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五十六章 秦玉禄的要挟

第五十六章 秦玉禄的要挟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为了调查三把m1911手枪的事情,秦玉禄向钱小宝推荐了两个哈尔滨的老警察。


一个是周兴富,不过他已经死了。另一个是邢凤鸣。


为了对付差事,钱小宝准备去拜访一下邢凤鸣。


晚上,钱小宝随便买了两瓶小烧拎着按照秦玉禄给的地址就找过去了。


王岗是哈尔滨富人集中居住的地方。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地势比较高交通便利。


三二年松花江发洪水的时候,其他的地方都可以划船了,可是王岗就是没有淹水。


可是钱小宝找到的邢凤鸣的家却是在胡同里一座破旧的小房子。


钱小宝敲响房门,来开门的是个老太太。


“邢大叔在家吗?”钱小宝满脸堆笑的问道。


话音刚落,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保安局的秦玉禄秦科长对钱小宝说道:“来找老邢查手枪的事情吧?快点进来吧!”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钱小宝怎么都没有想到秦玉禄会在这里。他只好拎着酒走了进来。


秦玉禄一身便装背着手站在屋子里。里面椅子上坐着一个干瘦的老人。给钱小宝开门的老太太也怯生生的跟了进来。


“买酒了?我当初刚看见小宝的时候就觉得你是个敞亮人!”秦玉禄说道。


“既然有酒,咱们先把事情放下。老邢,整两个菜,咱们三个喝点儿!”秦玉禄笑着说道。


那个干瘦的老头看向老太太。


在领导面前表现的机会钱小宝怎么会错过?


他急忙笑着说道:“既然秦科长这么有兴致,还是我去吧!我年轻,腿快!”


说完这句话钱小宝转身就出来了。他快步走出胡同在街上买了一只李门鼎烧鸡,又在一家小饭店里炒了两个热菜。然后火急火燎的就端回来了。


秦玉禄已经大模大样的坐在主位上。干瘦的老邢头在一边陪坐。


“今天时间太赶。改天我请秦科长和老邢大叔去下馆子!”钱小宝说道。


“年轻人,会来事,有前途!”秦玉禄拍着钱小宝的肩膀赞叹道。


菜摆在桌子上。老太太又拿出三个大碗放在三个人面前。


秦玉禄当仁不让的咬开两个瓶盖,把两瓶白酒均匀的倒在三个大碗里。


“酒是粮**,越喝越年轻!大家把酒端起来,整一口!”秦玉禄精神焕发的说道。


老邢愁眉苦脸的端起大碗喝了一口。钱小宝急忙也陪了一口。


秦玉禄一把扯下烧鸡的大腿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后用鸡腿指着钱小宝说道:“虽然你很机灵,不过我知道你没有念过书吧?”


钱小宝急忙装出一脸难堪的样子摇摇头。


“在这一点上你就不如老邢的儿子了。他的儿子可是读过大书的人!”秦玉禄说道。


钱小宝忙装出一脸惊讶的表情张大嘴巴看着老邢。


按理说,别人夸奖自己的儿子,做父母的一定是一脸的得意然后假装谦虚几句。


没想到老邢却是低头不说话。而站在旁边的老太太却急忙背过脸去。


钱小宝心里暗暗觉得奇怪。


喝酒不吹牛,酒就白喝了。


接下来的时间秦玉禄不断吹嘘自己是如何在保安局里步步高升的,吹嘘自己在日本人面前如何吃得开。


钱小宝这才知道原来秦玉禄老邢和已经死去的周兴富在俄国人修铁路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当铁路警察了。


可以说他们三个人见证了哈尔滨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短短的三十多年变成一个东方都市化的城市。


而且老邢也是秦玉禄硬拉进保安局的。


秦玉禄拍着老邢的肩膀对钱小宝说道:“他可是哈尔滨的活地图!有什么事情问他准没跑儿!”


整个酒桌就是秦玉禄一个人的舞台。看他吐沫横飞的样子,钱小宝菜都吃不下去了。


说话间,秦玉禄总是有意无意的称赞老邢的儿子几句。


开始的时候钱小宝并没有在意。可是次数多了,又看着老邢并不对劲的表情钱小宝慢慢的就起了疑心。


七两酒下肚钱小宝有些顶不住了。可是秦玉禄却像是没事儿人似的谈天说地。


钱小宝又坐了一会儿,身体开始摇晃。


看见秦玉禄和老邢都在看自己,钱小宝急忙站起来说道:“今天太晚了,我得先回去了。改天再来向邢大叔请教。”


说完后他转身出了房子关好门走出去没有几步,钱小宝低头把两根手指伸进嘴里。


秦玉禄在屋里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外面传进来的呕吐声。


“这小子还是没到火候。”秦玉禄笑着说道。


然后他转身对老邢说道:“现在没有外人了,咱们哥俩谈正事吧。我说的一千块钱你高低三天之内要给我!”


“一个月只有三四十块钱。我上哪里掏弄一千块钱给你?”老邢苦着脸说道。


“老邢,这些年我对你够不够意思?”秦玉禄质问道。


“十年前你跟我说你儿子去苏联读大书去了。这些年我跟其他人说过吗?日本人来以后,我跟日本人吐露一个字,现在你就不会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了!”秦玉禄说道。


“那是我私下里跟你说的。那时候我怎么会想到日本人会到这里!”老邢喃喃的说道。


“我现在也是遇到难处了。所以向你要这一千块钱。如果你还不想给,那我就再加一点料!”秦玉禄说道。


“去年,保安局下面的人跟我报告高升旅店里有三个可疑的人。我带人去的时候,那三个人正好出旅店。我一眼就看出来其中一个就是你儿子!”秦玉禄压低声音说道。


老邢和他的老伴却像是听到一声响雷。儿子一走十年音信全无,没想到还好好的活着!


“我当时马上分配任务。我自己一个人跟踪你儿子,剩下的人跟踪另外两个。你儿子七拐八拐朝你家的方向走去。我心里有数所以一直稳稳的在后面跟着。在你家门外你儿子站了一会然后就快步走了。再后来我就把人跟丢了。看来这小子在苏联没少学东西!”秦玉禄恨恨的说道。


这时候老邢和他的老伴相互对视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这件事我跟谁都没有说过!一千块钱给不给你自己看着办!三天后咱们见真章!”秦玉禄提高嗓音说道。


秦玉禄身体有些摇晃的走出房门沿着胡同走去。


钱小宝站在墙角的阴影里默默的看着他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