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七十二章 江心岛的秘密

第七十二章 江心岛的秘密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半个月后关东军情报部的模拟训练终于结束了。一夜之间江心岛上十几根电线杆和其他设施全部消失了。


小岛又恢复到原来荒凉时的样子。


又过了六七天,充满好奇的钱小宝弄了一根鱼竿用铁盒装着土和蚯蚓伪装成钓鱼的来到江边。


在江边租了一条小木船,钱小宝划着船向江心岛而来。


划到江心岛边,钱小宝跳下水把小船推上岸然后就向记忆中架设十几根电线杆的位置走去。


如果不是钱小宝在大铁桥上居高临下对十几根电线杆的位置有所记忆,否则现在在这四五平方公里杂草丛生的岛上真的很难找到那几个电线杆埋设的位置。


即使是这样,钱小宝还是在草丛里搜索了半天才找到。十几个埋设电线杆时挖好的坑已经重新埋平了。


如果再过几天下一场大雨,杂草长出来就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钱小宝用手随意的把添上的土的坑又重新扒开,扒出一个浅坑来。


坑里突然出现一根头发丝粗细的线头。


钱小宝用手拉了一下,线头被从土中拉出来。可是另一端依然埋在土中,埋设的方向却指向远处。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钱小宝轻轻的抠动浮土,竟然挖出一条浅沟,细线就埋在浅沟里。


可是当钱小宝用手再挖的时候,浅沟还在,而细线只挖出来不到一米长就再也没有了。


很明显细线是关东军情报部的人最后收拾的时候拉断细线遗留在地下的。


钱小宝俯身在草丛里接着用手去抠居然越抠越远简直就是没有尽头。看来细线的埋设至少有几百米。


线头是在埋电线杆的坑里发现的。那么细线自然是接到电线杆上的,然后再引到远处。


关东军情报部这是要干什么?钱小宝百思不解。


钱小宝又挖了两个埋设电线杆的土坑。坑边依然出现了浅沟可是却再也没有发现细线。


应该是浅沟里的细线都被重新收回去了。


钱小宝把不到一米长的细线团成一团塞进口袋里然后回到岸边把小船重新推下水,划船回到了对岸。


自从钱小宝那天晚上一时脱口说要劫黄金,小林熏从那以后只要有时间就去河野春枝的家里帮助料理家务。洗衣服做饭打扫房间忙的团团转。


看着这样勤快体贴的小林熏,河野春枝心里对她充满了歉疚。


小小年纪就由于大地震全家人就剩下小林熏和她的哥哥。而小林熏的哥哥也在几年前接收情报的时候失踪了。


而关东军情报部对小林熏这个孤儿几乎没有任何帮助。河野春枝觉得自己在这方面也付有责任。


由于这种歉疚的心情和小林熏日本人的身份,河野春枝对她完全没有警惕。


她没有想到,小林熏把她在河野春枝家里的时候来这里拜访的客人与河野春枝的谈话都听在耳朵里。


房间里放着的有文字的东西小林熏也统统没有放过。


小林熏的目的很简单。她就是要得到关于满洲采金株式会社方面的任何信息。


每一次小林熏与钱小宝见面的时候也忍不住讨论这些事情。


“要不咱们两个占山为王算了。你当大柜,我给你当手下第一把——头号炮手!”钱小宝忍不住说道。他真想不到小林熏是有这么大野心的人。


头一天小林熏在学校墙角用粉笔画了一横。第二天钱小宝与小林熏两个人就悄悄的在特别市公园里见面了。


今天舒尔茨带着苏斯金娜也来到了特别市公园。


苏斯金娜现在已经彻底的陷入情网之中了。不知不觉中关于她的弟弟参加的那只由日本人组建的由俄国人组成的部队的情况她几乎把她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舒尔茨。


“什么时候我请你们全家一起吃一顿饭。”舒尔茨与苏斯金娜在公园里边走边说道。


“不行,伊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这一次仿佛他去了很远的地方。”苏斯金娜摇头说道。


伊万就是苏斯金娜弟弟的名字。


“很远?能有多远!满洲国就这么大的地方。也许他就待在哈尔滨附近的军营里面。”舒尔茨像是看着一个小傻瓜一样看着苏斯金娜。


这是舒尔茨的小花招用来套苏斯金娜的话。


果然苏斯金娜上当了。她解释道:“伊万这一次离开家的时候带了很多防治蚊虫的药。如果他还在哈尔滨附近的军营里是用不着这些东西的。”


难道这只部队去了森林里?舒尔茨不敢确定。现在正是夏天,在东北到处都是蚊子。


舒尔茨心里一阵焦躁。他与苏斯金娜交往一个月了。他能看得出来苏斯金娜对他是知无不言。可是他从苏斯金娜嘴里打听到的关于这只部队的具体情况并不多。


现在舒尔茨觉得最好与苏斯金娜的兄弟伊万直接面对面谈谈。


一瓶伏特加解决不了的那就用两瓶三瓶伏特加!


舒尔茨灰蓝色的眼睛里充满深情的说道:“没关系,亲爱的。等伊万回来后,我请你们全家在哈尔滨最好的餐厅里吃饭。”


苏斯金娜感动的无以复加。她紧紧的抱住舒尔茨的胳膊。


即使在卿卿我我的时候舒尔茨还是没有忘记观察周围的环境。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舒尔茨眼前不远的地方一闪就消失了。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舒尔茨知道自己不会看错。就是那个小子,那个现在在法国领事馆里做事的小子。


钱小宝拉着小林熏转身钻进树林深处。


“你看见谁了?”小林熏好奇的问道。


“一个我以前认识的黄毛!他现在正和一个洋姑娘吊膀子!”钱小宝答道。


钱小宝和小林熏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两个人对于情爱方面的事情都是懵懵懂懂的。


两个人在一起就像是两个好朋友在一起玩耍一样。


钱小宝看着平静的湖面惋惜的说道:“夏天的时候可玩儿的东西太少了!如果现在是冬天该多好啊。打出溜滑,打冰嘎,划爬犁。要多好玩有多好玩!”


此时此刻钱小宝跟十来岁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