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六十四章 彪哥醉了一

第六十四章 彪哥醉了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沙维什老人用颤抖的手把三极管插在底座上然后又插上电源。


当他拧动旋钮打开收音机的开关时,收音机发出嘭的一声把在旁边看着沙维什老人摆弄的钱小宝吓了一跳。


可是沙维什老人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他几乎是把脸贴在收音机的刻度盘上看着上面的刻度旋转旋钮。


错过了好几个语音清醒的电台,指针停在了一片沙沙声处。


沙维什老人蹲下把耳朵贴在收音机喇叭的位置听了半天失望的摇摇头。


钱小宝突然想起了斋藤恒七对他说的话。


“天线!”钱小宝说道。然后他伸出手指向上比划着。


沙维什老人呆呆的看着钱小宝然后终于恍然大悟的站起来。看他的动作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老人。


他转身走出房间像是去找什么东西去了。


钱小宝根本无法理解沙维什老人的急迫心情。他是想马上就能收听到来自德国的广播,知道那边发生的事情。他要从广播消息里判断出为什么他远在德国的儿子一家人为什么迟迟不来这里与他汇合。


钱小宝看着沙维什在翻箱倒柜的忙活,他转身走出了家门。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今天他要去铁路两侧的贫民区去打探武器走私的情况。


走过正阳街左拐,钱小宝就走上了一条两边大树参天有些阴森的道路。


日本人占领哈尔滨后在这里划出了三块墓地。一块是哈尔滨普通人的墓地,另外一块是日本人墓地。还有一块是给流落街头冻死饿死和病死者的墓地。


每年哈尔滨死在大街上的人上百人。最后都拉到这里挖一个浅坑草草埋了。


走过墓地,钱小宝就来到铁路两边的三十六棚。这里是哈尔滨有名的贫民窟。


从沙俄修铁路开始,这里就是那些卖苦力的穷人居住的地方。


钱小宝刚走近用木头搭成的一片片低矮的马架子就闻到一股恶臭味。脚底下也变得泥泞了。空中,地面上,到处都是煽动翅膀嗡嗡响的苍蝇。


两三个分不出男孩女孩的两三岁光屁股孩子从钱小宝身边跑过。


这一切都让钱小宝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


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觉得来这里之前考虑不周应该把自己身上这套考究的衣服换掉再出来。


果然,道路两旁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这不是老熟人吗?追着我屁股到这里,想欺门踏户吗?”一个不善的声音吼道。


钱小宝扭头看着蹲在路边的几个人半天也没有分出来刚才到底是这几个人里谁说的话。


钱小宝是真没有看出来。可是对于说话的人来说这就是最大的侮辱!这个小子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不给面子,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在东北这可是件大事。一件足可以让人跟你拼命的大事。


“大哥,这小子瞧不起你!”一个大脑袋对蹲在地上的光头说道。


钱小宝这才仔细的看着脑袋上落着四五个绿头苍蝇的汉子。他与那个汉子大眼瞪小眼的对视半天,钱小宝才认出来那个人就是当初在喜乐茶楼里与关小爷争位置让钱小宝痛打的傻彪。


“这不是彪哥吗?好久不见了,最近在哪里发财?”钱小宝笑着问道。


傻彪用手驱赶着脑袋上的苍蝇缓缓的站起来喊道:“二扁头,去多喊几个兄弟过来!”


话音刚落,那个刚才说话的大脑袋转身就跑了。


傻彪觉得就凭着现在身边的三四个人不一定是钱小宝的对手,所以才让自己的兄弟二扁头去喊人的。


傻彪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但是钱小宝不是。为了做事,面子算什么?


钱小宝觉得像傻彪这样的混子身上一定有他想知道的东西。


“看来彪哥还在恨我。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也太小心眼了!和气生财嘛,我就是特地来给你赔礼道歉的!”钱小宝笑嘻嘻的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傻彪明知道面前的这个小王八蛋是胡说八道,不过今天看这小子对他的态度的确不错。傻彪这种人好的就是个这个面儿!


“今天兄弟做东请你喝一顿,地方你挑!”钱小宝拍着胸脯说道。


钱小宝说几句好话让傻彪的态度缓和不少。提到请喝酒就更碰到傻彪的软肋上了。


“那天在喜乐茶楼跟在你身后的美女是嫂子吧?把她也叫上,咱们一起去!”钱小宝接着说道。


傻彪的脸上浮现出笑容。小桃红虽然是他的老铁,可是他身上要是没有钱也绝对带不出来。


不过今天这小子的态度的确是好。


“我请彪哥去正阳楼怎么样?”钱小宝问道。


正阳楼可是哈尔滨有名的大饭庄,由此可见钱小宝的诚意十足。


彪哥终于拿出了态度。他背着手对身后的两个兄弟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和这位小兄弟去谈一点事情。”


几个壮汉从低矮的马架子里钻出来。他们每一个都是光着上身顶着如火的太阳向火车站走去。


这是去火车站装车卸货扛大包的工人。其中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大个子看见站在路边的钱小宝猛的缩了缩身子低下头用手摸着额头假装擦汗。


钱小宝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傻彪身上。


看见傻彪答应了,他就亲热的拉着傻彪的胳膊向棚户区外面走去。


当二扁头带着六七个手里拎着棍子菜刀的伙计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的时候,傻彪和钱小宝已经看不见影子了。


“彪哥哪去了?”二扁头问道。


因为没有跟着一起去正阳楼喝酒而一脸遗憾的彪哥的两个兄弟答道:“什么彪哥?一听说喝酒眼睛里就没有兄弟了!”


彪哥做在正阳楼包间里的时候已经听完钱小宝的解释了。


怪不得这小子穿的人模狗样都,原来是洋人的一条狗。


傻彪心里一阵鄙夷。


接过伙计递过来的菜单,钱小宝又把菜单推到傻彪的面前。


“彪哥,今天兄弟做东,你随便点!”钱小宝说道。


对傻彪来说,菜没有好坏,大鱼大肉就行。酒也没有好坏,管够就行!


当松仁小肚,锅包肉,用盆装着的杀猪菜端上桌子的时候,傻彪看着两瓶玉泉白酒脸都乐开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