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五十五章 邦尼和克莱德的故事

第五十五章 邦尼和克莱德的故事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让河野春枝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敌方情报组织应该在明处杀了周兴富,这样才能起到震慑作用。


类似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几次。可是这一次为什么偷偷暗杀?


第二件让河野春枝想不通的事情是那些人为什么要拿走周兴富身上的枪?难道他们缺枪吗?


河野春枝百思不得其解的那把周兴富的手枪现在就在钱小宝的手里。


为了不留下脚印,那天晚上他解下周兴富的枪套走到江边踩水走了很远才上岸。


南部十四式手枪只在日本军官中才配发。满洲国的军队和名义上归属满洲国的保安局都不配发。


周兴富的这把手枪是一把枪牌撸子。钱小宝爱不释手的摆弄了很久。


楼下传来了拉小提琴的声音。是沙维什先生正在给卧病在床的沙维什太太演奏。


钱小宝这才从兴奋中冷静下来。要马上把这把枪藏起来,一会他要出去接小林熏到他的新家做客。


哈尔滨厚生护理学校是日本人到哈尔滨后成立的一所半军事化的学校。这里的学生有超过一半都是从日本来的学生。


无论是日本学生还是中国学生,他们将来大部分都要去日本军队医院或者是满洲国军队去服役。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小林熏每一个星期只有星期天的半天自由活动时间。钱小宝要赶紧把她接到这里向她显摆一下自己的新家。


小林熏在离学校很远的一个她与钱小宝约定的地点等他。


已经换上一套普通衣服的小林熏与赶来的钱小宝同乘一辆马车赶往自己的住处。


“你休息的时间太短了!要不我就带你去看电影!我结交了一个朋友,他带着我还去过舞厅夜总会。那里面的男人和女人抱在一起扭来扭去的。我的心差一点就从嗓子眼跳出来了!”钱小宝眉飞色舞的说道。


钱小宝到了哈尔滨以后看见了很多新鲜事,看见了满大街都是洋人。


每一个人都追求时髦。在他看来,时髦就是臭不要脸。


小林熏只是面带微笑静静的听着。


哈尔滨有多种出行工具。人力车,马车,驴车,摩电车,甚至还有只有富人才坐的起的小汽车。


这些价格不一样的车自然而然的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


看不见自然心里就没有想法。但是当一辆黑色的外国汽车在钱小宝面前一边鸣笛一边驶过的时候,他心里就想总有一天我也要坐在这里当一次大爷!


钱小宝打开门示意小林熏一楼有人轻一点上楼。


两个人走上二楼,小林熏惊喜的看着在她眼里已经算是豪华的装饰。她在日本也是穷人家的孩子,跟着哥哥到了中国东北后过的也是苦日子。


不过小林熏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住在这里的不应该是有钱人吗?”小林熏问道。


“那当然!”钱小宝答道。


“为什么在一楼的墙角有一小堆土豆?”小林熏问道。


钱小宝愣住了。


现在刚到五月份,新鲜的土地还没有下来。土地只能去去年的。可是去年的土地到这个时候已经发芽了,就是穷人家这时候一般也不吃的。


钱小宝这才发现小林熏比他细心的多。而楼下的那对洋人老头老太太也远没有他想象的富裕。


不再想那对老夫妻的事情,钱小宝拿起一个厚厚的大本子给小林熏看。


这是他从关小爷那里要来的。


邦尼和克莱德是米国大萧条时期纵横米国几个州的大盗。他们的事迹轰动了整个米国。甚至很多米国人把他们当做心目中的英雄。当时就是在中国上海天津的报纸上也经常刊登他们的消息。


当时关小爷在天津把刊登邦尼和克莱德事迹的报纸都买回家里。然后把相关内容部分剪下来贴在一个大本子上。


这上面有邦尼和克莱德的生平和他们两个在米国的全部犯罪记录一直到最后的死亡过程。


甚至报纸上还有邦尼和克莱德的照片。


钱小宝把这个本子给小林熏就是想让她把上面的内容读给他听。


小林熏在日本大地震后就来到了中国东北。她上学的学校就是满洲国很普通的一半教授汉语一半交税日语的小学校。


从外表,听说话小林熏与普通的东北女孩子没有两样。


小林熏坐在桌子旁边打开本子小声的把上面的一个个豆腐块报纸上的文字读给钱小宝听。


夫妻两个人一个是帅哥一个是美女。驾驶着汽车随身携带着几把甚至是十几把长短枪支纵横米国的故事深深的吸引了钱小宝。


几个小时的时候就是小林熏在轻轻的读着,钱小宝双手扶着下巴入神的听着。


还是小林熏先打破了这个气氛。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时间一到,学校里立刻开始清点人数。”小林熏说道。


“我还没有请你吃饭!”钱小宝着急的说道。


“没有时间了,被关在学校外面是要受处罚的。”小林熏一边起身一边说道。


忽然小林熏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你租这个房子一定不会便宜。钱从哪里来?”小林熏问道。


“我朋友先替我支付了半年的房租。以后我有钱了再还给他。”钱小宝有些满不在乎的答道。


他与关小爷是好朋友,所以钱的事情在他看来是小意思。


“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多少钱你告诉我,下一次来的时候我把钱带来。你一定马上还给他!”小林熏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钱小宝招了一辆人力车把小林熏送走。


他现在想起了小林熏说的土豆的事情,又想到了整天默不作声又彬彬有礼的沙维什老人和他那个整天躺在床上的老太太。


钱小宝在一家面包房里一口气买了好几个大面包。在他的认知里洋人就是吃面包的。


回到家里,钱小宝把面包放在一楼的餐厅里。然后敲了敲沙维什老人卧室的房门。他对走出来的沙维什老人指了指墙角的土豆连连摇头摆手。


沙维什老人再一次回到卧室的时候,沙维什太太问道:“什么事?”


“那个好心的孩子又送了我们一些面包。那些马铃薯不能吃了。”沙维什老人答道。


他走到桌子前面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本子来。然后用笔写了起来,这个犹太老人竟然把钱小宝每一次送给他的东西都记在本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