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抗战之草莽英雄 > 第五十二章 早晚有这一天 一

第五十二章 早晚有这一天 一

作者:不稳定平衡 返回目录

中村石公一行十多个人从奉天乘坐亚细亚号前往哈尔滨是一次秘密行动。


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是满铁的内部人员,一共有二十多人。这里面包括在哈尔滨火车站遇袭的十几个人。


关东军情报部在大连,奉天,哈尔滨等地的分支机构迅速行动。对这二十多人的知情者展开调查。


一天后就逮捕了跟随中村石公从奉天抵达哈尔滨的一行人中的两个人:上治二郎和长岭龟助。


两个人都是跟随中村石公担任保护任务的。


“在上治二郎在大连的家里搜查到了二十多份的《赤旗报》。我们在奉天的人查到长岭龟助在上火车前曾经向哈尔滨发送过一份私人电报。”黑泽雄小佐向机关长土居明夫报告道。


“除了这两个人外,其他二十多人的线索还要继续查。包括中村石公和岛野三郎。”土居明夫命令道。


中村石公是满铁的调查部部长,也在这次暗杀行动中负伤了。岛野三郎是这一次暗杀行动的目标而且已经死了。可还是要对他们展开调查。


“是!”黑泽雄立正说道。


“什么时候开始审讯?”土居明夫问道。


“今天下午”黑泽雄答道。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不要顾忌他们的身份。”土居明夫说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所有能用到的手段都要使用上。


笑弥勒周兴富被紧急招到关东军情报部。黑泽雄准备让他来对付上治二郎和长岭龟助。


“让我给日本人用刑?情报部中不是还有其他人吗?”周兴富为难的说道。


自从加入到关东军情报部后,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周兴富的手下冤魂已经有几十人了。可是他还是第一次要对日本人动手。


“这是机关长的意思。如果武田德昭拿不下来他们两个人的话就需要你出手了。尽管干吧!”黑泽雄说道。


周兴富只能点头说是。


自从知道常大姑是保安局的密探后钱小宝又去过两三次喜乐茶楼。


看着台上花容月貌的白牡丹,钱小宝就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美女蛇!美女蛇!”


他想用这种方法治疗自己的心魔。


由于表情过于怪异,关小爷以为他发神经。


“总在这里听戏都有些烦了,到别的地方转转吧。”钱小宝说道。


关小爷点头。


走在路上钱小宝突然问道:“你前几天说满洲国遍地都是密探包打听。这里面是不是有很多女人?”


不过钱小宝还是对关小爷留了一个心眼,他没有提常大姑的事情。


来往到关小爷家里的官场上的人很多。所以他知道的也很多。


“当然了。大部分男人在女人面前都闭不严自己的嘴巴。哈尔滨的舞厅、夜总会还有窑子里面都有日本人的密探!”关小爷答道。


看着钱小宝百无聊赖的样子,关小爷笑着说道:“其实现在哈尔滨有多少年轻人听戏的?他们都去看电影!今天我就带你去见识见识什么是电影!”


说完这句话关小爷就招手喊来一辆人力车。两个人上车后,关小爷吩咐一声说道:“敖连特电影院!”


两个人进到电影院里的时候,电影已经放了一半了。可是这依然把钱小宝深深的震撼到了。


一大群穿着牛仔服的糙汉子身上插着左轮手枪。骑在马上拔枪互射,喝酒的时候拔枪互射。当然了,电影里还有风情万种的酒馆老板娘。


走出电影院第一次看电影而且还是西部片的钱小宝还没有从电影里挣脱出来,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


关小爷招呼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钱小宝第一句话就是:“再看一遍!”


第二次从电影院里出来钱小宝兴奋异常。


“我最喜欢这个了!”钱小宝有些忘形的说道。他用手比了一个手枪的样子。


“这算什么!前几年天津的报纸上连篇累牍都是邦尼和克莱德的故事。我当时把所有刊登这样消息的报纸都买回来。把相关内容剪下来贴了厚厚一大本。”关小爷说道。


“是吗?走,找一个饭馆给我好好讲讲!我请客!”钱小宝说道。


今天是钱小宝最幸福的一天。在他与关小爷分手的时候,钱小宝说道:“把你那一大本关于邦尼和克莱德的东西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带给我!”


“那些东西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你不认识字,根本看不懂。”关小爷答道。


“你别管!我可以学!”钱小宝说道。


深夜,钱小宝夹着两个大面包和几根红肠回到他的新家。


住在一楼的沙维什老人还没有睡觉。


钱小宝分出一个大面包塞进沙维什老人的怀里说道:“见面分一半,这是我们东北人的规矩!”


夜里,在睡梦中钱小宝也身穿牛仔装骑在马上。


夕阳下一个女孩子也骑在马上背对着他向前走着。


钱小宝喊二丫和白牡丹的名字,女孩子没有反应。等女孩子终于缓缓转过头时,钱小宝赫然发现那个女孩子是小林熏!


秦玉禄找到钱小宝。他对这一段时间钱小宝吊儿郎当的样子很看不顺眼。


如果钱小宝是上面塞到保安局的,他早就骂人了。再说,看这小子对付老钱的手段手黑的很,还是尽量不要招惹他。


“那三把柯尔特手枪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秦玉禄问道。


“还没有什么头绪。”钱小宝答道。


秦玉禄把心里的火强压了下去。


“你刚到哈尔滨,没有头绪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咱们保安局里有许多哈尔滨的老人儿。他们都是哈尔滨十几年的坐地炮了!你可以向他们请教嘛。”秦玉禄耐着性子说道。


“可是我与保安局里的人不熟啊。秦科长能不能给我介绍两个?事后我一定重谢!”钱小宝笑着说道。


秦玉禄的脸上这时候才露出笑容。看来这小子还是会来事的嘛。


“比如说日本人还没有来的时候就是哈尔滨的警察,邢凤鸣,周兴富。他们对哈尔滨熟的很!黑白两道都是门儿清!”秦玉禄说道。


听到周兴富的名字时钱小宝的脸不自觉的抽动一下。笑弥勒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这辈子他都不会忘!


“秦课长对他们两个这么熟悉,一定知道他们住哪里了?你告诉我,我买一些礼品登门拜访,向他们好好请教一下。”钱小宝说道。