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六十五章 一个打六个一

第六十五章 一个打六个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逢酒必干的傻彪很快就醉眼迷离了。


钱小拿起酒瓶又给他倒满一杯酒问道:“彪哥,你知道在哪里能买到大米吗?”


日本人占领东北以后把大米作为战略物资对待。普通百姓在市面上是根本买不到大米的。谁敢吃大米谁就是经济犯,是要被抓住监狱的。


不过控制的越严,越证明私下里做大米买卖有利可图。所以暗中做大米生意的人也很多。大部分人都有警察和满洲国政府里面的人罩着。


钱小宝是想打听走私枪支的事情。可是他不能一上来就单刀直入,他想循序渐进。


傻彪听见钱小宝想买大米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兄弟,什么事情到大哥这里那都不叫事儿!说吧,你想买多少?”傻彪拍着胸脯问道。


“先买一百斤。以后需要的时候再找彪哥。”钱小宝说道。


满脸红光的傻彪把一大片五花肉塞进嘴里说道:“你拿我当大哥,我就拿你当兄弟!明天带着钱就去三十六棚找我!就这点小事,老太太擤鼻涕手拿把掐!”


“彪哥这么吃的开,将来兄弟想娶老婆要找你买一个斗花儿。常走夜路,心里胆儿突的,找你买一把腰里横。”钱小宝说道。


斗花儿指的是女孩子,腰里横指的是手枪。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傻彪摇头说道:“买卖人口的事我不干!太缺德了,生儿子没屁眼儿!你要是真想买一把喷子,我倒是能够帮你合计合计。”


“真的?”钱小宝问道。他还真有心借着查枪支走私的机会偷偷的给自己买一把枪。


“如果你想买碎嘴子,那我就没有办法了。买一把拐子没问题!”傻彪说道。


碎嘴子指的是机枪,拐子和喷子指的都是手枪。


“好!先把大米的事情办成,将来我一定买一把盘儿亮管儿直的!”钱小宝有些兴奋的说道。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住在火车线两侧的三十六棚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在哈尔滨火车站和铁路修理厂卖苦力的穷人。


因为穷就把注意都打在身边的火车线上了。所以这一带走私猖獗。


走出正阳楼的时候,钱小宝和傻彪已经是搂脖抱腰的好兄弟了。


把醉的里倒歪斜的傻彪送回三十六棚,钱小宝转身向龙江街的方向走去。


钱小宝没有叫人力车,被晚风吹着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的酒劲已经过去了。


抬头看着小洋楼顶上新树立起来的两根将近两米高的木杆,钱小宝呆住了。


这一定是沙维什老人干的。可是这两根木杆到底是干什么的?


往常这个时候屋子里是有灯光的,可是今天却一反常态黑漆漆的一片。


钱小宝并没有想太多,他打开房门走进小楼用手去拉电灯开关的拉绳。


可是他连拉几下电灯都没有亮。


在钱小宝走回来的路上路灯和街边人家都是亮的。这说明并没有停电,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钱小宝纳闷的时候黑暗中突然冒出几个人影直向钱小宝扑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钱小宝一下子被扑倒在地上。


钱小宝的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底儿潮了,漏底了!


日本人终于知道他过去的事情所以派人来抓他了。


生死关头钱小宝身上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他脸朝下,胳膊肘向后抡去,一拳打在趴在他身上的一个人的脸上。


一声闷响和一声惨叫同时传来,那个人仰面翻倒。


钱小宝翻身一脚又蹬了出去。


黑暗中一个人倒退身体狠狠的撞在墙上。


“不要动,警察!”黑暗中有人喊道。


果然是来抓自己的!钱小宝毫不留情一脚就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踹过去!


惨叫声响起的同时,黑暗中另外一个人喊到:“点子扎手,拔苗子!”


他的意思是徒手对付钱小宝困难要开枪决不留情。


这些警察情急之下居然满嘴黑话。


喊叫声增加了钱小宝的急迫感。他用足了力气对两三个还站立的黑影拳打脚踢,招招致命!


等两三分钟后钱小宝停住手脚。五六个人已经全部躺在地上,除了一个人在呻吟外,其他几个都已经昏死过去了。


“小子,你等死吧。我们是哈尔滨警察厅巡逻班的!”那个还没有昏过去的警察恨恨的说道。


“你说你是警察,我还说我是保安局的!”钱小宝答道。


“快说,为什么来抓我?”钱小宝问道。


“你们私拉天线。被人举报了。我们怀疑你私设电台是抗日情报人员。赶紧投降还能给你留一条生路,顽抗到底死路一条!现在你家周围像铁桶一样,听见声音他们马上就赶来了。小子你等着,到警察厅的时候,让我好好收拾收拾你!”那个躺在地上的警察说道。


钱小宝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不知道沙维什老人原来在德国的时候是干什么的,把收音机天线做的这么专业像是电报机的天线一样。


不过钱小宝终于是放下心了。只要没有暴露那么一切都好说。


他毫不客气的弯腰解这几个人的腰带把这几个人的双手绑起来。


当绑到那个没有昏过去的警察时,他却疼的昏了过去。也不知道是胳膊断了,还是脱臼了。


钱小宝摸黑把搜出来的几把手枪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然后又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找到火柴点燃蜡烛。


端着蜡烛重新走下楼梯走进沙维什老人的卧室,钱小宝看见沙维什老人和他的太太两个人都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两个人的手上都带着手铐。


“你们就这么坐着,怎么连一点声音都没有?”钱小宝又好气又好笑的问道。


像是听懂了钱小宝说的话,沙维什老人用德语答道:“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上天的安排,都是他老人家的意志。只要平静的接受就行了。”


这种观念与钱小宝的完全不同。钱小宝是老天爷对他不公平,他就会与老天爷斗的人。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卡车驶近然后刹车的声音。


这是哈尔滨警察厅来拉被抓捕的嫌疑人的。


钱小宝急忙吹灭蜡烛然后飞快的跑进客厅从桌子上拿起两把手枪。


当卡车上的警察跳下车向小洋楼靠近的时候,砰的一声,一颗子弹从里面飞了出来。


“外面的人听着!你们的六个人都在我的手上!再敢靠近,我就先送他们上路!”钱小宝在角落里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