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五十四章 致命的信

第五十四章 致命的信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笑弥勒周兴富第二天早上应该出现在关东军情报部继续审讯长岭龟助,可是他没有出现。


黑泽雄马上通知保安局派人寻找。可是找遍了整个哈尔滨都没有发现周兴富。


这一下子周兴富的失踪变成了重大事件。周兴富在审讯满铁奸细期间居然神秘的失踪了。


根据周兴富喜欢坐人力车的习惯。保安局询问了哈尔滨所有的人力车车夫。可是看过照片后,所有的人都矢口否认昨天晚上曾经拉过周兴富。


情报部马上认定周兴富的失踪与寻找满铁奸细有关。一定是暗藏在哈尔滨的长岭龟助的同伙抓住或者是杀了周兴富。


武田德昭马上提审长岭龟助。


“你已经彻底的暴露了,就彻底坦白吧。在满铁里,在哈尔滨还有谁是你们的人?”武田德昭问道。


这两天已经被周兴富折磨的不成人形的长岭龟助还是一言不发。


武田德昭走到长岭龟助的身边小声说道:“如果你能全部坦白,我会建议把你秘密送回日本保住一条性命。你们的人会以为你已经死了。”


长岭龟助勉强睁开眼睛翕动着嘴唇问道:“那个人呢?”


“哪一个?”武田德昭急忙问道。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这几天审讯我的人。昨天他走的时候跟我说他有办法让我今天彻底交代。”长岭龟助断断续续的说道。


武田德昭这才知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周兴富。


“他有别的重要任务,今天就不来了。”武田德昭答道。


长岭龟助的眼睛却是一亮说道:“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是临时执行其他任务去了。”武田德昭答道。


长岭龟助又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武田德昭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心理学。他一直都在尝试运用心理学进行审讯。


武田德昭就坐在长岭龟助的身边说道:“我知道你的老家是兵库县的。那里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去过几次,真是个好地方啊。”


接下来的时候里武田德昭从兵库的山山水水说到特产丹波栗子再说到汤村的温泉。


长岭龟助慢慢的睁开眼睛静静的听着。


武田德昭看见他的方法起了作用心里暗暗高兴。


“长岭君,何必这样。那些人应该都已经安全撤离了。你把他们都说出来又怎么样?你坦白后,悄悄的把你送回日本老家。你又能看到你家乡的亲人了。这个世界上长岭龟助就彻底的消失了。”武田德昭劝说道。


长岭龟助扬起满是血污的脸看着天花板像是在思索。


武田德昭决定先退一步,慢慢来。他站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打开公文夹拿出一个信封来。


信封上贴着一枚满洲国十二分的邮票和一枚八分的日本菊邮票。


“我们去搜查你发出电报的那个地址。那里的人已经逃走了。我们在那里找到了一封没有来得及发出去的信,收信人的地址在德国。信里面写的是满洲国各种粮食的价格。可是价格明显与现在的实际粮食价格不符。应该是密码。你能看懂这封信吗?”武田德昭问道。


“给我看一下。”长岭龟助说道。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长岭龟助的双手和双脚都被固定在木板上。武田德昭只能手举着信封靠近长岭龟助的眼睛。


长岭龟助默默的看着信封上的地址显得呼吸急促。


看见长岭龟助的反应,武田德昭也有些激动。看来就要突破了。


“能让我看看信吗?”长岭龟助说道。


武田德昭打开信封抽出信纸递到长岭龟助的面前。


信纸上写着一排满洲国粮食的价格。欧洲许多国家都从东北进口大豆等农产品。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运回欧洲。


信纸上出现粮食的价格没有什么奇怪的。这是这上面的价格很离奇与实际价格严重不符。


长岭龟助看着信纸上的价格胸膛开始剧烈的起伏,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你能告诉我上面写的是什么吗?”武田德昭极力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轻声问道。


“能!不过你要告诉我为什么这几天审讯我的那个人今天没有来。他是不是死了?”长岭龟助问道。


武田德昭沉默一会答道:“他失踪了。这一次你能告诉我了吧?”


长岭龟助笑了然后说道:“能,你把信纸再靠近一点让我看清楚。”


武田德昭手拿信纸凑到长岭龟助的眼前。


“我能看懂上面的意思。”长岭龟助答道。他的脸上甚至还泛起一丝微笑。


“告诉我!”武田德昭说道。


“我——们——永远——怀念你!”长岭龟助越念越快最后奋力的伸出头张嘴咬住信纸的一角!


当武田德昭反应过来努力的想把信纸从长岭龟助眼前拿开的时候,长岭龟助已经用嘴撕下信纸的一角咽进肚子里。


“来人!”武田德昭喊道。


当其他关东军情报部的人冲进审讯室的时候,长岭龟助已经躺在木板上一动不动了。


他的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


长岭龟助死了。他是服毒自杀的。


关东军情报部为了这件事特地召开中高层的检讨会。


“一群蠢货!”山冈道武中佐忍不住骂道。


只有河野春枝皱着眉头不说话。


“前辈有什么意见?”土居明夫机关长问道。


“长岭龟助的死,我们的确犯了很愚蠢的错误。我只是觉得周兴富的失踪不合常理。”河野春枝说道。


“既然已经掌握了周兴富的行踪,就应该策划周密一些。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周兴富杀了。声势越大越好,这样才有震慑作用。”河野春枝接着说道。


“也许他们想把周兴富抓走掏出他嘴里的秘密。”山冈道武说道。


“周兴富就是一个刽子手!他身上能有什么秘密?顶多就是能够知道长岭龟助有没有招供。可是这一点意义不大,今天没有招,明天可能就招了。”河野春枝答道。


就在这时,一个少佐进来报告:“周兴富的尸体已经找到了。他是在回家路上江边的草丛里被发现的。”


“怎么死的?”土居明夫问道。


“被绳子勒死的。他身上的枪也不见了。”少佐答道。


“马上派我们的人过去进行彻底的搜查。”土居明夫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