就在他缓步靠近的时候。


一抹冷厉的寒光,突兀间从昏暗的环境升起,已是撕裂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