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五十九章 牡丹花下死三

第五十九章 牡丹花下死三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据邻居说秦玉禄回到家里后,他们家女人的哭叫声,男人的吼叫声和物品的撞击声响了半夜。


第二天秦玉禄是鼻青脸肿的走出家门的。昨天晚上喝了一斤多酒的秦玉禄在与老婆的搏斗中势均力敌甚至还稍落下风。


可是他不得不出门去保安局报到,因为整个保安局里有将近一半的日本人。主人在场,狗怎么能缺席?


“你的脸怎么了?”斋藤恒七问道。


秦玉禄犹豫了一会答道:“昨天晚上在正阳街我看到了一个反满抗日分子,抓捕搏斗时受伤了。”


“人抓到了吗?”斋藤恒七又问。


“让他跑掉了。”秦玉禄答道。


斋藤恒七点点头说道:“你先出去吧。”


秦玉禄转身出去的时候斋藤恒七阴冷的目光盯着他的背影。


秦玉禄这个老家伙应该被换掉了。


当初招秦玉禄进保安局做科长就是因为他在哈尔滨已经做了三十年的警察,对哈尔滨的情况极为熟悉。而且在这些警察里面他是最为日本人卖命的一个。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可是现在他居然为了一个妓女和自己的面子对日本人撒谎!


而且秦玉禄也实在太老了,连自己的老婆都打不过!


斋藤恒七早就得到荟芳里传来的消息——秦玉禄要娶一个那里的女人做姨太太。甚至昨天晚上秦玉禄家里发生的事情斋藤恒七也知道。


一个连自己老婆都打不过的人还留着干什么?


做情报工作就是要留一半的眼睛盯着自己人。


今天钱小宝也来到保安局来向斋藤恒七汇报法国领事馆的情况。


斋藤恒七指着钱小宝的脑袋问道:“你的头怎么了?”


“被别人打了。”钱小宝答道。


“谁打的?”斋藤恒七不动声色的问。


“我总喜欢去喜乐茶楼听戏。里面有一个唱戏的女孩子看见我长的英俊,很喜欢我。结果有一个无赖吃醋,昨天晚上在胡同里偷袭我!”钱小宝答道。


斋藤恒七脸上多了一点笑意:“结果怎么样?”


“虽然我头上挨了一下子,但是我怎么能给保安局丢脸?那小子现在连他妈都认不出来!如果当时我有枪,非把他当成反满抗日分子枪毙了不可!”钱小宝很遗憾的说道。


“胡闹!”斋藤恒七说道。


“斋藤少佐,我的配枪什么时候能发下来?”钱小宝接着问道。


“保安局觉得你目前还不需要配枪,以后再说吧。”斋藤恒七说道。


钱小宝很失望的出去了。


斋藤恒七却赞许的点点头。


这就是差距。钱小宝用一件争风吃醋的丑事来掩盖另一件丑事,听上去可信度很高。如果不知道事情真相很可能被他骗了。


而秦玉禄却用抓捕抗日分子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丑事,愚蠢!


斋藤恒七不得不佩服河野春枝的确有眼光。


日本人做事就是雷厉风行而且不留情面。更换行动科科长的命令下午就下达了。


秦玉禄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呆的不知所措。


保安局里以前看见他都笑脸相迎的人现在看见他就像是看见空气一样。


即使当保安局的科长也没有多少明面上的收入。可是暗中的收入却可观的很!


可是从现在开始,那些赌场烟馆再也不会给他好处费了。那些私卖大米的商铺也不会再给他送钱了。


秦玉禄要娶二房。老婆跟他寻死觅活的闹。可是他现在丢了科长的位置自然就不能娶二房了。但是秦玉禄的老婆一定会闹的更厉害。


秦玉禄走出世态炎凉的保安局。在一家小酒馆里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烧酒。


从三二年日本人占领哈尔滨开始他就为日本人卖命。这些年经过他的手被抓的抗日分子至少上百。


可是现在,日本人一个命令秦玉禄就变成了一条没有人理的野狗。


也不会完全没有人理。在失去日本人的庇护后,很多人都会找上他。


秦玉禄夜半三更的时候才踉踉跄跄的走出小酒馆。刚才他掀开衣服露出里面的枪套吓得老板没有敢向他要酒钱。


酒喝的太多,走几步他就会摔倒在地上。然后骂骂咧咧的爬起来接着再走。


秦玉禄在回家的路上走了一半然后就猛然调头。


钱!他要钱!


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钱才是真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他更需要钱。


他要到老邢家去要钱。如果敢不给,他就去告发老邢的儿子是去过苏联的反满抗日分子!


秦玉禄两个脚后跟在不停的打架,几次让他摔倒在地上。可是秦玉禄已经被酒精烧糊涂了的大脑始终保持一块清醒——要钱!


当他再一次摔倒后,后面的一个好心人上前把他搀扶起来。


黑暗中秦玉禄觉得那个人有些熟悉可是没有路灯的路上根本看不起那个人的脸。


“去哪里啊,大叔?”那个人问道。


“汇,汇文巷。要,要钱!”秦玉禄含含糊糊的说道。


“我知道路怎么走,还是我带你去吧。”那个人好心的说道。


那个人几乎是挟着秦玉禄走进一条小胡同。


听见脚步声,胡同里各家养的狗都汪汪的叫起来。


秦玉禄突然觉得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腰间。做了三十年警察的秦玉禄本能的护住腰间——有人要抢他的手枪!


可是一只手从身后绕过来瞬间捏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双眼上翻不能呼吸。


手枪还是被那个人从枪套里拔了出来。


一点冰冷顶在秦玉禄的太阳穴上。这种场景秦玉禄在做噩梦的时候无数次梦见过。


酒醉的大脑马上变得清醒了。仇人这么快就找到自己了。


“饶命啊,我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从现在开始我就不替日本人卖命了。”秦玉禄双腿颤抖哭唧唧的说道。


“是吗?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就放过你!”那个人低声说道。


“什,什么事?”秦玉禄问道。


“大喊一声艳翠我想你,我就放过你!”那个人答道。


“为什么?”秦玉禄不解的问道。


“快喊!”那个人厉声说道。


秦玉禄听到一声轻微的打开手枪保险的声音。


“我喊,我喊!”秦玉禄连忙说道。


“艳翠,我想你!”秦玉禄喊道。


“大点儿声!”那个人用手枪顶着秦玉禄的太阳穴命令道。


“艳翠,我想你!”秦玉禄竭尽全力的嘶吼道。声音太大,惊得胡同里的狗跟着一起狂吠。


砰的一声枪响,秦玉禄像面条一样软倒在地上。


那个人把手枪扔在秦玉禄的手边转身快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