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五十三章 早晚有这一天二

第五十三章 早晚有这一天二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秦玉禄根本不知道笑弥勒周兴富与钱小宝的过节。因为森田朗的死和密山数个情报点的被毁,审讯的时候周兴富把钱小宝折磨的欲仙欲死。


他听见钱小宝问周兴富和另外一个保安局老人邢凤鸣的住址就没有戒心的告诉了他。


最后秦玉禄对钱小宝说:“老周可是大忙人,最近他又到关东军情报部公干去了。到他的家里你很可能找不到他。”


钱小宝得知周兴富的近况后他先在周兴富的家附近转了一圈,然后又来到关东军情报部附近转了转。


周兴富折磨他的那几天让钱小宝刻骨铭心。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周兴富精神疲惫的走出关东军情报部。审讯的两个人里上治二郎基本上被排除了。


现在查明上治二郎年轻的时候加入过日本红党。思想偏左,所以家里藏着日本红党的机关报《赤旗报》。


可是长岭龟助就麻烦了。他在从奉天跟满铁调查部部长中村石公上火车前向哈尔滨发出一份电报。


关东军情报部已经找到电报底稿。底稿像一份普通的商业电报,上面都是各种商品的价格。可是长岭龟助身为满铁的调查员为什么会发这样的电报?


更何况关东军情报部的人到接受电报的住址搜查,可是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情报部的审讯专家武田德昭把所有的疑问抛给长岭龟助,可是长岭龟助就是低着头一语不发。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对不起了,长岭君。看来我要退场了。现在只能把你交给别人来处理了。”武田德昭说道。


武田德昭说的别人就是笑弥勒周兴富。


周兴富这两天把他的全部手段都用来对付长岭龟助了。


在长岭龟助又一次的昏过去后,黑泽雄命令今天的审讯到此为止,明天再接着继续。


也许是周兴富疑心毕竟重。他总觉得这几天他身边的日本人对他的态度有些怪异。可能是看他一个满洲国人用尽残忍的手段对付一个日本人不舒服吧。


周兴富也很无奈。他就是日本人的一条狗。日本人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周兴富走出医院街关东军情报部的大门。他习惯性的先是四周扫视了一下然后向东走去。


他的家在西面。周兴富决定向东走一段路观察一下,再招一辆人力车掉头向西回家。


“老周大哥!”


一个亲热的声音响起。可是周兴富却瞬间把手伸向腰间。没有办法,死在他手上的冤魂太多了,想让他马上就去死的人也很多。


周兴富随时准备应对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枪口。


可是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钱小宝一张笑嘻嘻的脸。


“原来是你啊。”周兴富硬挤出笑容眼睛里却满是警惕。


审讯了钱小宝两天,周兴富几乎扒了钱小宝一层皮。如果按周兴富的想法即使是不是钱小宝做的事情也应该把他干掉。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日本人不仅给钱小宝留了活口还招进了保安局。


周兴富伸向腰间的手向侧面一滑摸出一把匕首而不是像原来打算的掏出腰间的手枪。


“老周大哥这么晚了拿刀干什么?去挖婆婆丁?”钱小宝接着问。


“挖什么婆婆丁!你刚才喊我的时候我以为有人要对我动手。所以就把刀掏出来了。”周兴富解释道。


“周大哥身上没有带枪?”钱小宝吃惊的问道。


“没有。刚从关东军情报部出来。按规矩在情报部里不容许配枪。”周兴富这个老狐狸撒谎不眨眼睛。


“光带一把刀怎么行!我送周大哥回家。”钱小宝热情的说道。


“不用了。我就住在东面不远的地方。再走几步就到了。太晚了,我就先走了。”周兴富说完这句话一头就钻进东面一条胡同不见了。


“这个老狐狸,身上明明有枪却说没有。家明明在西面却偏偏往东走。”钱小宝小声念叨着。


周兴富钻进胡同后迅速躲进暗处掏出手枪打开保险。如果钱小宝敢跟进来他决定马上开枪。到时候向情报部报告的时候就说有一个人跟了他很久意图对他不轨。可是他并没有看清楚那个人具体是谁。


可是他等了半天,钱小宝并没有跟进来。


周兴富有些遗憾。如果钱小宝敢跟进来,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关东军情报部顶多给他一个小小的处分。


受一个小小的处分却除了一个隐藏的祸患。这个买卖很划算。


周兴富快步的从胡同的另一头钻出来然后喊了一辆人力车。


周兴富又让人力车在街上变了两个方向这才向江滨公园方向的家走去。


没办法,死在他手里的人太多。而且这些人都是反满抗日分子和情报人员。


周兴富悲哀的想到即使是他这么小心,可是早晚有一天他会被乱枪打死在大街上。


“快一点!”周兴富说道。


人力车车夫加快脚步向前飞跑。车棚已经放下来了,晚风吹在身上让周兴富觉得很舒服。


住在江边风景不错就是地势太低了人口稀少。再发一次三二年的大洪水,房子就会全泡在水里。


就在周兴富想心事的时候,在道路旁边的大树后面闪出一道黑影,那个人手一扬一个绳套套在周兴富的脖子上。


周兴富反应过来刚刚转过头的时候,人力车快速的向前,那个人向后猛拉绳子。两股力量正好相反,绳套收紧,紧紧的勒住周兴富的脖子!


手握住人力车横杆的人力车车夫突然觉得一股大力压在后面,横杆向上把他撅向半空。


整个人力车后仰,人力车车夫双脚离地。


哐当一声,人力车翻倒在道路上。等到不明所以又惊恐万状的人力车车夫爬起来的时候,后座里的客人已经不见了。


他隐隐的听见道路旁边的草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一条大蛇钻进草丛里正在向远方爬去。


人力车车夫根本没有胆量也跟过去看一个究竟。他忍不住合起双手向空中拜了拜然后扶起人力车转身拉着车狂奔。


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赶紧跑吧。


那个人拽紧绳子把勒得眼睛眼睛凸出的周兴富硬生生的拉进草丛里。


“舌头吐出来想吓唬谁啊!”那个人小声说道。


他弯腰迅速解下周兴富的枪套然后钻进更远处的草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