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六十八章 做满洲的邦尼和克莱德一

第六十八章 做满洲的邦尼和克莱德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德布劳恩对舒尔茨毫无戒心。对与舒尔茨这个老朋友久别重逢格外高兴。


仿佛两个人又回到中学时代一起玩耍,大战时两个人在东线加里西亚并肩战斗的时候。


“和我资历差不多的人现在至少都是营长了,而我只能到哈尔滨来度假。我父亲执意让我来这里。”德布劳恩遗憾的说道。


然后他又凑近舒尔茨的耳边小声说道:“我父亲不喜欢那个小胡子!”


舒尔茨面带微笑的点头。看来德布劳恩还是把自己当做无话不说的朋友。


最后两个人分手时德布劳恩对舒尔茨说道:“我的建议你好好考虑一下,过些天答复我。”


舒尔茨与德布劳恩拥抱告辞。


在回去的路上舒尔茨决定要尽快的把这个情报报告给上级。


盂兰盆会是日本传统节日。小林熏所在的厚生护理学校放假一天。


小林熏买了一盒糕点去看望河野春枝。


不巧的是河野春枝家里正好有客人来拜访河野春枝。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满洲采金株式会社黑河总局的山田信孝局长来拜访河野春枝。


河野春枝让小林熏帮忙泡茶招待山田信孝。


“黑河附近的金矿上的枪支收缴进行的怎么样了?”河野春枝问道。


黑龙江沿岸金矿储量巨大,开采历史也很长。日本人占领黑龙江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几万人在淘沙采金了。


为了保障安全,各个矿主都花重金购买枪支组织护矿队。拥有的枪支数量极其庞大。


日本人刚刚占领东北的时候忙于对付各地的抗日力量无暇顾及这些地方。同时也是怕激起民愤增加反对自己的力量。所以对金矿和金矿里的武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几年日本人开始打以战养战的主意都把目光盯上了各地特别是黑河周围的金矿上了。


满洲采金株式会社已经成立两三年了,目的就是把所有的金矿纳入自己的掌握之中。


同时关东军下令收缴各个金矿里的枪支。


“不顺利!”山田信孝叹气说道。


“这些人表面上服从。可是交上来的枪支都是一些年代久远的破枪。而且收缴上来的枪支数量与我们估计的数量相差太大!”山田接着说道。


“很正常。谁让你们砸他们的饭碗?不能太着急了,要慢慢来。否则几万人会跟你们拼命的。”河野春枝说道。


“我这次来就是向河野前辈请教来了。”山田信孝说道。


“不是已经严令金矿出产的沙金只能出售给采金株式会社吗?我听说金矿上的工人买一包烟,一瓶酒的价格都是正常价格的几倍。这样就对了,让这些矿主和工人觉得无利可图,将来这些金矿一定会到你们的手里。”河野春枝说道。


“就怕激起这些人的反抗。如果是那样就需要出动大批的关东军镇压了。”山田信孝担心的说道。


“所以说不能着急!可以让采金株式会社出资金出机械先参股进去,再一点一点的把他们挤出去。在株式会社独资经营的金矿里对矿工要稍微好一点,比那些私人金矿好一点。我的意思你明白吗?”河野春枝问道。


“明白!只要矿主和矿工不是一条心一切事情就都好办了。”山田信孝点头说道。


小林熏端着茶盘走了进来。她把茶杯恭恭敬敬的放在河野春枝和山田信孝面前。


山田信孝端起茶杯礼节性的喝了一口说道:“我要向前辈告辞了。今天晚上还要赶回黑河去安排黄金的押送事务不能再耽搁了。虽然现在铁路修通了,从黑河可以直达哈尔滨。但是每一次几百公斤黄金的押送都是大事,必须小心!”


说着,他站起身向河野春枝鞠躬然后退了出去。


小林熏急忙起身送山田信孝出门。


等小林熏再走进房间的时候发现河野春枝正盯着她看。


“你是不是经常去钱小宝那里?”河野春枝问道。


“去过几次。”小林熏小声答道。


“离他远一点!这小子无法无天,前段时间居然把警察厅的六个警察都打成重伤了。弄不好将来他会惹出大事的。”河野春枝说道。


“是”小林熏用细不可闻的声音答道。


看到小林熏不情愿的表情,河野春枝一阵恍惚仿佛看见了几十年前的自己。


“在哈尔滨,在整个满洲国,不同国家不同种族通婚的很多。日本人与欧洲人,与中国人通婚的也很多。不过现在与以前不一样了,小林熏你明白吗?”河野春枝问道。


小林熏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小林熏出河野春枝家里出来依然按原来的想法去了钱小宝家里。


两个人没有别的事情做就是读那本关小爷的关于米国雌雄大盗邦尼和克莱德的报纸剪辑。


钱小宝对这两个人的故事百听不厌。


读完一段后,小林熏抬头对钱小宝说道:“以后我不能再来你这里了。今天我去河野大婶那里,她警告我不要与你接触。”


“这个老寡妇,黄土都埋到脖子了,管的还挺宽!”钱小宝破口大骂。


“明天我做一个纸人,上面写上她的名字,每天用针扎一百遍!”钱小宝恶毒的说道。


“我以后给你写信。”小林熏脱口说道。然后她就醒悟过来,钱小宝根本不识字看不了信。


钱小宝摇头说道:“就是我认识字,你也不能写信!进了保安局我才知道,进出哈尔滨的每一封信件保安局和警察厅都是要检查的!”


钱小宝摸着刚刚长出毛的下巴阴险的说道:“那个死老太婆不是把我送进保安局让我学东西吗?现在我就用学到的东西对付她!”


“以后我们尽量不要在家里见面。你用粉笔在学校围墙东面拐角处划一横就是第二天下午在特别市公园见面。你用粉笔划一个十字就是第二天在敖连特电影院门口见面。”钱小宝嘱咐道。


小林熏用仰慕的表情看着钱小宝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钱小宝被小林熏看得脸腾的一下红了。


“燕子,我是个好人。”钱小宝结结巴巴的说道。他现在对小林熏还是称呼小林熏在密山日本人情报站伪装时用的中国人名字。


“我知道!”小林熏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